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五章

第五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3025 字 2020-02-03 16:16
    第二学期期末考结束那天,我看到一件再法置信的东西。

    在我的抽屉里有一封信…

    虽然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不可思议之处,但问题出在那个发信人跟内容。说白一点,就是式提出跟我约会的邀请。

    内容有点像胁迫状,要我在明天假日陪她去玩。我心情混乱地回到家,不知为何,感觉有点像是等待切腹命令的武士般等到天亮。

    ◇

    “呦,黑桐。”

    到了约定地点后,式对我打的第一声招呼竟是这种口气。

    来到约定车站前的式,身上的服装是…枯叶色的和服配上全红的皮夹克,不过比起那身装扮带给我的惊讶,她的遣词用字更让我感到错乱。

    “等很久了吗?抱歉抱歉,摆脱秋隆花我太多时间了。”她像理所当然般流畅地说着。

    那种说话方式如同男人一般,这不是我认识的式。

    于是我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再确认一次她的外貌。

    式的外表没有变化,她的身躯相当娇小。但因为凛冽的背影和举手投足,不仅能用迫力来形容…也带有一种优雅,就像跃动的活人偶般充满矛盾冲突感。

    顺带一提,应该是活人偶中去除掉悬丝部分、那种外表看起来非常精致的人偶。

    “什么啊,才迟到一小时你就这么生气,真的很小气耶!”

    式的黑眸看向这里。

    那头随意剪去而变得短却美丽的黑发,小小的脸搭配上大眼睛,都衬托出她细腻的轮廓。那对像是点上墨色的黑色瞳孔,像是一边映照着黑桐干也,却看向更远的地方。

    ……这样一想,从第一次遇到她的那个下雪天开始,我就一直被这对望着远方的瞳孔吸引。

    “嗯…你…你是式没错吧?”

    “是啊。”式笑着回答,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形成令人无法抵抗的形状。

    “不然你以为我是谁?别提这些了,时间宝贵啦。来,走吧,要去哪里就交给黑桐你了。”

    式说完后就强拉我的手腕离开。

    ……虽然说是交给我,最后结果还是由她来主导一切,而心情混乱中的我,更不可能发现到这一点。

    总之。我们先到处绕绕。

    式并没有买什么东西,只进到百货公司里各式各样的店、看看各种商品,看够了之后再移动到下一家店。

    我提议看电影或到咖啡店休息的意见通通被式否决,的确,对我跟现在的式来说,去那种地方也不怎么有趣。

    式说了很多话。

    如果不是我的错觉,她的精神的确高昂到已经可说是bigh的状况。她所逛的店大多都是服饰店,不过还好都是女装店,这点让我松了口气。

    四小时后我们征服了四家百货公司,式说想吃点东西,她果然还是会累的。

    于是四处挑选后,我们最后在快餐店里坐了下来。

    式坐下后脱去了外衣,不合场面穿着的和服立即引来周遭的注目,不过她本人似乎不太在意。

    我鼓起勇气,决定开口提出见面以来一直存在的疑问。

    “式,你平常说话的口气就是这样吗?”

    “如果是我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过,说话口气有什么意义吗?口气这种事,黑桐你也可以改变不是?”

    式一口一口地吃着味道不怎样的汉堡。

    “不过至今也没发生过这种事,毕竟今天是我头一次出现在外头。因为我至今为止都跟式抱持着同样意见。所以我才选择保持沉默罢了。”

    ……她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对啊……简单来说就是双重人格,我是织,平常那个是式。但我跟式并非相异的两个人,两仪式是一个人。我跟式的不同,只在于对事物的优先级、就是对喜欢东西的顺序大有差别吧!”

    她一边说一边用沾湿的手指在纸上写字。又细又白的指尖,写出织跟式这两个发音相同(shiki)的文字。

    “我想要跟黑桐说说话,只是这样而已。但对式来说这并不是她最想要做的事情,所以由我出来来代替她,这样明白吗?”

    “嗯,你说的我大概能了解。”

    我有些不放心地回答。

    不过,对于她所说的事我能够深刻体会。

    因为我能想象有关她所说的双重人格,在入学前我就曾经见过式,不过她却告诉我她不知道这件事。我本来以为那时她讨厌我,但若是出自这个原因,我想我就能理解了。

    不对,这样说来和她一起渡过韵这半天,我感觉到她果然就是式而并非他人。式……不、就像织所说的,除了讲话口气的差异外,她本身的行动和式都相同。之前讲话方式所带来的差异感,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

    “因为好像快隐瞒不住了。”

    式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饮料。

    她地把吸管靠近嘴唇,随后又很快拿开,因为式挺讨厌冷的东西。

    “开门见山的说,我代表式心中破坏冲动的情绪层面,那是我最想展现的感情。不过,至今都没有出现让我有情绪反应的对象,因为两仪式对任何人都漠不关心。”织淡淡地说着。

    被那对漆黑、深邃的双眸盯着,我觉得自己完全无法动弹。

    “啊,不过你放心,就算像现在这样和你说话,我也还是式。我只不过经由自己的口中说出式的意见,而她是不会随便激动的。我说过,我们只是谈话的口气不同……不过说到这点,我和那家伙的意见分歧,我说的话她也只听得进去一半而已。”

    “分歧……那,意思是你和式之间有争执?”

    “我说你啊,自己要怎么跟自己争吵?不管做什么事,一定是我们两边都希望实现,因此才能彼此没有意见。不管怎么说,**的使用权就是在式那里,我现在能跟黑桐见面,是因为式认为我跟你见面没关系……唉,觋在告诉你这些,之后大概又得反省了。你想想‘和黑桐见面也不错’这种话,式会说得出口吗?”

    没错,我毫不迟疑地点点头。

    织露出一种带有深意的笑容。

    “我很喜欢你这种个性,不过式却讨厌这一点,所谓的分岐指的就是这件事。”

    ……?她指的是什么事?

    式讨厌我缺乏思考的个性吗?

    还是说,式讨厌我觉得什么都没差的想法?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我的感觉答案是后者。

    “说明到此结束,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织突然站起来穿上了外衣。

    “拜啦,我对你非常有兴趣,近日内再见吧!”

    从皮夹克口袋中拿出汉堡的费用后,名为织的式就干脆地走向自动门。

    跟织分开后我回到自己住的街道,时间已经是日落时分了。托最近那位暗夜杀人魔的福,即使现在只是黄昏时分,路上行人也变得很少。

    回到家后大辅表哥已经来了。

    大概是因为织的事让我感到疲惫吧,所以我连招呼都没打,就双腿钻进被炉里躺了下来。

    大辅表哥也把脚伸进被炉里,我们为了争取放脚空间的支配权,在狭小的空间里展开一场短暂的战争。

    最后,我因为无法躺卧而抬起身子。

    “你最近不是应该很忙吗?大辅表哥。”

    我一边伸手拿起桌上的橘子一边对他说道。

    而大辅只是有气无力的回答一句:“这个嘛…”

    “会忙是因为这四个月已经有五个人出事了,我因为没时间回家只好跑来伯父家休息一下,等等再过一小时我又要出门了。”

    大辅表哥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事,就算在别人面前说他是个懒鬼他也不会在意。这样的他会去做这么不适合自己的工作,也还真是个谜。

    “搜查有进展吗?”

    “准备得差不多了,虽然至今毫无头绪,但犯人终于在杀害第五人时露出马脚了。只是,这一切有点像是他故意要留下证据。”

    说到这里。大辅把放在被炉上快睡着的脸抬起来,这时我眼前的大辅神情相当认真。

    “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机密了,这是因为跟你有点关系我才告诉你,第一个人的尸体状况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吧?”

    大辅开始陆续讲着第二人、第三人的尸体状况。

    我一边祈祷全国的刑警千万不要都是这么大嘴巴的人,一边洗耳恭听他说的内容。

    第二人的身体是纵向从脑门往跨下一刀两断,凶器…不明。而且被一刀两半的尸体,有半边被贴在墙上。

    第三人的双手双脚被切下,而且脚被缝在手上、手被缝在脚上。

    第四人的身体被分成一块块,变成像是文字般的符号。

    而第五人是以头为中心,手脚被排成卍字。

    “一听就知道是个异类。”

    听了实在很想吐。但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感想,大辅听了也表示同意。

    “虽然状况相当容易明白,不过对方还是有目的的吧?干也,你认为呢?”

    “……说得也是,我觉得全都用斩杀的方式应该是没什么特别意义,但除了这点我又想不出别的关键,只是……”

    “只是?”

    “我想犯人渐渐习惯了。也就是说,他下次或许不会在外头犯案了。”

    “或许吧…”表哥抱着头说。

    “既没有动机也没有一定的法则,虽然他现在只在外头犯案,不过我想他是那种会闯入家中的类型,如果夜晚没有出现走在路上的猎物,他的**会更强。这点上面的同事最好要做心理准备。”说到这,表哥又改变了话题。

    “在第五人的事发现场找到这个东西。”

    大辅放在被炉上的,是我们学校的校章。

    因为我们是便服高中所以常忽略校章。但上学时还是得义务性的别上。

    “因为现场杂草丛生,所以不知是犯人没注意到还是故意放在那里。可是不管结果如何应该都有意义,说不定近期内我们会到你们学校调查。”

    表哥最后以警察的神情说出这句不详的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