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六章

第六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2579 字 2020-02-03 16:16
    高一的寒假就在还没满足的情况下结束了。

    我想这段期间能当做大事的,只有初一跟织一起去拜拜而已,之后的每一天都是过得平安无事。

    第三学期开始后。式似乎更孤立自己了。

    她的表现连我都能感受到。她抗拒着周围的一切。

    …

    放学后,我为了确定大家是否都离开而来到教室,理所当然,织还待在那里。

    她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窗外的景色。

    我没打算叫她。也没打算邀她。但还是无法丢下这个像是受伤的女孩不管,于是我仅是毫无意义地陪在她身边。

    冬天的日落比较早,教室已经被夕阳染成一片火红。

    在这个只有红黑对比的教室中,织就那样靠着窗子。

    “我有跟你说过我讨厌人类的事吗?”

    这一天,织开始无心地聊起天…

    “我第一次听到………你讨厌人类?”

    “嗯。式从小开始就讨厌人类……你想,每个人的孩提时代应该都是槽懂无知的不是吗?我们会认为所遇到的人、世界的全部,都是无条件爱着自己。因为自己喜欢对方,当然对方也会喜欢自己,这是一种常识吧?”

    “这么说是没错。孩提时代并不会怀疑任何事,理所当然地认为只要无条件喜欢大家,大家也会喜欢我,大概只有说到鬼才会害怕吧?不过。现在的人类似乎比鬼更可怕啊…”

    “没错。”织点点头同意。

    “不过那可是非常重要的事,黑桐,无知是必要的,孩提时代只看得见自己,不会注意别人对你怀有什么恶意,即使是错觉。只要实际体会到被爱的经验,仿佛就能对任何人温柔——因为人类只会表现出自己所体验过的感情。”

    夕阳的色泽染红了式的侧面。

    这时——我无法判断她是哪一个Shiki,而且那也是没有意义的事。因为不管哪一边,都是两仪式的独白。

    “但是我不一样,出生后开始我就知道有他人的存在,因为式的体内存在织。于是她可以思考各式各样的事、知道他人的存在以及世界有自己以外的其它人类,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被无条件被爱。式从小就知道人有多么丑陋。所以她无法爱他们,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对其它人漠不关心,所抱持的情感只有拒绝而已。”

    ——这就是式变得讨厌人类的原因。

    织用眼神告诉我“是的”。

    “可是,你不会感到寂寞吗?”

    “为什么?式的身边有我在啊!一个人确实很孤独,但式并不是一个人,虽然孤立。但并不孤独。”织露出毅然的神情说着。

    她脸上的表情并不是逞强也不是其它借口她真的只要这样就感到满足。

    但是,那倒是真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不过最近的式很奇怪,明明自己体内有另一个同为自己的异类存在,她却想否定这点。否定的想法是我的范畴,式应该只能肯定才对。”

    “你知道为什么吗?”织笑着说。

    那是充满杀气——甚至让人感受到杀意的笑容。

    “黑桐,你曾想过杀人吗?”

    那时撒下来的阳光看起来是朱色的,令我不禁心跳了一下。

    “现在没有,想揍的人倒是像山一样多。”

    “是吗?不过…我内心的情感只有那个。”

    她的声音清楚地在教室内回响着。

    “——咦?”

    “我刚刚说过,人只会表现出自己体验过的感情。我在式的心中负责承受这种禁忌的情感,虽然我的优先顺位被排在式的下位,但那对我来说却是上位。不过我也没什么好不满的,因为我了解自己的存在是式所压抑的人格意志,所以我一再抹杀自己的意志,将称为织的黑暗杀死。自己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杀害。就像我说过的,人只会表现出自己所体验的情感……所以,我所体验过的感情只有杀人。

    她说完便离开窗边,毫无脚步声地渐渐往这边走来——为什么,我会感到恐惧呢?

    “所以啊,黑桐。对式来说,杀人的定义是…”她在我耳边悄悄说着。

    “杀掉织这件事!只要那个叫做织的家伙想出来就杀了他。式她为了保护自己,任何想打开‘式’这个盖子的东西,她都想抹杀掉。”织嘻嘻笑着便这么离开了教室。

    那纯真无邪的微笑,就像在恶作剧一般。

    ◇

    隔天午休。

    我对式提出一起吃饭的邀请,她的表情像一副打从心底相当惊讶的模样。

    此时的她,是在认识后头一次让我看到她惊讶的表情。

    “……什、什么?”式的声音虽有些迟疑,但还是接受了我的提议。地点选在式所希望的顶楼,于是她一语不发地跟在我身后。

    沉默不语的式,视线一直盯着我的背。她搞不好是在生气…不,她一定在生气。

    ……的确,我了解织昨天留下那句话的涵意。那就是要我别再跟她扯上关系。这是来自式的最后忠告,因为再深人下去,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不过式并不知道,她一直在无意间提醒我,所以我老早就已经习惯了。

    到了顶楼,放眼望去并没有任何人在。

    在一月的寒空之下吃中饭,除了我们外似乎没有人会做这种事。

    “果然很冷耶,还是换个地方吧?”

    “我在这里吃就行了,要换地方的话黑桐同学你自便。”

    听见式这种鼓吹的话。我只能耸耸肩。

    于是为了躲避寒风,我们坐在墙角。

    式并没有打开买来的面包,只是坐在原地。

    而和式相反的,我已经含着第二个猪排三明治在嘴里了。

    “你为什么要找我说话?”式的喃喃细语毫无预兆,所以我听不太清楚。

    “式,你说什么?”

    “……我说,为什么黑桐同学老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

    式的眼光像是要刺穿人一样,嘴里边说出这种过份的事。

    “你真过份,我确实被说过是滥好人,不过也没被说过乐天过头啊。

    “那一定是周遭的人太客气了。”

    式擅自替我觉定原因后,开始打开蕃茄三明治的封口,塑料袋的摩擦声相当适合寒冷的顶楼。

    此时的式陷入沉默,吃蕃茄三明治的动作没有任何多余之处。

    而刚好交替吃完食物的我,突然觉得无所事事。

    “式,你有点生气吧?”

    “……只有一点?”

    我被瞪了一眼。

    ……于是我开始反省就算主动攀谈,自己也该注意话题才对。

    “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可是只要黑桐同学在场我就会觉得浮躁。你为什么要和我扯上关系,为什么织都说得那么清楚了,你的态度跟昨天相比还是没有改变。我无法理解原因是什么。”

    “我也不明白我的理由,和式在一起很快乐,但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感到快乐,我也答不出来。的确……在谈过昨天的事后,或许我真是个乐观的人。”

    “黑桐同学,我不是正常人,这点你了解吗?”

    听到这句话,我只能点头。

    式的双重人格(类似那样的东西),的确已经脱离了常理。

    “嗯,你的确不是普通人。”

    “对吧,那么你应该知道这一点,我不是能和普通人有所关联的人。”

    “朋友间的交往跟普通或异常没有关系。”

    式听到我的话呆住了,而这时的时空,就好像忘记呼吸般的静止。

    “但是。我没办法变得像你一样。”

    式说完拨了一下头发,并把和服的袖子拉了起来,衣服下方那包着绷带的纤细手腕映人我眼中,包在右手肘的绷带看起来还是新的。

    “式,这个伤是——”

    在我因为这伤口而对她提出疑问前,式就先站了起来。

    “如果织讲得不够清楚。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吧!"式并没有看我,只是瞭望远方说着。

    “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我应该要回答什么?式说完,连午饭的垃圾也没扔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待在原地,总之…先把垃圾清理干净吧!

    “……我真糟,这不就跟学人说的一样了吗?”我想起不知何时和朋友间的对话。

    或许就像学人所说的,我可能真的是个笨蛋。

    就像现在,我明明被完全地拒绝了,但还是没办法讨厌她。

    不对,正因为如此,我反而完全明白自己的心情,跟式在一起很快乐的理由…就只有一个不是吗…

    “看来我的心早已被夺走了…”

    ……啊,如果我早点注意到就好了。

    就算她说要杀我,我都还能一笑置之…如果我能注意到自己已经深深喜欢上两仪式就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