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七章

第七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2258 字 2020-02-03 16:16
    进入二月的第一个星期天。

    我睡醒后走到饭桌,此时大辅表哥正要准备出门。

    “咦,你在啊?”

    “对啊,因为昨晚我错过最后一班电车,所以跑来你这住。现在要去上班了。当学生真好,都能好好休假啊。”

    大辅表哥好像一脸睡眠不足,八成是因为这阵子的暗夜杀人魔事件有进展,所以忙得焦头烂额吧。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过要来我们学校查案吗?那件事如何了?”

    “啊,好像已经去过一次了。事实上,三天前出现第六个受害者,那个被害者似乎有做最后的抵抗,所以检验出指甲里留有犯人的皮肤。那女人的指甲很长,她使出全力抓紧犯人的手臂,加上因为死前的挣扎所以抓得相当深,检验出来的皮肤长达三公分。”

    表哥口中所说的,可是新闻台从没播过的最新情报。

    但比起这个,我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我想,大概是自己把式这几天来的一举一动和“杀人”、这个不吉利的单字混杂在一起了。

    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为什么我会在一瞬间把式跟杀人魔的姿态重叠起来?

    “……也就是说。犯人手臂有被抓伤的痕迹?”

    “当然。被害者会去抓自己的手臂吗?鉴识结果出来,那块皮肤差不多是手肘的部位,血液鉴定也已经完成,马上就能将军了…那先这样啰!”

    大辅表哥说完后就离开了。

    我的膝盖突然失去力气跌坐在椅子上,三天前…就是跟织在夕阳中谈话的那一天。

    而隔天,我看到她手上的绷带,印象中确实是包在手肘附近。

    ……于是我就这么呆呆坐到过了正午,才发现自已怎么想也没有用,如果真的这么烦恼,直接去问式本人伤口的事不就好了?只要她说那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伤,我的烦闷感也会跟着消失。

    ◇

    我决定照学校的通讯录去拜访式,她家位于邻街的郊外,等我找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两仪家的豪宅周围被竹林包围,建筑物外观就像武士宅邸般被高墙围起,光用走的根本没办法知道屋子大小,不搭飞机从上头俯瞰的话,大概没法正确掌握它的规模。

    我走在如同山道般的竹林通道,最后来到一扇必须抬头向上望的门前。

    这间似乎从江户时代遗留至今的宅邸也有现代化的电铃,这点让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按了电铃并说明来意后,有一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的年纪差不多二十岁后半,像亡灵一般阴沉并自称是式的随从。

    这位名叫秋隆的先生,即使面对像我这样的学生,也是小心翼翼且充满礼貌地应对。

    虽然秋隆告诉我式凑巧出去,并请我进屋内稍等一会,但我还是拒绝了。说实在,我没有胆量一个人进去这样的宅邸。

    更何况现在天色也已经接近傍晚,于是我决定今天还是回去吧。

    走了差不多一小时到了车站,我偶然遇见了学长,并受邀到附近的快餐店吃晚饭,谈着谈着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十点。

    学生身份的我跟学长不一样。这个时间真的不得不回家了。于是我跟学长道别,这次终于走到车站的售票处买好回家的票。

    时间渐渐步人晚上十一点。

    走进剪票口之前,我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式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

    “我到底在干嘛啊?”

    走在夜晚的住宅区,我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着。

    这个毫无人烟的深夜,处在陌生的街景里,我一点都无法理解正前往式家的自己。我很明白即使现在去了也见不到她,但不知为何,我突然很想看看式她家灯火通明的模样。所以又从车站折了回来。

    我缩着肩走在冬天仿佛就要冻结的寒气中,不久便穿过住宅区,走到一片竹林中。

    我顺着铺在正中央的唯一石道前进,因为今晚没有风。使得竹林极度地寂静。

    没有路灯的情况下,一切只能依靠月光的照明。

    我半开玩笑的想着,如果在这种地方被袭击会怎么样?但是,一开始开玩笑的想法。却不知为何渐渐渗人心中。

    而越想从心中抹去的想象,却和想法成反比变得更加鲜明起来。

    我小时候很怕鬼,而此时竹林的影子看来就像妖怪一样令人胆怯。

    不过,我现在怕的是人类,我害怕有人藏在竹林里的错觉…不知要等到何时,我们才会了解那些身份不明的存在,其实只要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罢了。

    ……真是的,不好的预感一直无法消失,啊,这样说起来。式以前好像也说过一样的事。

    那件事…我记得是——

    正当要想起来时,我好像看见前面有什么东西。

    “——————”

    我停下了脚步,但这并非出自我自己的意志,因为那个时候,黑桐干也的意识已经渐渐消失了。

    在前方数公尺处,站着一个白色的人影。

    看起来白到发亮的和服,却被血红色的斑纹弄脏了,而上头的斑纹还正在慢慢地扩散,那是因为在她面前的物体正不断喷出红色液体的关系吧?

    那个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女是式。

    而喷出液体的东西并非喷水池,是人类的尸体。

    “————”

    我发不出声音。

    不过,只有这个预感我总觉得会成真,那就是——式伫立在尸体前的影像。

    所以我并不惊讶,也并不慌乱,意识呈现一片非常美丽的纯白。尸体应该是刚刚被切开的,只有活生生被切断颈动脉,血液才会那样强劲的流出来。

    致命伤在颈部,以及身体部位从肩膀到腋下一字斜切的伤口——就如同这个武士宅邸的门一般。

    式看着那个动也不动的死去尸体,光是喷散在四周的血迹就足以让人失去知觉,尸体的肚子露出了内脏,那俨然已成了另一种生物。就我看来,那只是一股黏稠、像是伪装成人型的东西,而它的拟态实在太差,差到无法让人有勇气正视……我想只要是正常人,都无法办到这点。

    但是式却动也不动地看着尸体,她如同幽灵一般,和服上沾满喷出的鲜血,那花纹…就像红色的蝴蝶。

    蝴蝶顺势地…落到了式的脸上。

    式被血所沾湿的嘴唇开始扭曲着。

    是因为恐怖吗——还是喜悦呢?

    她是式——还是织呢?

    正当我想说话时,身体却跌落在地上。

    我吐了,把残留在胃里的东西跟胃液通通吐了曲来,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连这段记忆也一起吐掉,吐到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可是这样并没有效果,这种程度根本不足以令我安心。压倒性的血量,光是这味道就太过浓厚,足以让我的脑髓烂醉。

    不久,式注意到我的存在。

    她只将脸转向这边。

    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了笑容,清爽、非常沉着、让人感受到母性的微笑。

    那个笑容和眼前的惨状不太搭轧,反而让我——

    ——打了一个冷颤。

    我的意识渐渐消逝,而她慢慢走了过来。

    最后我想起失神的她曾说过的话…

    ——黑桐同学,你要小心…真是的,这样令人厌恶的预感,居然活生生被拉到讨厌的现实中——

    ……我果然是太乐天派了…一直逃避想像不好的现实,居然连现在真正遇到的瞬间,都仍然不愿意去思考它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