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三章

第三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2757 字 2020-02-03 16:16
    七月即将步人尾声,我的周遭生活突然变得有些动荡不安,先是两年间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朋友突然清醒,再来是完成了我放弃上大学就职后的第二个大案子、接着,连五年不见的妹妹也来到东京念书,真是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我、黑桐干也十九岁的夏天,就在庸庸碌碌中开始了。

    今天原本是久违的休假,可是却在高中朋友的邀约下出席了某个酒会。但当我注意到已超过回家时间时,最后一班电车已经过了。

    出席酒会的家伙拦出租车回去了,可是明天才是发薪日,我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钱可用。

    没办法,我只好走路回家,幸好我住的地方离这里才两站左右的距离。

    日历上的日期刚刚还是七月二十日,现在马上要换成七月二十一日了,现在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我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毕竟明天还要上班,所以连繁华的街道也进入沉睡中。

    今晚的雨还真大,虽然下到深夜雨就停歇了,但柏油路依旧留下很深的水洼。

    踩在积水的路面发出了水声,现在是盛夏,今晚的气温应该足足超过三十度了,夜晚的热气和雨水带来的湿气混在一起,正觉得紧贴皮肤的感觉令人厌烦时,我看到有一个女孩子蹲在路上。

    那是身穿黑色制服的女孩子,她一脸痛苦、压着腹部蹲在路边。

    ……我曾经看过这件状似教会修女的制服,虽然有些朴素,却让人联想到晚礼服的设计,没错,这是著名的贵族女子学校——礼园女子学园的制服。

    如果是我那死党学人看了一定会说:“有女仆味道的制服真棒。”对有那方面兴趣的人来说,它可是大人气的制服。

    不过我先强调,我可不是对这方面有兴趣的人,会知道只是因为我妹正好念那间高中罢了。

    “不过我记得札园应该是住宿制的…”

    这样的话,这时间她在这里就太奇怪了。是因为碰上什么麻烦事吗?还是她是不守校规的不良少女?

    反正老妹也是读那里的,于是我出声叫住那位少女。

    听到我的呼唤声,少女缓缓地转向这里,使得她那头束起的长发飘曳起来。

    “——”

    我看到她微微地——悄悄地下咽下一口口水。

    那是一位长发的少女,她的眼神十分沉稳,看起来相当成熟,五官端正而脸庞娇小,看起来很可爱,却有带着微微锐角的轮廓。那微妙的平衡感,近似于日本人偶的美丽。

    长长的直发就披在背后,而双耳旁的头发绑成一束,呈左右对称地放到胸前。

    不过那左右对称的发束,左边却似乎是被剪刀剪掉而少了一边。

    她的前发也经过仔细的修剪,一看之下会让人联想到有钱人家的小姐。

    “请问有什么事吗?”脸色发青的少女回答。

    她的嘴唇发紫,一看就知道她缺氧。而她的单手压着腹部,表情痛苦而扭曲。

    “你肚子在痛吗?”

    “不,不是的,那个——我是,那个——”

    少女虽然装出平静的模样,但说的话却在同样的字眼中打转,我总觉得她的模样十分危险,就像头一次见到式时,看起来似乎会立即昏倒一般。

    “你是礼园的学生吧,是不是来不及搭上电车?这里离礼园还很远,要我帮你叫出租车吗?”

    “谢谢你,不用了,我没有钱付车费。”

    “是吗,老实说我也没有。”

    “是吗。”少女有些吃惊地眨了眨眼后回答。

    看来我做了个令人意外的条件反射。

    “那你家应该在附近吧,虽然我听说礼园是完全住校制,原来也可以外宿啊。”

    “不,我家在更远的地方。”

    “咦?”我听了她的话后抓抓头。

    “所以你是离家出走?”“

    “是的,也只能这么想了。”

    ……真麻烦啊。

    仔细一看,水滴一滴滴地从她身上滴落,我才发现少女全身几乎都湿了,难道刚刚为止她都没有撑伞吗?

    从那次事件以来,我就讨厌看到全身湿透的女孩子,所以,我很自然地说道:“那你今天晚上来我家过夜好了。”

    “怎么可以,这样不会太麻烦你了吗?”

    女孩的眼神仿佛在求救,就这样蹲着问我。

    我听了便点点头。

    “我是一个人住所以没问题,不过我无法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喔,虽然我是没那个打算,但或许会发生什么偶发事件而改变心意,毕竟我也是健康的成年男人…所以这部份你考虑一下,如果觉得没关系就走吧。对了,而且今天刚好是发薪前一天,所以我家什么都没有,只有镇定剂之类的东西。”

    女孩听完我的话很高兴,那毫无防备而纯粹的笑容让我看了也挺开心的,于是我伸出手缓缓拉起她的身子…

    ——瞬间。

    我发现她所坐的柏油路上…似乎被一片赤红给遍染。

    于是,我就这样带着一个不认识的女孩走在街上。

    “毕竟是用走的,如果你觉得痛要记得说喔,你只是一个女孩子,要把你背回去我还办得到。”

    “好…不过伤口已经止血了,所以并不会痛。”

    虽然她如此见外地回答,但单手还是压着腹部。怎么看都还是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我又不自觉地再问了一次刚才说过的话。

    “你的腹部还是在痛?”

    “不会。”她否定之后便沉默不语。

    在短暂的沉默后又走了一会儿,她便摇摇头说:“——是的,非常…非常痛。痛到快要哭出来了——我…叮以哭吗?”

    我点点头,女孩看见我的反应,一脸满足地把眼睛闭起来,就像在做梦的神情。

    她没对我说出她的名字,所以我也没有自我介绍,总觉得这样子似乎比较浪漫把?

    到了公寓后。女孩说她想借浴室冲个澡,我想她应该也想把制服烘干吧…

    于是我决定暂时离开这里,我用了一个常见的买香烟借口离开房间,而且竞没发觉自己滥好人到跑去买自己根本不抽的东西。

    在外头闲晃了肯个钟头我回到房间,女孩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

    我将闹钟设定在七点半并横放在床上……准备入睡时,突然在意起腹部被刺伤的女孩身上所穿的制服变什么样子了。

    嗝天早上起床时,女孩正无所适从的正座在自己昨晚待的客厅。

    她看到我起床,立刻对我鞠了个躬。

    “昨天承蒙你照顾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谢意,真的非常谢谢你。”

    ……我想她就是为了对我鞠这个躬,才会这样一直正座等我,一想到这里,我实在不忍就让她这样离开。

    “那么再见了。”少女说完这句话后,站起身子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好歹也吃个早餐再走吧。”

    听到我这么说,她也只好乖乖顺从。

    家里剩下的食材只有通心粉和橄榄罐头,所以早餐自然只能吃意大利面。

    我和她分工合作,很快将成品摆到桌上,两人就这样一起共进早餐。

    因为跟她没话可说,所以我开了电视。没想到一大早就看到令人意外的新闻。

    “——哇、又有橙子喜欢的事件了。”

    如果橙子本人在,听到我说这句话一定是拖鞋伺候。

    不过,这段新闻的内容还真是相当的令人玩味。

    现场播报员淡淡地说着半年前被人废弃的地下酒吧,发现四名青年的尸体,四人的手脚都被凶手扭断成数块,现场变成一片血海。

    犯案现场在我家附近,距离昨天的酒会地点大概是四站的距离。

    ——“手脚并非被切断,而是被分解成数块。”

    这样的形容方式听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新闻并没有对这个人部份多加追究,继续开始公布被害人的身份背景。

    四个被害人都是高中生,是经常在现场附近街道玩乐的不良少年,似乎也都跟毒品有所接触。

    于是新闻主播将麦克风转向被害人的关系者,并开始问起他们生前的行为。

    “那些家伙被杀也是活该。”

    经过变声处理后,新闻播放关系者的对谈,这种像在指责死者的新闻内容,让我心里浮上一股厌恶感而关掉电视。

    转头一看女孩,才发现她正痛苦地压着自己的腹部,看来早餐是一口都没吃,果然腹部的伤还是很严重吧。……她低着头、让我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没有人是被杀活该的。”带着强烈的喘息,她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明明治好了——怎么还这么痛……”

    女孩粗鲁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头发杂乱地走向门口,我慌张地跟在她后面,她却低头举起一只手。

    这意思应该是要我别接近她吧?

    “你等等,我觉得你应该先冷静下来。”

    “没关系,我——果然变不回来。”

    她的脸孔因痛苦而歪曲,那种忍耐苦痛的模样,和式非常——非常地相似。

    等到她稍作冷静后,就对我鞠了个躬便把手伸到门把上。

    “再见,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她说完就这么离开了。

    那像人偶般静默的五官中,只有双眼看起来像是在哭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