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四章

第四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4016 字 2020-02-03 16:16
    陌生女孩的事告一段落后我便前往公司。

    我所工作的地方并没有正式名称,虽然是专门制作人偶的公司,但大部分接到的都是建筑相关的工作。

    所长苍崎橙子是位看起来二十岁后中的女性,她将中途停工而被废弃的大楼买下后当成自己的事务所。真是个怪人。

    所以这里根本不算一间正式的公司,根本只是橙子个人兴趣的延长罢了。

    现在的黑桐干也所过的每一天,就是在这种充满问题的地方工作,虽然有不少牢骚,却也没什么特别好抱怨的事,我反而还觉得蛮幸运的。

    ……公司某些方面的确有问题,不过都是在我可容忍的范围内

    ——当我脑中一边想着这些事时,人已经到公司了。

    这栋大楼有四层楼高。事务所正好在四楼。明明高度并不高,可是却会带给抬头的人一股压迫感。进到事务所内,除了和平常一样杂乱的景象外,还有一个和景象不搭轧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着近黑色的蓝色和服女孩,她带着怠惰的眼神移到我身上——和服上有着像鱼一样的图案。

    “咦?式,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

    “黑桐,说是这种地方太失礼了吧,这里勉强说起来也好歹是你工作的地方啊。”坐在式对面桌子的橙子瞄了我一眼。

    橙子口中叼了根香烟,还是穿着一身朴素的服装,整齐的黑色长裤配上白色衬衫,就算出席葬礼也没问题。

    她的单边耳朵有一副耳环,颜色当然是橙色的。虽然原因不明,但这个人似乎有非得在身上佩带一样橙色装饰品的习惯。

    “不过你来得真早,我昨天不是告诉过你暂时没有订单,下午再来就好了吧?”

    “不,我不能这么做。”

    没错,我的金钱状况不允许我这么做.现在我的身上已经绝望到只剩下电车月票和电话卡了。

    “别提这个,式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我叫她来的,因为我有点要事要麻烦她。”

    式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脸爱困地揉着眼睛,昨晚八成又跑出去夜游了。

    她从昏睡状态回复后只差不多过了一个月,而我们两个也不知为何变得有点难以交谈。

    式似乎不想说话,所以我便走向我自己的桌子。

    ……既然没工作可做也没办法,这时只好闲聊一下,反正刚好有不错的话题。

    “对了橙子小姐,你看过新闻了吗?”

    “BroadBridge的事吗?真是的,又不是外国,日本根本不需要那么大的桥吧。”

    听到橙子这么说,我向后退了一步。

    她口中所说的消息,是一座预定明年完工、全长十公里的大桥。

    我们住的市街离港口很近,开车只要二十分就能到达这座外观庸俗的人工港口。不过,这座港口在地形上有点问题。

    简单来讲,就是港口两端的相通路径出了问题。地图上看来像弦月状的港口,若要从弦月的上端去下端的话,等于得绕着弦月大外弧辛苦绕远路不可。市府开发部门为了这件事相当忧心,为了解决市民的不满,最后决定请一间有名的建设公司协助改建。

    如果在弦月两端架起巨大的海桥,原本的来往路线就可以从曲线变为直线…当然,建设所需花费的莫大资金。大半都是来自我们的税金。

    我想这是非常简单的个案,与其说是解决市民的不满,市府反倒将不满情绪扩大化。

    而且这座充满问题的桥。内部还有水族馆、荧术馆…甚至还包含可停千辆车子的大型停车场,真让人摘不傩它究竟是桥还是游乐园。虽然前阵子我们都叫它“BayBridge”,不过从橙子的口气来看,应该已经正式决定它的名称叫“BroadBridge”了。

    顺带一提,不管是我还是橙子,都对这件事没什么好感。

    “不过橙于小姐。就算觉得讨厌,你还是保留了桥的内部展示区吧?”

    “那可不是我本人的意心啊,还不都是因为

    熟人付我钱要我帮他保留权力。虽然卖了也没差,毕竟我和浅上建设也有些关系才不能偷偷卖掉,真是的,要不是问题卡在钱身上,契约跟张草纸没什么两样。”

    恶形恶状的橙子,似乎正因缺钱而烦恼着。

    ……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那个所长,虽然我也不想刚上班就说这种事,不过请把薪水发给我吧。”

    “黑桐。关于这件事,现在我也正因为没钱而困扰。虽然对你有些抱歉,但这个月的薪水得延到下个月一起发了。”

    橙子的表情一副理所当然,口气也相当果决,好像一切错都在我一样。

    “请等一下!昨天不是才有一笔一百一十二万圆的收入汇进户头吗?这样怎么会说是没钱呢?”

    “当然是用掉啦!”橙子边提出反驳,边躺在椅子上让它发出吱啦叫的声音。

    而式则是满脸羡慕地看着橙子的模样。

    ……的确,橙子看起来的确是满心欢喜,不过现在这件事并不是重点!

    “橙子小姐.钱到底是用在什么地方了?”

    “啊,那个东西本身是微不足道的啦。只是维多利亚(注:英国维多利亚王朝)前期的占卜盘罢了。虽然我不太期待它会有什么效果。但毕竟是百年以上的东西了,也不至于毫无价值,不管看起来是多么无所谓的东西,只要在它身上有魔术的痕迹和长久的岁月,自然会产生附加价值。不过。这东西还是完全派不上用场就是了。如果要替它分类,就只是我个人兴趣的一部分吧。

    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个人竟然还能淡淡地说出这种话,虽然苍崎橙子说自己是魔术师,但我觉得骗术师这词更适舍她,不过事实就是事实,不承认也不行。

    而现在。身为魔术师的她更加努力地继续辩解:“因为是突然出现的古董,我就顺势买下去了,别生气嘛,你看,我现在还不是变得一文不值?”

    我哪可能不生气……在我眼中,橙子这种奇迹般的个性和毫无概念的生活是她孩子气的个性使然,不过今天我是没办法再容忍下去了,

    “也就是说,排除掉开玩笑的部份,这个月没薪水就对了?”

    “没错,社员请各自去处理生活费的问题吧?”

    我回答:“我知道了。”之后便站起身子。

    “那么为了解决这个月的生活费,我想先提早下班可以吧?”

    “好啊,不过黑桐,我有别的要事得麻烦你。”橙子的口气这时突然一变。

    会把式叫来,应该也会跟她现在要说的事有关吧?

    于是我强忍心中的怒气停下脚步。

    “什么事呢?橙子小姐。”

    “你能不能借我钱?如你所见,我已经一贫如洗了。”

    “……请恕我彻底拒绝!”

    我用力关上门后离开了事务所。

    ◇

    自始至终只看着橙子和干也斗嘴的式,终于开口说道:“橙子、继续讲。”

    “对了,虽然我也不想接受这种委托,但手脚若不快点我们就活不下去了……真是的,又不是炼金术师,为什么会这么为金钱烦恼呢,都是黑桐这小子不肯借我钱的关系。”

    “真令人不快。”橙子边说,边把烟头捻熄在烟灰缸上。

    式心里暗想,干也的心里才应该不愉快吧?“然后。昨晚那件事啊…”

    “那个不用再说了,我大概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哼、是吗,我连事件现场状况都还没说明,你就丁解了,你的洞察能力会不会太强了点?”橙子用意味深远的眼神大量了式一下。

    她只有和式谈到昨晚七点到八点间在某个地下酒吧发生杀人事件,式竞然就能大概理解这个事件的内容。

    这证明两仪式的洞察力在橙子之上。

    “委托人目前手上握有犯人的线索,而你的工作就是尽力保护这个犯人,不过对方说,如果犯人有任何抵抗的话——不用踌躇,杀了她也没关系。”

    式只回答一声:“喔。”

    内容很简单,找出犯人,然后杀了她。

    “那…在那之后呢?”

    “如果最后演变成杀掉犯人的情况下,对方就会以事故死亡处理。委托人就社会层面来看,她已经算是死了,所以就算杀了死人也不触法。你打算接受吗?其实我觉得这个工作很适合你。”

    “根本不用我回答你也知道吧。”式一说完就准备离去。

    “真性急,你有渴望杀人到这种地步吗,式。”

    式并没有回答。

    “拿去,对方的相片和经历。你连脸孔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要怎么行动啊?”

    面对将资料丢给她的橙子,式只用目光回答。

    好个放着资料的信封啪达地落在地板上。

    “不需要,这家伙绝对是我的同类——所以只要在见面的瞬间我们一定会开始相杀”

    式说完就离开了事务所。

    只留下农服摩擦的声音和冷酷的目光。

    顺势从事务所出来后,走投无路的我只好决定去向朋友借钱。

    我们相约在六月就办好退学的大学餐厅里,过了中午,学人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来赴约。他的体格比起高中时代更壮了一圈,魄力也增加不少,但听了我的请求后,他果然一脸复杂的神情。

    “真是吓我一跳,你居然为了借钱而特意把别人叫出来,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黑桐干也吗?”

    “就算是我本人,被逼到绝路也是什么都愿意做的,也就是说,现在正式这种情况。”

    “可是一开口就说‘借我钱吧’,这种话还真不像你的作风。而且你也知道我也是一年到头都在缺钱吧。所以比起这种元谓的方法,你应该很清楚不如直接找家人开口比较快。”

    “跟你说,我才刚因为大学退学的事和爸妈大吵一架,你觉得我现在哪来的脸回去求他们?”

    “哈哈,干也,你就是在这种奇怪的地方特别顽固。你和你老爸应该吵得很夸张吧。”

    “你管那么多我家的事干嘛?到底借还是不借?”

    “什么嘛,你心情不大好喔!”

    我瞪着学人回了一句:“你管那么多。”

    学人简单地回答我:“好啦。”

    “只要报上你的名字,借个五、六万都没问题。如果还不够我再援助你吧,只是既然我帮你,你也该有所回报。”

    ……看来这家伙也有事要拜托我。

    学人先注意一下四周,确认没人后开始小声说起事情原由。

    “总之,我只是要你帮忙找个人,他是我们两个的学弟,但一直都没回家,似乎是被卷进某个离奇事件里。”

    学人委托的事听起来一点都不平静,他那位学弟名为凑启太,从昨天开始就下落不明。他仿佛跟昨晚那个离奇杀人事件中的被害者是同一挂的。

    昨晚,凑启太虽然有和其他朋友人连络,但样子却非常奇怪,所以接到电话的那位朋友立刻打电话给学长——也就是学人商量。

    “启太那小子在电话里一直叫要被杀了,之后就算打手机他也不接,根据接到电话的朋友说,他好像已经陷人相当程度的幻觉状态。”

    陷入幻觉?是指嗑药吗?最近不会留下后遗症而且适合初学者吸食的麻药,变得只要用很低的价格就能买到了。LSD(注:麻药名)等级的麻药连高中生也拿得到手,根本就不需要强迫散布出去。

    “……我说啊,你觉得我适合这种充满暴力的事件吗?”

    “你少来。像这种寻找失踪人口的事不就是你最最拿手的吗?”

    我没回答,只是保持沉默。

    “那个叫启太的小子平常有在嗑药吗?”

    “不,有在嗑的是被杀的那些人,你不记得启太吗?他是和你特别亲近的家伙之一啊。”

    “——啊、那个家伙啊?我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高中时代起这种类型的学弟就特别喜欢找我。大概因为我是学人的朋友,所以他们会特别看待我吧。

    “………唉,希望那只是他嗑药产生的幻觉啊…那些家伙用的药是UP系还是DOWN系的?”

    在麻药中会使人精神高涨兴奋的统称UP系,相反使人心情沮丧的叫DOWN系。

    而学人口中回答的药名属于DOWN系。

    “若是因为害怕而用药来逃避的话可能就不妙了,那小子或许被犯人盯上了也不一定……没办法,我接受这件事,把那些家伙的交友状况告诉我吧。”

    学人回答等等后,仿佛等了很久一般立即把通讯录交给我。

    上面写了许多人的资料,像是他们那帮人的特征、数十人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及各团体的集会场所。

    “一找到我就会连络你,由我来保护他的安全没关系吧?”

    这里的保护,就是指将他交给当刑事的大辅表哥。

    学人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商谈成立,总之我先从学人那借了两万元做为搜查资金。

    和学人分开后,我打算去杀人现场看看。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非得认真查不可。

    我不可能抱着随便的心态接受找人的工作,就算知道自己不该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但我也清楚叫凑启太的这个学弟的确遇到了很大的危险,所以我无法拒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