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六章

第六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4530 字 2020-02-03 16:16
    与鲜花分开后我暂时先回到房间,准备等到夜晚再上街。

    到今天为止被杀的共有五个人,两天前的地下酒吧有四个。

    根据橙子所说的话,昨晚的工地现场还有一个。

    先前的四个无论如何都感觉不出与昨晚的被害者有何关联。

    但是我无法认为是别人干的。

    如干也所说,那种会在晚上聚集在一起的混混可能数量不少,昨晚的死者也很有可能与先前的四人是朋友……

    “那家伙——”

    我突然想起和鲜花在一起的女孩。

    ——死亡的气息,如同微血管般在体内生根。

    还不习惯使用这对双眼的我,毫无准备地目视着她。

    ……如果有异常,往往都会被两仪式所看穿。

    但是那个少女却很普通。

    她的身上有血的味道,眼神也和我一样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处的境界。

    那家伙是猎物。毫无疑问,但我却没有自信。

    因为那个少女没有理由.她没有理由像我一样享受杀人的愉悦和黑暗。

    杀人所带来的愉悦感是我所追求的。

    如果把这件事告诉黑桐干也,他会怎么想呢?

    八成还是会斥责我“不能杀人”吧?

    “笨蛋。”

    我有些吃惊,到底这句话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干也?我自己也不知道。

    黑桐干也说我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事故昏睡前的我与现在的我似乎没有差别。这样的话,我以前也会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吧,有如追求与某人相杀的异常者一般。

    “——————”

    不,不是这样。

    式没有这种嗜好,应该也不会被排在优先顺位。

    所以那是织的感性,身为阳性、男性的织,存在于身为阴性、女性的两仪式体内所持有的感性。

    我歪着头想着,这是事实。

    他存在于过去的我之中,但现在已经不在了,所谓的不在就是死了吧?

    不会错,如此一来——追求杀人的意志是从现在的我涌现出来。

    橙子说的设错,这次的事件真是太适合我了,可以在无条件的情况下杀人,我真的非常高兴。

    ——时间将近午夜十二点,我坐着地铁抵达不熟悉的车站。

    这个让人看起来像不夜城般喧闹的街道,远方可以看见一个大港口。

    ◇

    与鲜花离别后,我改变了目的地。

    我无法得知脱逃那个人的行踪,但我想应该有调查的方法。

    虽然只有杀死的那四个人及逃走的一人与浅上藤乃有直接关系,不过还有一个时常被他们带去的游玩场所。

    等到到了那里再向他们朋友询问,就可以知道另一个人逃到哪里去了吧?他们没有回到家人身边,也不打算依靠学校及警察,可以依靠的只有身为同类的伙伴们了。

    我抱着发烫的腹部走在陌生的夜晚街道上,虽然不大想一个人在夜晚走进可疑的游乐场所,但是我已经被疼痛及凌辱的记忆所折磨。所以这些对我而言,这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我在第三间店遇到凑启太的朋友。

    他是某家整栋都是KTV的大楼店员,脸上浮现令人讨厌的笑容,说他可以陪我一块去。

    他从工作中偷溜出来后,说要去个可以好好谈话的地方,之后我们便出发了。

    我从长久的经验知道,这个人的确可以带我去他们那些伙伴爱去的场所,的确可以嗅出软弱人类的味道。他只是不断陪笑而且非常大方,应该已经看破我是个容易玷污的对象了。

    …他一定知道我曾经被凑启太那帮人玩弄过,所以才那么轻松就决定带我去。

    但即使知道如此,我却没有拒绝他的邀请。

    比我大几岁的他,渐渐走往寂静的道路。

    我压着越发疼痛的腹部,心里有了觉悟。

    ——时间将近午夜十二点。

    我一边诅咒那一再重复的凌辱,一边跟着他走。

    这个让人看起来像不夜城一般喧闹的街道,从远方可看见一个大港口。

    ◇

    那个青年感觉到自己的幸运。

    凑启太曾夸耀般地述说,他们那帮人玩弄一个不知哪间女子学校的学生,而且一个礼拜就可以叫来一次任易玩弄。把这件事拿来当做一种骄傲,已经成为凑启太的习惯。

    不过对现在这个青年来说,那都只是别人的事。

    毕竟他与启太那帮人不太有关联,而且活动的范围也很远,所以他有一半认为是凑启太在夸大其词,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碰上这件事。

    送上门的肥羊怎么可能放手,于是他把工作告一段落后带走她。

    这青年并非是找不到**的对象,和四、五个女生玩多P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活动。·

    会令这青年高兴而没有联络同伴别有理由,重点是对象是浅上迷设的大小姐,只要威胁她要把从头到尾玷污她的过程公开,真不知道可以拿到多少钱。

    启太那帮人对这种事情不太了解,是因为老大的头脑不太好吧?不,还是说——因为太聪明了所以不需要钱?

    算了,随便他们爱怎么样。

    总之,这青年现在的心情非常雀跃。

    他一个人收取报酬才会多,所以他没有联络他的伙伴们。

    而来寻找找启太的少女——浅上藤乃则是一言不语地跟着他。如果把她带去伙伴常出没的场所就不妙了,所以这青年便走向没有人的港边仓库街。

    夜越来越深了,时间即将午夜十二点。

    仓库街一个人影也没有,街灯也很相当稀落。

    只要进去仓库与仓库间的空隙,就不会被人盘问了。

    会让人注意到的只有波浪声,以及来自远方海上兴建中的BroadBridge发出的灯光。

    把藤乃带人黑暗之中后,这青年终于转向她。

    “这边应该可以了。那、你想问的事情是什么?”

    这青年打算先回答当初的目的——藤乃的问题。

    因为突然的袭击并非聪明的做法,这是他自认美学的表现作风。

    “——是的,你知道启太先生在哪里吗?”

    藤乃低着头,单手押着腹部,脸被剪得相当漂亮的浏海所遮住而无法看清。

    “我最近都没看到启太耶,那家伙也不在自己家。应该是到处借住朋友的公寓吧。他又没有手机,没办法联络到他。”

    “不对——可以联络得到。”

    “啊?”

    一直低着头的少女言行有点奇怪。

    不知道他在哪却可以联络得到他?

    他内心嘀咕道,这女人该不会是被侵犯过头所以疯了吧,这样的话,虽然等一下可以爽到,但光是想到她可能变得精神异常,说实话也不禁让他有点扫兴。

    算了,没差。年轻人重新打起精神。

    “喔一?你可以联络得到啊。那你不会直接问他在哪里就好了?”

    “那是因为——启太先生不想跟我说他躲藏的场所。所以我才会拜访启太先生的朋友。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请你回答我。”

    “喂喂喂,等一下。什么躲藏场所?难不成那家伙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少女愈来愈来奇怪的言行让青年感到焦躁起来。

    躲藏是因为强暴藤乃的事情被揭穿了吗?不对,若是这样,当事者本身不会来找我才对。

    这青年思考着,但却想不出答案。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看新闻。

    “算了,随便啦。不过知不知道都告诉你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一开始就是想要那个?说要问启太的事不过是个幌子,其实是为了找新男人吧!”

    不像至今的陪笑,这青年打从心底愉快地笑着。

    他的运气真的很好,这下不需用到威协的地步似乎就可以得到钱。而且——浅上藤乃不是他们可以轻松到手的美女,既可得到一大笔钱、又可以得到高不可攀的美女,不说幸运该说是什么呢?

    “还真是抱歉啊,若是这样的话,早知道一开始就带你去我家了。不不,还是说大小姐你比较喜欢这种地方。”

    身穿黑色制服的少女只是点点头。

    “在那之前请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启太在哪里吗?”

    “不用再找借口了啦,我本来就不可能知道那家伙在哪里。”

    是吗?少女抬起头来。

    看着青年的双眼中带着不寻常的感觉。

    她的眼中点起一道螺旋,不带有一丝感情。

    ——她…失去理智了。

    “……?”

    没发觉这份杀气的青年身上发生了奇怪的事。

    他的手腕居然自己动了起来,关节也扭曲了。他的手肘大约被弯了九十度,但是关节仍继续扭曲下去直到碎裂。

    “啊啊——?他失声尖叫着。”

    这青年的命运在此走到了尽头。

    他确实运气不错,不过厄运和倒霉与好运是息息相关的。

    这就样。

    在月光照映不到的小巷里,惨剧开始了。

    …

    “………!”

    呻吟声变得有如野兽般的叫声。

    青年的双手已不再是双手,如同知惠之轮(注:某种益智玩具,玩法是将许多串在一起的环解开)一般,或是为了让纸飞机能飞行而扭转的橡胶——总之,再也无法当做手来使用了。

    “救、救命呀…!”

    青年从站在眼前的少女身边逃开。

    但是他的身体此时轻轻地浮了起来,他的右脚从膝盖以下被切成数段,血像从水桶倒出的水一般进出。溅到仓库水泥墙的血迹.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而浅上藤乃只是眼神混浊地看着他。

    “弯吧、弯吧……哈哈哈,扭曲了。我的脚扭曲了!嘻嘻、啊哈哈哈哈……!”

    他说的话还真让人不解。

    藤乃心想:是头脑不好的缘故吧?

    于是便没理会他。

    “……弯曲吧。”——她嘀咕着。

    这是第几次相向的发音呢?

    反复所说的话将成为诅咒,这是她朋友告诉她的。

    青年在地面匍匐,只有头在动。

    他的双手弯曲,右脚已断。

    从右脚流出的血浸湿地面,像红地毯般被藤乃踩着。

    而她的鞋子也沉入血中。

    夏天的夜晚是炽热的,粘腻的空气和皮肤缠绕一起让人感觉不舒服,如同血腥弥漫的味道一般。

    “——啊啊。”

    睥睨着像毛虫般的年青人,藤乃叹了一口气。

    她心里浮现出一股自我厌恶,想着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不过,我想我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吧?虽然这个人不知道地下酒吧那件事,但也是早晚会知道的,到时他就会觉得寻找凑启太的我很可疑。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他也是从一开始就打算对我下手。

    虽然是间接的,但这也是浅上藤乃的复仇,不过是对侵犯自己的人复仇。只是,他们侵犯别人的能力和藤乃侵犯他人的能力大有差别。

    “很抱歉——因为我不得不这样做。”

    青年剩下的左脚被捻断,接着,他好不容易才残留下来的意识也中断了。

    藤乃俯首凝视他微微颧动的**。

    现在,她可以体会他的心情。

    之前不论如何她都无法理解别人疼痛的行为,但对现在了解疼痛的她来说,她与青年的疼痛可以有着强烈的共鸣。

    这令她相当高兴,因为所谓活着,就是能够一直感受到疼痛。

    “这样一来——我终于可以跟一般人一样了。”

    自己的痛楚。

    别人的痛楚。

    把他逼到绝境的自己、给予他伤害的自己。

    都诉说着浅上藤乃很优秀,这就是所谓的活着。

    那是…若不伤害人就无法得到生存愉悦的残酷自我。

    “——母亲。藤乃若不这样做,就是没用的人吗?”她心中涌出的苛责令人无法忍受。

    心脏迅速的狂跳,脖子像是爬上一只蜈蚣。

    “我明明就不想杀人啊…”

    “你不是这样想吧…”

    一个突然的声音让藤乃转身。

    在仓库与仓库间的小巷入口,站着一个身穿和服的少女。

    两仪式背对被黑暗月光所反射的港口站在那里——

    “式——小姐?”

    “浅上藤乃……原来如此,是和浅神有血缘的人吧?”

    “卡啦”的脚步声,式往前踩进一步。

    满溢在小巷里的血腥味让式眯起了双眼。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

    正打算说出“站在那里”的藤乃停了下来,因为那种事没有问的必要。

    “我一直在。从你邀请那堆肉片开始。”她冷冷的声音让藤乃感到颤粟。

    式从头到尾都一直看着,明明看见,却敢现身。明明看见,却不阻止。她知道事情会变成如此,却一直看着它发生……

    ——这个人是异类。

    “请不要说什么肉片,他是人类,人类的尸体。”

    藤乃心口不一地反驳着。

    因为她认为式把青年贬为低于人类之下的肉片说法太过份了。

    “啊啊,人类的尸体也是人类,即使到失去心的程度也不会沦为肉片。但是,这不是人类的死法吧?人类不会这样死的。”

    式又卡啦地往前踏进了一步。

    “没有办法用正常人类死法的家伙,已经不是人类了。虽然你想留下他的头而没有伤害它,但被你杀的家伙已经不在正常的范畴中了,被摒除在正常范围外的人,连最根本的存在意义都被剥夺了。所以,在那里的不过是片肉块而已。”

    突然地——藤乃对她产生了反感。

    因为式所说的年青人的尸体、以及做出如此行为的藤乃是常识外的东西,就跟现在眉毛动也不动,静静看着惨剧发生的两仪式相同。

    “……不是的,我很正常,我跟你不一样!”藤乃毫无根据、毫无理由的这样呼喊着。

    式诡异地微笑着。

    “我们是很相似的同伴哟,浅上。”

    “——别开玩笑了!”

    藤乃凝视着式。开始歪曲自己眼睛所能捕抓到的画面……运用她从小就拥有的能力。

    但是,她的力量却突然减弱了。

    “——?!”

    式和藤乃两人同时感到吃惊。

    浅上藤乃是因为变得无法运用自己的力量,而两仪式则是因为突然改变的浅上藤乃。

    “你又来了——你现在到底想怎样?”

    式发怒了。

    她口里一边说白费了,一边搔搔头。

    “在咖啡厅也是这种感觉,我还挺想杀了刚刚的你,但现在……算了,真扫兴。我不想理现在的你。”

    式说完便往回走。

    脚步声离藤乃慢慢远去。

    “你乖乖回家去吧,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会再见了。”

    接着她的身影也渐渐远去。

    藤乃果然地在血泊中伫立不动。

    ——又回到了以前的自己。

    又回到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情况了。

    藤乃又一次地俯视青年的尸体。

    她已经失去刚刚的感觉,只有罪恶感麻痹了头脑,还有式所残留下来的话语。

    那句如告发般…彼此同为杀人魔的话。

    “不是——我和你不一样。”藤乃如哭泣般地说道。

    事实上,她是讨厌杀人的。

    一想到之后为了耍找出凑启太就不得不重复这样的事,她的身体就发起抖来,因为她真心想着,杀人是不可能被原谅的吧?

    …映照在血塘里,她的嘴角微微的笑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