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七章

第七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3185 字 2020-02-03 16:16
    七月二十三日早上,我终于抵达凄启太躲藏的地方。

    综合他朋友那得来的消息、他的行动范围,再从凑启太的角度来推测后,花了我一整天才找到他躲藏的地方。

    在远离市区的其中一间高级住宅,凑启太非法闯进六楼空屋并寄居在里头。

    接下电铃,我轻声地说着:“凑启太,我是受你的学长之托来找你的,我要进去啰。”

    大门并没有锁,于是我安静地走进里头。屋子里没有开灯,纵使是早上但室内相当阴暗。

    走过木制的走廊后来到起居室,我从空无一物的起居室环视厨房及寝室,原本就没人居住的房子所以设有任何家具。黑暗的屋子里,只有夏日的朝阳是明亮的。

    “你在里面吧,我要进去啰!”

    里面除了寝室还有一个房间,因为木板套窗紧紧关着,打开通往里面的门一看,里面一片漆黑。

    一道朝阳射人被打开的门中,不知是否是对阳光的反应?黑暗的深处发出了微小的声音。

    房间里果然什么都没有,没有家具的房间如同箱子一般丝毫没有生活的感觉。而这样的密室里,只有一位十六岁左右的少年、散乱的餐具及手机。

    “你是启太吧,把自己闷在这种地方对身体不好喔…而且,不能因为设有人住就随便使用别人屋子,这是会变成私闯空宅的。”

    一进入房间后,少年启太的身体吓得往墙后退……神情非常憔悴。

    那晚的事件不过才过了三天,他就双颊消瘦、眼睛布满血丝。

    我明白他没有睡觉,但并非是嗑药的关系,他根本不是依赖药物而失魂,恐怕是因为看到不想接受的惨剧。

    他在把自己封闭在人工的黑暗中勉强地守护自己,虽说是悬崖边缘的防御方法,但若只是三天说不定真的有效。

    “——你是谁?”

    微弱的声音里残留些微的理智,于是我停下了脚步。

    他因为碰上怪异事件而精神错乱,可能也会因为看到犯人而陷入恐慌,我如果贸然接近,不晓得他会做出什么事,搞不好会疑神疑鬼地认为我是犯人的同伙。

    但我想若是可以交谈,情况应该会有所不同,交谈会恢复理性,比起靠近更能让他平静,于是我判断站着不动和他对话应该会比较有效果。

    “你到底是谁?”

    对于他重复的疑问我举起了双手。

    “我是学人的朋友,也算是你的学长,我叫黑桐干也,你还记得吗?”

    “黑桐——学长?”

    对他而言我是意想不到的人吧?

    在短暂的错愕后,他开始哭泣:“学长?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我是受学人之托来保护你的,我们都担心你会被牵连到恐怖的事件里。”

    我询问他可以靠近吗?少年启太激动地摇头。

    “我不要离开这里,一出去我就会被杀死。”少年启太睁大眼睛,我看见他从充血的眼睛里露出敌意的眼光,于是我取出香烟。

    …其实我是不抽烟的,只因这种态度可以故作冷静而让对方平静。

    “我听过事情的大概经过了…启太。你知道犯人是谁吧?”

    我的询问很简洁,但是少年启太却沉默不语。

    “不然这样。你当作我在自言自语好了,二十日的晚上,你们到常去的酒吧——蜃气楼集合。那天晚上有下雨吧?因为我也刚好在那时出席朋友的酒会,不过这件事不重要。因为学人托我找你,所以我才听说很多事情,就连事发当晚你们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这点警察似乎还不知道,因为你的朋友并不协助警方办案。”黑桐因为伤脑筋而耸耸肩。

    少年启太让我看见与刚刚不同的恐惧,并非对将要发生的事感到恐惧,而是对迄今所做的胡闹事情而恐惧吧。

    “事发的当晚,现场除了你们五个人外还有另一个人,就是你们所威胁的高中女生。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有人看到她进酒吧。发生事情后,那个女高中生既没有出现在警方面前,也找不到人,和被杀的四个人不同,她连尸体都找不到。你知道她怎么了吗?”

    “我不知道——我才不知道有那个人。”

    “那么,杀害他们四人的就是你?这样的话我要联络警察啰!”

    “不要,会弄成那样又不是我的错……!那种事、那种事……我怎么可能办得到!”

    “嗯,我也有同感。所以那个女孩子真的在场啰?”

    短暂的沉默后,少年启太点了头。

    “但这才是疑问之处,那件事光靠一个女孩子是做不到的吧?你们有让她吃药吗?”

    少年摇头。

    他的意思并不是说那女生不是犯人,而是指大家当天就跟平常一样。

    “五个男生栽在一个女孩子手上,不可能吧。”

    “但事实就是如此呀……!我从一开始就觉得那家伙很奇怪,她果然不是平常人!怪物、她是怪物!”

    从他口中说出的事实应该让他回想起那时的记忆,他的牙齿喀喀地发着抖,两手不住地抱着头。

    “那家伙明明只是站着,大家就被扭曲了。我听到骨头啪拉啪拉地断裂,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到两个人被杀死之后,我才发现藤乃果真不正常,如果再待下去肯定会教杀掉!——!”

    少年启太的独自的确非常奇怪。

    他说那个名为藤乃的少女光只是瞪人,少年们的手脚就因此被扭断,这听起来相当令人不解,但对于在场的他来说,或许就是亲身经历吧?毕竟杀人与被杀的感觉是不同的。

    但即使如此——光是用看的物体就会弯曲?

    我心想又不是弄弯汤匙,但仍点头表示那有可能。

    因为自从认识奇特双眼的式及魔术师橙子,我现在什么事都无法妄下定语了。

    暂且保留这件事不说,因为比想这件事,有个字更让我在意。

    “我知道了,我相信是那个叫藤乃的人做的。”

    “——咦”

    少年启太惊讶地抬走脸。

    “学长,你是骗人是吧!这种事情,谁都不会相信的不是吗?喂!算我拜托你,请说我是骗人的吧——!”

    “那你就先把它当作是特技或催眠术不就得了。总之你不要想太多,不要强迫自己去接受不明白的事。对了,你刚刚说她从一开始就很奇怪,那是什么意思?”

    对于我不负责的诡辩,少年启太像是被抽光毒气般,到刚刚为止一直存在的紧张感渐渐减少了。

    “啊、奇怪……那个、她真的很奇怪,好像在演戏一样,不管对她做什么,她反应都很慢。即使被老大威胁,她的表情也毫无改变,不管吃药或被揍都若无其事一样。”

    “……喔~是吗?”

    我虽然知道他们加诸在藤乃这个少女身上的暴行,但听到他这样恬不知耻地说出口,还真是令我哑口无言。

    这个叫藤乃的少女承受了半年的凌辱后,为了复仇而杀害他们。这样做是正义的表现吗?还是从以前开始,正义与法律就是相互冲突的?

    不对,现在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

    “虽然她的外表很赞,但搞起来还是很无趣,感觉跟抱着人偶没什么两样。但是……对了,那个时候不一样,那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们同伙里有个危险的家伙,他对怎么被揍都没有表情的藤乃很感兴趣,所以结束时他拿金属棒往她背后打下去,碰的一声藤乃的脸才好像因为痛扭曲。看到这种情况我松了一口气,原来她也是会痛的,只有那天晚上才觉得她也是人,所以我记得非常清楚。”

    “……你给我闭嘴。”

    于是少年启太闭上了嘴,如果听下去,我没有自信可以把持得住自己。

    “事情我大概了解了,我有认识警察朋友,就请他保护你吧。这是第二安全的做法了。”

    我为了让坐着不动的少年站起来而靠近他,但他喊叫着不要,并摆出了敌对的姿态。

    “不行,我才不要去警察那里。而且…我出去的话就会被杀。如果要像那样被扭断,还不如一直待在这里比较好。”

    “出去的话就会被杀……?”

    这句台词有着微妙的矛盾,我和少年之间仍有决定性的分歧想法。

    出去会被发现我可以理解,但是跳过发现这一点就突然会被杀,那倒是很奇怪了。这简直像——被监视一样?

    于是,我终于发觉少年身旁的手机所扮演的角色。

    “……打电话来的是浅上藤乃吗?”

    这句话让少年回到了恐慌的状态。

    “这个地方已经被她知道了吗?”

    少年发抖地说她不知道。

    “我逃走的时候带着老大的手机,在大家被杀之后她有打电话来,她说她在找我,还说绝对会把我找出来,所以我才不得不躲起来呀!”

    “那你为什么还带着手机?”

    我虽然知道答案,但还是问了。

    “因为她说敢丢的话就杀了我……!不想死的话就带着,只要手机还在身上,她就会放过我。”

    …真是太……浅上藤乃的憎恨,真是太深了。

    “但是她每晚都还是会打电话来……她很不正常吧?她说前天见到了昭野、昨天见到了康平,他们都因为不知道我在哪里所以被杀了。而且她还温柔地跟我说:‘真是太好了’、‘若是重视朋友的生命就快出来’…!她这样说我怎么敢出来呢!”

    ……这真是太恐怖了。

    她每晚打来的电话内容都是杀人预告,今天没有把你找出来,你的朋友就会取而代之一个个死去。

    不想让你朋友死的话,就来见我吧!

    你不来也没关系,我会继续杀人杀到抵达你那里为止。

    “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死,我不想象他们死得那么惨!兄弟们都痛到在哭喊!我只能看他们吐血,最后…头就像抹布一样地被扭曲!”

    “把那电话丢了吧,不然牺牲者会更多。”

    “你没听到吗,她说如果这样做就会杀了我!”

    只因为这样就死了两个毫无关系的人。

    但因为这样,浅上藤乃就无意义地杀了两个人。

    “如果维持现状你迟早都会被杀。”

    我把口中的香烟在地板弄熄并走了过去,强迫般地拉起抱膝坐着不动的少年。

    “学长你饶了我吧!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还是不要管我了……!不对,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想再一个人了!算我求求你,救救我!”

    我点点头。

    “我会帮你,也不会把你交给警察,我带你去所知道最安全的地方。”

    可以保护这少年的地方只有橙予小姐那里了,我相信这不论对谁来说都是最好的办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