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二章

第二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10389 字 2020-02-03 16:16
    八月即将结束的某个夜里,我打算到街上去散散步。

    外头的气温就夏末来说有些凉意,末班电车的时间也老早就过

    因此街头回归到原先寂静的面貌。

    那是如此静谧、冷清而极度衰颓,就像是条陌生的死街,从这幅光景中完全感受不到路上行人的生息,就像加工过后的相片般,令人不自觉联想到不治之症——病入膏盲、疾病、病态的。

    无论是熄灯就寝的住家或灯火通明的便利商店,眼前所有的景物似乎只要一个疏忽,轻轻咳一下就会全部崩塌。

    在那景物之中,苍郁的月光将夜晚化为浮雕,在一切都被麻酵的世界里,仿佛只剩那轮明月还醒着。眼前这种景象令我的眼球感到激痛起来。

    ——这就是我所谓的病态。

    出门前,我特地在浅葱色的上衣外披上黑色的皮夹克。连袖子也卷进上衣里,将整个身体闷起来。

    即使如此,还是不觉得热。

    ——不,对我而言。本就没有所谓的冷热之分。

    ◇

    就算是深夜,走在路上仍然遇得到行人。

    低头快步走过的人、在自动贩卖机前发呆的人、或是聚集在便利商店灯光前的一群人。

    对我这局外人而言,纵使想试着研究这些行为背后的意义,也完全无法掌握他们的行为。

    就连我自己半夜出外闲晃,其中也没有包含任何意义,不过是下意识地重复自己从前的习惯罢了。

    ——两年前。

    即将升上高中二年级的两仪式,也就是我…碰上一场交通意外后被送进医院里治疗。

    事情发生在下雨的一个夜里。

    当时的我好像是被一辆汽车给撞到。幸亏身体既无外伤也没有骨折,算是一场很幸运的车祸,可是相对地,车祸的冲击却全部集中在脑部。

    在那场意外后,我一直持续昏睡的状态。

    这该说是不幸吗?由于我的身体几乎毫发无伤,医院也努力维持我的生理机能,相信失去意识的我仍然拼命让自己活下去。

    这样的状况维持到两个月前,两仪式真的完全回复了。

    医生像是看到死人复活般大吃一惊,因为他们也没料到我真的会清醒过来吧。

    不过…也难怪医生们的反应是那样夸张。虽然我恢复了意识…但还是受到了某个程度的冲击。

    该怎么说呢,我一直对自身的存在无法抱持确切的肯定,也对自己至今所拥有的记忆感到非常地疑惑。

    简单来说,我就是无法相信自己的记忆,这和无法想起过去的记忆障害,也就是俗称的“失去记忆”不太一样。

    依橙子的说法,所谓的记忆是脑部执行铭记、保存、播放、再认四个系统的总称。

    “铭记”是将看到的事物影像化为情报写人脑内。

    “保存”是将情报好好保存起来。

    “播放”是唤起保存起来的情报,也就是回想。

    “确认”是确认播放的情报,是否和以前所持有的记忆相同。

    这四个处理过程只要有任何一部份发生问题。就会造成记忆障害,当然,根据各个故障部位的不同,记忆障害的病例也随之改变。

    不过我的情况不一样,各个系统都毫无问题地继续运作。虽然对过去的记忆不抱有实感,但仍能确定自己的记忆和从前所持有的印像完全符合,也就是说:‘再认’功能的确正常运作着。

    话虽然这么说,但现在的自己是否和以前的我为同一个人,我还是没有自信,对自已的存在没有任何踏实感。

    虽然我是两仪式本人。但就算唤起两仪式以前的记忆,也只觉得那是别人的东西。因为这两年间的空白,让两仪式变得一无所有。

    不是指世俗的观点,而是指自己的内在完全被掏空。

    我的记忆和原先拥有的性格,两者间的连系似乎被绝望地切断了。就因为如此,记忆这种东西对我而言,不过是单纯的映像。

    只因为靠着这些映像,我才能伪装成从前的我,不管是对我的双亲还是朋友,都能扮演他们所熟知的两仪式与他们相处。

    当然,那必须将现在的我隐藏起来,这种生活就像令人无法忍受的窒息感一直折磨我。

    ——如同昆虫的拟态一般。

    我根本没有活着的感觉,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既懵懵懂懂,也毫无所得。

    但是,靠着那十七年的记忆却将我塑造成一个完整的人类。

    感情本来该经由许多经验获得。但我却已经持有这些过往的记忆,即使没有亲身体验过,遇到真实情况也能立刻了解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既没有任何感动,也没有活着的实感。

    …就和被解开秘密的戏法般,已经失去令人惊奇的地方。

    所以我只好继续背负失去生命的实感,反复从前的我所该做的行为。

    其实理由很单纯…因为那么做的话,说不定我能找回以前的自己;因为这么做的话,或许能解释自己半夜闲晃的意义。

    …啊啊,原来如此…

    应该说是现在的我爱上了从前的自己吧!

    ◇

    走了一段相当长的路后,我抬起头看向前方。眼前出现的正是传闻中的商业大楼区。

    同样高度的大楼整齐地座落在道路两侧,墙面由一面面玻璃窗所构成,而现在映照在上头的,只剩那道月光。

    一排排并列在大道上的大楼群,就像徘徊在影绘世界中的怪人,在那之中有一个特别高的影子,如同阶梯般延伸的二十层建筑物,看起来仿佛是刚好能到达月亮的塔。

    那座塔的名字叫做巫条。

    此时马上就要半夜两点了,高级公寓巫条大楼里完全没有灯光,住户们大概已经熟睡了吧…

    这时…一个老掉牙的影子映照在我的视网膜上,像是人型的剪影浮现在我眼前。

    不、那并不是比喻,因为真的有一个少女浮在空中。

    我身边完全没有风的流动,但有股对夏夜来说相当异常的寒气。

    ——而这股寒气就像利针般刺进我的颈骨。

    当然,那种错觉只有我感受得到。

    “什么呀,原来今天也在嘛…”

    这种景象还真是令人不快,没办法…谁叫我偏偏看得见呢。

    沉思之余,少女就像是靠着月亮般,开始在空中徘徊飞行起来。

    俯瞰风景/

    …

    ——形象是只蜻蜒、正忙碌地飞行着。

    虽然身后跟着一只蝴蝶,可是并未因此降低飞行的速度。

    不知不觉中,蝴蝶变得完全跟不上它的脚步…自蜻蜒消失在视线的那一刻,便无力地向下掉落…

    自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般地坠落。

    落下的轨迹像昂首的蛇身,也有几分形似折断的百合。

    那个姿态,令人感到悲伤。

    就算没办法一起飞行…至少也希望能多待在它身边一会儿。

    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的双脚根本没踏在地上,所以连停下脚步的自由都没有。

    …

    因为听到有人在谈话的声音,就算百般不愿也只好起来。

    ……眼皮好重,这就是睡不到两小时的证据。

    “累到挂还打算继续工作的我,真令人感动!”

    用这个想法稍稍自我陶醉一下,因此打败了睡魔。

    ……唉,我还真是单纯到不行。

    昨晚彻夜完成设计图后,我大概就这样在橙子的房间里累到睡着了吧?

    一口气从沙发拾起身子一看,这里果然是橙子的办公室。式和橙子映在午前的夏日阳光中,似乎在谈论什么事,式靠墙站着,而橙子则是两腿交叉坐在弹簧椅上。

    式仍旧身着一袭轻便的和服。

    而橙子穿着一件朴素的黑色贴身长裤,配上一件像是全新的白色村衫。一头长至脖子的短发,叫人怎么看都像一位普通不过的秘书。不过话虽如此,当她拿下眼镜时,眼神可是凶恶得令人难以形容,光从这点看来,我想她一辈子也没办法从事秘书这个职业吧。

    “早啊,黑桐。”

    橙子只稍稍瞥了我一眼,算了…这是常有的事。

    ……不过看到橙子把眼镜拿下来就知道,她和式大概在谈论“那方面”的事吧?

    “不好意思,我好像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种废话不用你说,一看就知道了。”

    橙子很干脆地丢下这句话后,便拿起一根香烟叼在嘴里。

    “既然起来了就帮忙泡茶吧,刚好可以当作Rehabilitation。”

    “…………?”

    Rehabilitation?指的是重回社会那个Rehabilitation吗?

    我虽然完全搞不懂自己为何会被说成那样,不过想起那就是橙子说话的方式。所以决定不继续追问。

    “那,式你要喝什么?”

    “免了,我马上就要睡了。”

    如此回答的式,的确看起来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

    八成在我昨天离开她家后,又半夜跑出去散步的关系吧?

    ◇

    在事务所兼橙子私人房间旁,有一问类似厨房、原先大概是实验室之类的地方,水槽上有三个水龙头横列着,就像学校的饮水区一样。

    其中两个原因不明地被铁丝绑起来禁止使用,据橙子说只是为了容易分辨,不过我想那大概是在讽刺,所以还是别当真的好。

    好吧…总之先启动咖啡机。

    进入这间公司后,我第一件做的工作就是泡咖啡,导致现在就算要我边睡边泡,都能冲出一杯完美咖啡。

    说到这个,黑桐干也…也就是我本人,进入这公司就职竟然也快半年了。

    不对,用就职这种说法也奇怪,因为这里并不算正式成立的公司。会让我抱着如此觉悟而进入这里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我迷上橙子的作品。

    当式一个人停留在十七岁时,我便漫无目标地毕业而成为大学生。

    会选择进入那所大学.也是因为和式之间的承诺…

    即使无法预料式的病情何时会好转,但我就是想守住这个约定。

    可是,式的病情在之后并没有任何改变,因此成为大学生的我,每天只能顺应日历上的日期过着平凡日子。然而,正当我无趣地过着每天的生活时,在朋友的邀约下我参加了一个展示会,在那里看到一具人偶。

    那是具直逼道德界限般精致的人偶,就像被停止时间的人类,但看者心里却能同时明白它只是不会动的人偶。

    因为可以明显看出它不是人。这具看起来像人类的人偶,仿佛吹口气就会苏醒过来。但是这具从一开始就没有生命的人偶,只能仅仪维持生命,却无法达到真正的人类领域。

    这种相互的矛盾立刻掳获我的心,我想大概因为那个模样就和那时的式一模一样吧…

    不过人偶的创作者姓名不详,连导览的小册子上也没有记载,在我全力调查后,才发现是业界中有一位背景复杂的人物以非正式的名义参展。

    创作者叫苍崎橙子,是一位离群而居的奇人。

    她的本业除了制作人偶外,似乎也接受一般建筑物的设计工作。总之只要有关创作方面的工作,她几乎照单全收。但实际上她根本不算接手案子,而是将“自己打算做的东西”不断推荐给顾客看,等收到预约金后再开始着手工作。

    橙子看起来是个相当不务正业的人,或者说根本是个怪人,但我却对她越来越有兴趣,于无法自拔地,连这位怪人的住处都调查出来了。

    她住在一个既非住宅也非工业区,座落地点相当暧昧的市郊。

    不对,苍崎橙子所住的地方,本来就不是间普通的房子。

    那是栋完全的废墟,并非处在半废墟状态。大楼从几年前景气较好时开始施工,后来因为景气变差。工程做到一半就停止而放置不管,成为一栋废弃的大楼。

    建筑物的外观其实已经大致成型,但室内装潢工程却完全没有进行,连墙壁和地板都露出原先的建材。

    大概是采用旧式的建筑技术…像这么高的建筑物应该由最高层开始动工才有效率,这栋大楼如果能完成应该有六层楼吧,但现在四楼以上却是空的,做到一半就放弃的工程,让原先刚动工的五楼自然而然变成了楼顶。

    大楼四周虽然由高大的水泥墙包围,但要进入却非常的容易,没被附近住家的小孩当作秘密基地,真可说是可疑又奇迹的建筑物。

    总之,因为没有买家而被长期闲置的大楼,最后似乎被苍崎橙子买了下来。

    我现在所处的这个类似厨房的房间就位于四楼,由于二楼和三搂是橙子的工作场所,所以我们大部分都在四楼讨论事情。

    ………离题了,回到原先的话题吧。

    结果在那事件之后,我认识了橙子,于是我决定将刚考上的大学退学,来到这里工作。

    不过…最令人难以置信的,应该还是她能把薪水一毛不少地发给我这件事。

    橙子告诉我,人类有两种系统及两种属性,可分为“刨造者与探求者”、“使用者与破坏者”。

    她断然地说:“干也,你完全没有做为创造者的才能。”

    好吧,既然如此她竟然还雇用我,大概是我在探求者部分还算有才能吧?

    “——黑桐你很慢耶!”

    隔壁房间传来催促的声音。

    一看之下。咖啡机里早已填满黑色的液体。

    ◇

    “昨天是第八个人了,社会媒体差不多该查觉它们的关联性了吧?”橙于一边捻熄化成灰烬的香烟,口中突然冒出这句话。这地方最近连续有高中女生跳楼自杀,在今年没有断水之虞的夏天,橙子喜欢讨论的悲惨话题就只剩这个了。

    “第八个……?咦,不是总共才六个人吗?”

    “在你发呆的期间又增加了啦,从六月间开始每个月平均有三个人吧,这三天内不知道会不会再追加一个人呢…”橙子随口说出轻率的判断?

    于是我偷偷瞄了一下月历。距八月结束只剩三天……只剩三天…?

    我似乎感觉到事情有什么关联,但疑问却立刻落人意识的深渊中。

    “但是听说事件之间没什么关联性耶,自杀的女孩就读的学校都不一样,交友关系也无重叠,或许警方隐瞒了什么情报也说不定。”

    “这种无端怀疑别人的话还真不像黑桐啊。”

    橙子微翘起嘴角,像是在揶榆我般笑着说道,这个人一拿下跟镜还真是坏心跟。

    “……这都是因为遗书完全没公开啊,六个人都是…不、是八人,明明这么多人,只要公开其中一人像是遗书之类的东西也好。但警方却完全不发表,这不就是隐瞒吗?”

    “所以这就是事件问的关联性,不,应该说是共通点比较正确。八个人之中,大半的死者都在众目睽睽下坠楼身亡。她们的私生活找不到任何问题点。自然和吸毒或可疑的宗教信仰扯不上关系,也没有疑点显示完全是出自对自我感到不安所突发的个人自杀行为。她们并没有留下任何想传达给他人的讯息,警察们也因此不重视这个共通点吧。”

    “……也就是说不是不公开,而是从一开始她们就没有写遗书吗?”我半信半疑地这么问,橙子也点点头回答说:“我也无法断定就是了。”

    可是,真的会有这种事吗?我总觉得有什么矛盾的地方。

    拿起咖啡杯,我一边品尝咖啡的苦涩,一边试着思考这个问题。

    为什么没有遗书呢?没有遗书的话,人是不会自己寻死的吧?

    遗书这种东西说极端一点,就是一种对生命的依恋吧。对于人类这种排斥死亡的动物来说,在非得自杀不可时,应该会留下遗书作为自杀的理由。

    没有遗书的自杀…也就是没有写遗书的必要,对世间的意见已毫不在乎,只是简洁地让自己消失于世界,那便是完全自杀。

    但我认为,所谓的完全自杀从一开始就不会有遗书的存在,就连死亡本身也不该曝光,所以…坠楼寻死的方式并非完全自杀。事实上,会选择在人们面前死亡,本身就已经包含遗书的意义,那样的行为,正是为了想留下并显示某些信息吗?这样说来,坠楼自杀会以某个形式留下遗言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这个事件又该怎么解释?连类似遗书的痕迹都没有…难道是有人把遗书拿走了?

    不,有第三者的介入就不能构成自杀的条件。

    所以我所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个。也就是如字面上说的,这些事件全都是意外事故。她们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寻死的念头,因此没有写下遗书的必要,就像不过是到家附近买个东西,却运气不好被卷入交通意外一样,一切就如同昨晚式顺口提出的疑问那样,只是单纯的事故。

    …但是,我想破头还是无法理解,只去附近买个东西,为什么最后却从大楼的屋顶跳了下来?

    “干也,跳楼的人数到第八个就会结束,暂时不会再增加了。”

    我将近混乱失控的思考,刚好被式的话打断了。

    “…你知道结束了?”

    对于我不自觉的疑问,式点点头响应一声“嗯…”后,便看着远方说道:“因为我看见飞在空中的只有八个人。”

    “喔…原来在那栋大楼的只有这些人吗,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人数了吧?”

    “嗯,这样想起来还真气人…虽然解决了那家伙,但我想那些女孩子应该暂时还会留在那里吧——喂,橙子,人类如果变得能够勉强飞行,就会遇上那样的末路吗?”

    “该怎么说呢?依个人情况不同所以我无法断言,可是在过去,单凭人类力量尝试飞行而成功的例子并不存在。再说,飞行和坠落这两个词紧紧相连,但那些极度迷恋天空的人却忽略这个事实。所以最后才会落得死后也向往飞到云层上。他们不会掉落到地面,而是变得好像陷入天空一般。”

    式似乎不表赞同而皱起了眉头。

    ……式生气了,可是,是针对哪个部份呢?

    “那个…很抱歉,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嗯?啊、我是在说巫条大楼上韵幽灵。不过,那究竟是实体还是单纯的影像,还是得看过实物才知道啊。我原本想抽空去看一下,但‘那个’已经被式杀了,所以想确认也无计可施了。”

    ……唉唉,果然还是那方面的话题。

    拿下眼镜的橙子与式,这种的组合大抵都是在谈神秘事件。

    “你有听式说过曾看到有女孩子漂浮在巫条大楼上的事吧,其实那件事还有下文,在那少女的周围,好像有貌似人型的东西忙碌地飞着,由于她们离不开巫条大楼,所以我们在谈论那里会不会已经形成一张网了。”

    她们的谈话内容越来越出人意料也越来越难懂了。所以相对地也让我越听越头痛。

    橙子大概是发现这一点,便简洁地将统整后的结论告诉我。

    “巫条大楼有一个飘浮在空中的人,而在她的四周,那些跳楼身亡的女孩就像幽灵一样围绕着她,对话内容就是这样,够简单吧?”

    “喔。”我想我还是暂且点个头看看情况再说。

    虽然知道了鬼故事的重点,但我又是在事情结束后才稍稍参与到话题并得知结果。

    照式刚刚的说词,看来那个幽灵已经被她亲手处理掉了吧。

    介绍式和橙子认识已经两个月了,只要是这方面的话题。我总是只能当聆听结果的角色,因为我和她们两人不同,极为普通的我,也并不想参与那方面的话题。

    虽然老是被忽视也挺无聊的,不过我能站在中立的立场也不错,像我这种情况,在世上应该称作不幸中的大幸吧?

    ◇

    “听起来还真像三流小说一样。”

    “没错。”橙子同意地说。

    但是式的视线酝酿出更强的怒气,斜眼瞪着我这里。

    “…………?”

    我做了什么让式生气的事吗?

    “咦?可是式头一次看到幽灵是七月初的事,这样的话,那时在巫条大楼上的应该有四个人吧?”

    为了确认,我故意试着提出理所当然的问题,但式仍板着一付心情不佳的脸孔摇头回答说:“八个,我说过了吧,从一开始,飞在空中的就有八个人,所以跳楼死亡的人数绝不会超过八人。因为她们的情况,和现实时间的顺序正好相反。”

    “那意思是说。体从一开始就看得到八个幽灵?可以预知未来死亡的那些女孩子?”

    “怎么可能。我是正常人啊,我只是觉得那里的空气有些诡异罢了。嗯…就像把热水和冰水相碰在一起那种怪异的感觉吧,所以……”

    橙子不间断地接在式那模糊不清的话后说:“所以那里的时间是扭曲的,时间的流逝并非只有一种,万物腐朽的距离更是完全不均等。因此像人类这种单一个体,所持有的记忆和消逝的时间会有所差异,也是理所当然的道理。一个人死后,他所留下的事物是会消失还是不会?事实上。只要观测者(死者所留下之痕迹与印象的人事物)还存在,一切事物都不可能突然问化为无,只会渐渐消失在世界上。

    人的记忆、不。应该说是记录,当观测者所留下的记录并非在人身上,而是在身边的环境时,她们这些特殊的人即使死后,也会化为幻影继续在街道上阔步行走,这就是所谓幽灵现象的一部分。而能看到这种现像的,应该只有和她们共有一部份记忆的人……像死者的朋友和亲人。

    啊…不过式是个例外。

    我刚刚说过,往生者的“记录会随时间继续流逝”,但那栋大楼楼顶的时间流速太慢,导至她们生前的记录追不上死亡的时间,结果只剩回忆还留在世上。在那里成为幻像的东西,只是以极慢速度延迟播放着少女的行动和事实吧?”

    说到这里,橙子不知已经点了几根香烟了。

    “………………………………”

    总之结论就是人死了,只要有人还记得你,就不可能凭空消失,有人记得就表示还活在世上,而只要是活着的事物,肉眼就能看得到,橙子应该是指这件事吧。

    可是那就好像幻觉一般——不,橙子最后把它归纳为‘幻像’,这样说来.果然是将它定义为本来不该存在的东西。

    “不用再多说,她们不会造成任何危害,因为问题是出在那家伙身上,虽然感觉是把她解决了,但只要本体还存在,难保不会重蹈覆辙。而且,要我再当一次干也的护身符也免谈。”

    “我有同感。所以巫条雾绘的善后就交给我吧,你送黑桐回去就行了。不过现在距黑桐下班的时间还有五小时,你想睡的话用那边的地板也行。”

    橙子所指的地方,是一块积满了纸屑、半年来一次也没打扫过。像焚化炉内部一样的地板。

    当然式也无视这个提议。

    “结果,那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咬着香烟的魔术师回答一声“嗯……”后,边思考且无声地缓缓走至窗边望向屋外。

    由于这个房间没有电灯,室内光源都只靠外头的阳光,因此实在无法确定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傍晚。

    窗外完全是白天,和室内形成对比,而橙子则暂时不发一语地望着窗外那夏日正午的街景。

    “以前她也算是飞行的一族吧。”

    香烟的白烟和白色的阳光同化在一起,她俯视窗口外景色的背影,像泛白而朦胧的海市蜃楼一样。

    “黑桐,从高处所见到的风景会令你联想到什么?”

    突如其来的质问,把我从心不在焉的意识中拉了回来。

    自从小学时上过东京铁塔后,我就没爬过什么高处了。那时的我脑中在想什么也早记不得了。印象中我似乎兴奋地想找出自己的家,但最后好像还是没找到。

    “……那个,是看到的事物都很小吗?”

    “黑桐,你想得太深入了。”

    ……橙子冷冷地回了我一句,于是我重新整理一下思绪,再试着联想一下其它观点。

    “……嗯,好像没什么联想到的东西,不过我觉得应该是美丽的风景吧。被那种从高处往下看的气势所压倒。”

    这总该是比刚才更出自内心的答案了,橙子回答一声“嗯”后,稍微地点了一下头。

    她的视线依旧看向窗外,接着就开始说了起来…

    “从高处俯视的风景相当壮观,就连一无所有的景色都觉得是非常美丽的事物,可是,瞭望自己的世界时所感受到的并不是那种冲动,从俯瞰的视界中得到的冲动只有一种——”说出冲动两字后,橙子的话稍稍停顿了一下。

    冲动并不是出自理性和知性的感情。

    我认为。所谓的冲动并不像感想一样是从自己内心纡发的东西,而是遭受外界刺激所产生的反应。

    就算本人有所抗拒也会突然来袭,那是一种仿佛充满暴力的认知。而我们称它为冲动。

    那么,俯瞰的视界所造成的暴力究竟是什么——?

    “那就是…遥远,过于广阔的视界,会造成各个世界的间隔明显化。而人类,是一种尽可能待在自己日常生活中才能安心的动物,就算拥有再精细的地图,能够得知自已现在究竟处于何地,也只不过是个知识罢了。对我们而言,世界不过是自己的肌肤所感受到的周围,对脑中所认知的地球、国家、街道间的交界,一切的一切我们都毫无实感,除

    非能够亲身前往那个地方。实际上,这种认知方式的确投有错。

    可是相对地。要是拥有太过广阔的视界,将会产生认知上的偏差。在自己肌肤所能感受到方圆十公尺内与向下俯瞰方圆十公尺内的空间,两者明明都是自己存在的世界,相较比较之下,能得到实质感的却是前者。

    你看,这里已经产生矛盾了…比起自己身体所感受的狭隘世界,我们本该认同眼睛所看到的广大世界才是“自己存在的世界”吧?但是无论如何。对于自己存在于这广大的世界却无法抱有真实感。

    原因是什么?

    那是因为人类的真实感,总是将周围所能取得的情报当作第一优先,因此以知识为依据的理性,将会与以经验为依据的真实感产生摩擦,不用多久,其中一边会受到强烈的磨损,让意识开始产生混

    乱。

    ——从这里鸟瞰的街道原来是如此渺小啊…还真是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家包含在这个场景中。原来那个公园的外观是那种形状…我完全不知道那里居然有那样的建筑物。这里仿佛变成一座完全不认识“从高处俯视的风景相当壮观,就连一无所有的景色都觉得是非常美丽的事物,可是,瞭望自己的世界时所感受到的并不是那种冲动,从俯瞰的视界中得到的冲动只有一种——”说出冲动两字后,橙子的话稍稍停顿了一下。

    冲动并不是出自理性和知性的感情。

    我认为。所谓的冲动并不像感想一样是从自己内心纡发的东西,而是遭受外界刺激所产生的反应。

    就算本人有所抗拒也会突然来袭,那是一种仿佛充满暴力的认知。而我们称它为冲动。

    那么,俯瞰的视界所造成的暴力究竟是什么——?

    “那就是…遥远,过于广阔的视界,会造成各个世界的间隔明显化。而人类,是一种尽可能待在自己日常生活中才能安心的动物,就算拥有再精细的地图,能够得知自已现在究竟处于何地,也只不过是个知识罢了。对我们而言,世界不过是自己的肌肤所感受到的周围,对脑中所认知的地球、国家、街道间的交界,一切的一切我们都毫无实感,除

    非能够亲身前往那个地方。实际上,这种认知方式的确投有错。

    可是相对地。要是拥有太过广阔的视界,将会产生认知上的偏差。在自己肌肤所能感受到方圆十公尺内与向下俯瞰方圆十公尺内的空间,两者明明都是自己存在的世界,相较比较之下,能得到实质感的却是前者。

    你看,这里已经产生矛盾了…比起自己身体所感受的狭隘世界,我们本该认同眼睛所看到的广大世界才是“自己存在的世界”吧?但是无论如何。对于自己存在于这广大的世界却无法抱有真实感。

    原因是什么?

    那是因为人类的真实感,总是将周围所能取得的情报当作第一优先,因此以知识为依据的理性,将会与以经验为依据的真实感产生摩擦,不用多久,其中一边会受到强烈的磨损,让意识开始产生混

    乱。

    ——从这里鸟瞰的街道原来是如此渺小啊…还真是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家包含在这个场景中。原来那个公园的外观是那种形状…我完全不知道那里居然有那样的建筑物。这里仿佛变成一座完全不认识的城市,总觉得自己好像来到某个遥远的地方——过高的视点。就会使人产生种种错觉般的真实感,但无论远近。自己明明就是街道的一部分,而且自己现在也好好地站在这里不是吗?”

    高处就是远处,就距离方面来看的确如此,可是橙子口中所说的,应该是指精神层面的事吧。

    “也就是说,一直从高处向下望。不是一件好事喽?”

    “太过频繁的话不是好事…向来把天空当作另一个世界。因此所谓的飞行就是指前往异世界。要是不用文明把自己武装起来,就会沾染到与他人不同的意识。就如刚刚字面上说的,意识将会因此错乱,因此只要在认知上有完善的心理防备,应该可以免于不好的影响吧。我想,只要有立足之地应该就不会有问题,只要回到地面上就会恢复正常了。”

    ……这么说来,如果从学校屋顶向下俯瞰操场时,不经意往下跳会变成怎么样呢?

    我的脑中突然浮现这种想法,当然这只是开开玩笑,我也完全没有实行的打算,可是…为什么我的脑中会浮现这个明显和死亡有关的想法?

    虽然橙子说那种想法因人而异,但是我认为,想象从高处坠落的情景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这么说,只是一时间思考错乱了吗?”

    我说出脑中浮现的感想,橙子听了只是冷淡地“啊哈哈”笑了几声。

    “黑桐,不管是谁都曾梦想过禁忌的事。因为人类持有一种惊人的自我满足能力,就是借由想象自己无法做的事得到快乐。对了…现在的情况就有点类似,虽然听起来跟废话没什么两样,不过重点是只有身处在那个特定空间内,才会感受到那个空问内禁忌的诱惑吧。像你现在的例子,并不是意识错乱,而是你的理性麻痹了。”

    “橙子,你太多话了。”

    式已经按耐不住地打断橙子的话。

    这么说来,我们的话题的确已经完全偏离主题了。

    “一点都不长啊,这不过是起承转合中的第二个阶段呢。”

    “我听结论的部份就够了,我可没办法陪着你和干也聊下去。”

    “式……”

    这句话虽然很苛薄,却是最正确的意见。

    看我不发一语,式便继续抱怨下去。

    “而且。你说从高处向下看的风景有问题,那好,普通的视点又怎么说呢?平常走路的时候,我们不也是身处高于地面的视点吗?”

    式的发言和刚才那副只是刁难别人的态度正好相反,她的确提到重点了。

    人类的眼睛的确是存在高于地面的位置,所以一般人跟中所看到的景象,也能大概称作俯瞰没错。

    对于式的疑问,橙子点点头说:“大概吧。”

    “可是,平常被你认为水平的地面,其实或许有倾斜的角度。包括以上所说的,平常的视界并不能称为俯瞰,所谓的视界也并非单指眼球所能捕捉到的映象,而是脑所理解的映象。

    我们的视界遵守本身拥有的常识,所以不会感受到自身拥有的高度。因为这全都在常识的范畴内,可是从另一面来看,也代表全体人类都活在俯瞰的视界中,那不是指生理层面的观测,而是精神层面。当然,这也依个人而有所不同,越是庞大的精神越是向往高处吧?然而即使如此,人类还是无法脱离自己的箱子。不仅是生活在箱子中,也只能生活在箱子里,禁止取得神所拥有的视点,只要超越了禁忌之线,就会变成那样的怪物。

    就像把幻视(HYPNOS)当成现死(THANTOS)(*注1-2),思虑将会变得暖昧不清,最后导致无法分辨。”

    现在连说话的橙子本人,也正俯瞰着下方的视界。

    脚踩在地面上,将眼睛向下看。

    我能理解这是多么重要的事了。

    “……………………”

    突然问。我想起那个梦。

    ——蝴蝶,最后还是坠落了。

    她如果没跟在我身后,不是可以更优雅地飞行吗?

    没错,如果能像飘浮一般振翅飞翔,应该可以飞得更久。

    可是,蝴蝶一但明白何谓真正的飞行,便无法忍受自己飘浮在空中的微不足道。

    因此她选择飞行,放弃飘浮。

    想到这里,我歪着头怀疑自己是这种多愁善感又带有诗意的人吗?

    站在窗边的橙子将抽完的烟头丢到窗外后说:“巫条大楼产生的变化,说不定就是她所看到的世界。所以我们可以推测出式所感受到空气差异,应该就是区隔箱内及箱外的那道墙,只能用人类的意识才观测得到的不连续面。”

    听完橙子的话,式终于解除那不高兴的态度,她“哼”地吐了口气,并将视线四处游走。

    “不连续面啊,那么对那家伙来说,到底哪边是暖流,哪边是寒流呢?”

    和意味深远的台词相反,式倒是表露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橙子也同样用一副毫不关心的态度回答说:“不管怎么样都和你相反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