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八章

第八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5091 字 2020-02-03 16:16
    对橙子说明事情缘由后,她于是答应保护少年启太。并让从事件当天就一直没阖眼的少年睡在寝室沙发上,之后我便回到我跟式所在的事务所。

    橙子坐上自己的椅子,而式则是靠在墙边站着。

    等启太睡着,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后,两人异口同声的向我说:“你这烂好人!”

    “嗯嗯,我想差不多也该是被碎念的时候了。”

    “既然知道,就别跟麻烦事扯上关系。何况黑桐你本来就很容易被那种人利用。”

    “这也是没办法啊,毕竟发生了那种事。”

    我回了这句话后,橙子“恩—”的一声开始思考起来。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橙子本人是赞成保护这位少年,不过另一方面,站在墙边的式则是持反对立场。从她沉默瞪着我来看,心里应该是相当的生气。

    “毕竟发生了那种事,是吗?我承认那的确是不寻常的状况,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找出浅上藤乃然后说服她?”

    “——说的也是,我们总不能一直保护凑启太,而且这段期间浅上藤乃说不定会持续杀人。我认为的方法只有找到她,跟她好好谈谈才行。”

    “你这笨蛋,所以才说你这家伙是个烂好人!”式的话语中不带一丝的顾虑,她平常虽不是这样,但今天却充满了攻击性。

    她真正的在生气。

    “太迟了,跟那家伙是谈不拢的。她在达到目的前不会停手,不,就算达到了也可能不会停手,因为她已经把方法和目的弄反了。”

    “式,听起来好像你认识浅上藤乃一样。”

    “我认识她,而且也见过面。因为昨天她跟鲜花在一起。”

    听完我不由得“咦”了一声。

    为什么鲜花会跟浅上藤乃在一起?

    这件事虽然听起来完全没头绪……只听说被不良少年威胁的是女高中生,但若浅上藤乃是礼园女子学园的学生,那又另当别论了。

    “真是的。黑桐你太迟钝了。你没有调查浅上藤乃吗?”

    “拜托,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字也不过是两小时前的事,我一直专注在保护启太这件事上,还没时间去顾及另一边。”

    ……不过,我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那不是因为听见鲜花或是牺牲者而不安,是某种更加难以言喻的东西,那就像是明明在想什么重要的事,却因急着要回想起它而感到焦躁。

    “……不过这样一来,浅上藤乃现在仍然继续在上课?”

    “不,从事件发生后,她就没回家也没回宿舍,连学校也没去,彻底的行踪不明,鲜花也说从昨天后就没见过她了。”

    “橙子小姐,你是什么时候调查这些事的呀?”。

    “稍早的时候开始,因为我受她双亲委托要寻找她。昨天我从式那里知道鲜花跟浅上藤乃在一起后就联络鲜花,不过鲜花也投发现她朋友藤乃有何异常之处。”

    ——真是讽刺,如果跟鲜花晚约一天,不,如果早一点找出凑启太的话,说不定昨晚就不会出现被害者了。

    “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保护凑启太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完全没用。如果没办法找到浅上藤乃,他也能当作诱饵。这已经是件麻烦事了。所以黑桐就跟启太一起留在这里吧。”

    从那没有起伏的声音中,我终于领悟到式一直待在这里的理由。

    “麻烦事——橙子小姐,你打算拿浅上藤乃怎么办?”

    “依情况而定,必要时不惜一战,因为这是委托人的要求,他打算避免让女儿是杀人魔的消息见报,想要在事情闹开之前先解决她。”

    “怎么这样,浅上藤乃也不是无端地杀人吧…!我觉得还是用谈话的方式来解决比较好。”

    “啊啊,黑桐。那不可能,你漏听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浅上藤乃打算杀光那群人的原因。刚才在让启太入眠前,我让他把事实全说出来了。他们那群人的领袖在最后一晚拿刀攻击了藤乃,那时藤乃似乎有被刺伤,这就是报仇的导火线。”

    ……刀子,是指她被凌辱后还被拿刀威胁吗?不过——那为何会是报仇的理由呢?

    “问题从这里开始,藤乃在二十号的晚上被刺伤腹部,而式遇到她是在那天之后又过了两天。那时的浅上藤乃毫发无伤,也就是她已经完全痊愈了。”

    “腹部被刺伤…?”

    停止,再思考下去会有危险。

    虽然理性这样提出警告,但我却无法不去继续思考。

    二十号晚上,礼园女子学园的学生腹部被刺伤。

    “根据启太所说,藤乃一直在电话里重复因为伤口很痛所以无法忘怀。

    明明应该已经痊愈的伤口却会痛,恐怕是因为以前被凌辱的记忆在脑中浮现时。腹部伤口的痛觉也会苏醒。令人忌讳的回忆,呼唤起令人忌讳的伤口。这痛感应该是错觉啦,但对她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这跟症状发作没两样。浅上藤乃想起不存在的痛觉时,就会突发性犯下杀人案。谁能保证在交谈过程中不会发生这种事?”

    但反过来说,只要伤口不痛的话,就能用谈话的方式解决吗?在我说出这句话前,沉默的式却抢在我之前开口。

    “橙子,不对喔。那家伙真的有痛觉,浅上藤乃的痛觉还留存在她的体内。”

    “怎么可能,还是说,伤口已经痊愈,是式你误诊?”

    “被刺的伤口已经痊愈了,里面也没有残留金属碎片。但她的痛觉是真的时隐时现。痛苦时的浅上藤乃已经没救了,但普通的浅上藤乃却很无趣。我不是说过因为没有杀她的价值,所以我才回来的?”

    “……若是体内真的留有金属片的话,一天就能让她毙命了,明明已经痊愈但仍会疼痛的伤口,这可稀奇了。”

    令人无法理解。橙子说完便拿出了香烟。

    听完式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腹部被刺的伤口在痊愈前会疼痛,这是很普通的事。

    但痊愈后疼痛仍然会不定时发作,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不就像是只有痛觉被遗留下来一样吗?

    “啊!"

    我突然想到了。

    虽然不能解决浅上藤乃的不明症状,但我从“症状”两字,联想到她身上有一件奇怪的事。

    “黑桐,你是在做五十音健康法吗?”

    ……那种东西,就算有也应该没人会去做吧?

    “不是,是一件关于浅上藤乃的奇怪事。”

    唔?橙子扬起一边的眉毛看着我。

    这么说来,我也只跟她说明整件事情的概要而已,但唯独这件事还没跟她说。

    “我是从凑启太那边听来的,听说浅上藤乃不管被怎么虐待毫无反应。我一开始认为她真是坚强,但仔细一想,她应该不是那么坚强的人才对。”

    “——听起来你跟她很熟嘛,干也。”

    不知为何,式用很锐利的眼神瞪着我。

    我的本能命令我不能无视式现在这句台词……因为可能会造成引出草丛中毒蛇的结果。

    “说不定……我虽然不清楚,但她该不会是得了无痛症这种病吧?”。

    无痛症就是如字面一般,是一种不会感受到疼痛的特殊症状。

    虽然其病例相当稀有而罕见,但若是这样,她那不可思议的痛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没错。这样就能说明许多疑点……但应该有造成这种症状的原因,就算她的腹部被刀刺伤,无痛症患者在一开始就不会有痛觉。我们需要确认浅上藤乃是不是天生的无痛症,而她的感觉麻痹也需要确认是不是因为解离症还是其它原因。就算她是天生的无痛症,难道没有什么原因造成她现在的变化吗?像是背部遭到强烈打击、或是脖子被注射大量的肾上腺素等等。”

    背后受到强烈打击——是那个吧!

    “虽然我不知道轻重。但听说她曾经被人用球棒殴打背部。”对于我这段压抑感情的话,橙子不禁笑了出来。

    “啊啊,如果是那群人,应该是用尽全力打下去的,那她的脊椎应该断了。在脊椎断掉之后,浅上藤乃就在还不知是什么感觉的情况下被他们强暴了……真是的,第一次体验的疼痛就是那个啊…她应该也不清楚那股不快感是什么吧?唉,黑桐你真是伟大,真亏你还想保护凑启太呢!”

    橙子边微笑边说道。

    这人有个坏习惯,就是只要抓到机会就一定会用言语压迫对方,而且我感觉她喜欢用理性来使人不快,那被害者大多都是我。

    虽然我平常一定会加以反击,不过这次实在无话可说。

    …既然没有能够加以回答的自信。我只能一直低着头拒绝回答而已。

    “……说到这,橙子小姐,脊椎跟无痛症有关系吗?”

    “有喔,因为负责感觉的是脊椎嘛。痛觉有异常时,大多都是刚为脊椎有问题。黑桐,你有听过脊髓空洞症吗?”

    ……我又不是医生,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专门的病名。

    我静静的摇了摇头后,橙子一脸遗憾地耸了耸肩。

    “空洞症可说是感觉麻痹的代表性病症。黑桐你听好,感觉可以分成两种,能够体会到触觉、痛觉、冷热等的表层感觉,以及向自己报告身体的动作、方向感的深层感觉。一般来说,感觉麻痹是指这两者同时麻痹,你知道完全没有感觉是什么情况了吗?”

    “口头上的话我能理解,就是说摸了也没感觉,吃东西也没味道对吧?”

    嗯嗯,橙子感觉很高兴的点着头。

    “这是拥有感觉的人很普通的意见,因为觉得就算没感觉,但身体还是能够活动,所以除此之外好像跟我们没什么不同。但事实并非如此。所谓没感觉,是指什么都得不到的状况喔,黑桐。”

    什么都得不到——?

    哪可能有这种事。毕竟她还是能拿东西,也一样能说话呀。无痛症不就只是摸东西不会有感觉而已吗?为什么又会变得什么都得不到呢?又不是没有身体…我觉得跟失去一部份身体的人比起来,并不会更严重到哪里去。

    “——啊。”

    我察觉到了。

    ……没有身体,就算去摸,也无法感觉在摸东西,只能用眼睛去看,去确认有摸到东西的现实存在。这跟读书没有两样,跟虚构的故事也并无不同。

    就算走路也只有身体在动,却感受不到地面的反动,只能理解脚在活动这个事实。不,连这事实,都还是薄弱到得用眼睛看了才能相信。

    没有感觉就是没有身体的意思,那跟幽灵有什么两样呢?

    对他们来说,所有的现实都只是从旁看到的东西,那种情况,跟想去碰触却怎样也碰触不到并无不同……!

    “——那就是无痛症吗?”

    “没错,假设浅上藤乃的无痛症是因为背部遭到强烈打击而暂时痊愈。这样一来她明白什么是痛觉。那是至今未曾体验的感觉,这应该是她杀人的冲动之一吧。”

    终于知道痛觉的少女,会去讨厌痛觉吗?

    “……无痛症暂时治好了,能够感觉到疼痛,所以体会了憎恨这种感情吗。好不容易得到的痛觉,竟然成为报仇的导火线。”

    真是讽刺啊——

    “就是那一点。虽然浅上藤乃说,因为伤口会痛所以要报仇,但真的是这样吗。正确说来,是因为伤口疼痛,而让她回想起遭到凌辱的经验,因而进行报仇。但把这当作动机的话,总觉有点不对。第一,照式的说法,她不是又变回无痛症了吗?那不就没有报仇的意义了?伤口痊愈的话可是不会痛的喔。”

    “不是这样的。橙子小姐,没有感觉,也无法感受到性。所以就算被凌辱也不会有感觉。对浅上藤乃这女孩来说,只有被凌辱的事实存在而已。但是就因为不会疼痛。所以心里受创更重。她的伤会不会不是在**,而是在心灵上呢。所以她的记忆才会跟痛觉一起苏醒,因为心会痛啊。”

    橙子没有回答,但却换成式在笑了。

    “怎么可能。她投有心啊!没有的东西怎样才能痛呢?”

    ……被这么一说,我也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用来反驳了。

    的确,像心这种诗一般感伤的东西。是没办法去判别它是否存在的。

    但就在我无话可说时。橙子却意外的说了句“不对”。

    “心裉容易损坏。你说因为没有形体就不会受伤,但真是如此吗。事实上,还是有因为精神疾病而致死的患者存在。不论那是因为何种错觉妄想,只要有那事实存在,那股无法测量的感觉就是‘心痛’。”

    这句话对橙子来说真算是暧昧的反论,但现在的我可是很高兴有依靠的同伴。

    式不高兴的盘起双手。

    “橙子,连你也跟干也一样,要帮浅上藤乃说话吗。那家伙可不是那么可爱的玩意喔。”

    “嗯,这点我跟式抱有同感。浅上藤乃不可能有那种伤感。因为心痛所以要报仇?怎么可能。对了黑桐,无痛症啊,是指连心都不会痛喔。”

    这同伴竞在一瞬间变成我最大的敌人。

    “听好了,人格这玩意,在医学上是用‘个人对外部的刺激有所反应,并加以应对的现象’来表现。

    人的精神…像温柔或憎恨无法只靠自己的内心产生。

    心若没有外部的刺激则不会有动作,正因如此才有痛觉存在,不会痛,代表心变得冷漠。先天性的无痛症患者很缺乏人格。不,该说是很难建立吧。在成长过程中,人格无法顺利形成的人,会长期面对无感动的自己。

    有这种症状的人,不会像黑桐一样喜欢理所当然的思考或存有嗜好。对他们来说,常识不太通用。而现在,这种表现的极致就是浅上藤乃,是根本没办法跟她做正常的沟通。”

    橙子若无其事地对差点被遗忘的讨论下了结论。

    她那过于自然的态度,反而像最后通谍般压迫着我。

    “…连碰都没碰过面,请不要那样说。”

    我终于受不了,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那是假设她天生就是无痛症的情况吧。说不定浅上藤乃并不是那样。”

    “说出无痛症的人可是你啊,黑桐。”

    ……这个人还真冷淡呀。明明是女性,为何却能如此冷漠地对待浅上藤乃。还是说正因为她是女性,所以可以冷眼对应一切呢。

    “不过,我也还有在意的地方就是。浅上藤乃说不定只是个单纯的受害者罢了。问题是到底哪一边先出手的。”

    ……哪一边先出手,是指什么?

    橙子边喃喃自语着边陷人思考,不再多作说明了。

    “式你认为呢?”

    我头也不回的,直接询问背后的她。

    她的回答正如预期。

    “我跟橙子意见一样。但是,跟橙子不一样的是,我就是无法原凉浅上藤乃。光是想到她还会杀人,就让我觉得要吐了。”

    “近亲憎恨啊。看来这类人真的毫不相容呢。”

    式的这句话,把橙子拉回了现实世界。

    而我,则是能理解式这么说的理由。

    …式本人是何时察觉的呢?以杀人为嗜好的她,其实并不是那种人。

    浅上藤乃跟两仪式这两人很相似。

    就是因为相似,所以两人才都不能原谅那决定性的差异。

    如果这两人打了起来——式她应该会察觉自己心中的真实吧。

    ……不,决不能让这两人相争,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我知道了。我就用我的方法来调查浅上藤乃吧。有她的资料的话,请借我看一看。”

    橙子很轻易的就把数据给了我。

    式则是一句“随你高兴吧”,就转过头去不理我了。

    根据这资料,浅上藤乃直到小学时都住在长野县,那时的姓不是浅上而是浅神。

    她现在的父亲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藤乃是母亲再嫁时所一起带来的孩子。

    要调查的话,首先该从这边着手才是。“我要出一趟远门。今明两天可能都不会回来。还有,橙子小姐,超能力是真的存在吗?”

    “黑桐你不相信凑启太的话吗。浅上藤乃一定就是那一类的超能力者。超能力这说法太过笼统了,想详细了解的话,我介绍个专家给你吧。”

    说完,橙子就在自己的名片背后,刷刷的写下了超能力专家的地址。

    “咦,橙子小姐你不了解吗?”

    “那当然,魔术可是门学问喔。那种没历史没理论的东西,谁会去碰呀。我啊,可是最讨厌那种只有被挑选者才专有的能力了。”

    从最后变成戴眼镜的口气来看,她是真的很讨厌这种事。我收下了名片后,最后草草的跟式打了个招呼。

    “那么,式,我出发啰,记住别太勉强喔。”

    “会勉强自己的人是你吧。笨蛋死都治不好的说法看来是真的。”式口头上虽然这样说,但之后还是小声的说“我会努力看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