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3752 字 2020-02-03 16:16
    正当台风直击市中心时,我回到了事务所。我被雨淋得满身湿漉进到事务所后。橙子迎接我的方式竟是吓到连口中的香烟都掉到地上。

    “你真快。才过了一天而已耶。”

    “因为听说台风要来,所以我在交通工具停摆前先赶回来了。”

    橙子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点点头。难道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吗?

    不对,还有更重要的事——

    “橙子小姐,有关浅上藤乃的事,她是后天的无痛症,她在六岁前都还是正常的体质。”

    “怎么回事。不可能有这种蠢事吧!你听好,就算浅上藤乃身上发生痛觉麻痹,但却没有发生运动麻痹。后天的情况多是脊髓空洞症引起的可能,同时会引发运动能力的障碍。像你现在所说只有单种感觉丧失的特殊病例,除了先天性之外并不可能。”

    “嗯,她的主治医生也这么说。”

    虽然我想将长野深山里的事从头说到底,可惜没有时间。

    我把在旧浅上……不、是在浅神家听到的藤乃传闻直接做个说明吧。

    “虽然浅神家是长野有名的家族,可是在藤乃十二岁时宣告破产,那时她的母亲转嫁到现在的浅上家。他们似乎是浅神的分家,为了想要土地所有权而代替浅神负担债务。而小时候的藤乃是完全有痛觉的。只是相对的,她似乎也有不可思议的能力,像是不碰触就能将东西弯曲。”

    “然后?”

    乡里似乎很忌讳她这个被诅咒的孩子,她受到很严重的迫害,不过,藤乃从六岁开始就连同她的感觉一起失去了能力。”

    “……”

    橙子的眼神变了,她那冷笑般微微上扬的嘴角可以知道她感到很兴奋。

    “从这时开始她换了一个主治医生,不过浅神家的记录并没有留下来,毕竟那里已经变成废墟了。”

    “这是什么鬼!在这之后才是重点啊,故事怎么会在此结束呢!”

    “当然不会结束,所以我找出那位主治医生,并问了他许多问题。”

    “喔——你很有本事嘛,黑桐。”

    “是的,我追踪记录最后来到秋田,因为他是没有执照的密医,所以光套他的话就花了我一天时间。”

    “……你真令我吃惊,黑桐,如果你被这里开除的话就改当侦探好了,我让你当我的专属人员。”

    我回答“我会考虑”后便继续说道:“那个主治医生本身似乎只提供药物给她,据他说,他不知道藤乃为什么会变成无痛症,而且藤乃的父亲还要求他一个人负责就好。”

    “一个人负责——?是治疗病情?还是给予药物?”

    听见这句话微妙的不同后,我微微点了头。

    “当然是给予药物,从主治医生的话来看,藤乃的父亲并不打算医好她的无痛症。所以主治医生投下的药物大部份是阿司匹林或止痛药、类固醇之类的东西。而根据主治医生本身的诊断,认为是视神经脊髓炎的可能性很高。”

    “视神经脊髓炎——Devic’s氏病吗。”Devie’s氏病,脊髓炎的一种,也是引起感觉麻痹的一种病。主要症状是两下肢的运动及感觉麻痹,以及双眼视力退化,据说也可能会有失明之虞。

    要治疗这种病,需要从早期开始做类同醇治疗,而所谓的类固醇,就像之前橙子说过的副肾皮质荷尔蒙。

    “明明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居然还使用让痛觉麻痹的止痛药。哈哈,原来如此,这么做她的确会变成那种人。这既非先天也非后天,浅上藤乃是由人工造成的感觉丧失,完全和式相反啊!”

    橙子啊哈哈地大笑着。

    就像昨天拜访的那位教授一样,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橙子小姐,止痛药是什么?”

    “它是中和疼痛的物质啊,无论是末梢性还是关节痛,所谓的疼痛,都是因为对于来自外部‘招致生命活动异常的刺激’有所反应而产生,痛觉接受器负责将生成于体内、管理疼痛的神经末梢的疼痛信号送往大脑,告诉大脑说:‘这样下去会死喔。’你应该知道痛觉接受器吧,它有激素和胺基类、以及强化以上两者的花生油酸代谢产物。所谓的阿司匹林或止痛药,就是将包含花生油酸的前列腺抑制住。只有激素或胺基单体。疼痛感多少也会变得迟钝,若冉大量地投入止痛药,痛觉几乎就会消失了。”

    大概是讲得很快乐吧,橙子变得相当兴奋。

    说实在话,就算她提到什么激素和胺基类之类的东西,我也只联想到怪兽的名字。

    “也就是它是让痛觉消失的药啰?”

    “并不是直接性的,若单纯只要让痛觉消失.还不如用叫做opioid(注:类吗啡麻醉药物)的麻药比较好,除此之外,很有名的就是恩多芬了吧?它被称为脑内麻药,是脑为了麻痹痛觉而随意分泌的。虽然opioid可以让中枢神经镇痛——啊啊,算了,那种事不重要啦。原来如此,藤乃的父亲用封闭她的感觉来封住她的能力,和两仪家拼命寻找能力者刚好相反的纯血统家系。真可悲啊,干了这种事,反倒增强了藤乃的力量。埃及一带的魔术师为了不让魔力从体内流失而缝住双眼,这点和浅上藤乃似乎有些相异。”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听到橙子说的话,我还是有些震惊。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浅神的血统会生下像藤乃这样——出生就持有不同频道的超能力者。他们会把这样的小孩当成被诅咒的孩子嫌恶,并尽可能将那种力量封印起来。

    而那个结果就是——无痛症。

    为了封闭名为超能力的频道,连名为感觉的机能也一并封闭。

    所以浅上藤乃在痛觉苏醒后发现自己的超能力……和被封闭的感觉联系一起。

    “……这种事真是太过份了,异常是她唯一能恢复正常的条件。”

    没错,浅上藤乃如果没有名为无痛症的异常,根本无法和我们存在于同样的世界。

    可是,只要还有无痛症的存在,她就什么也得不到。她只被允许住在这个世界,但存在就有如只是幽灵一般。

    “只要没有疼痛——她根本就不会杀人。”

    “喂喂,别把疼痛当成坏事啊,疼痛其实是好东西,不好的只是伤口,你不要弄错前因后果了。对我们而言疼痛是必要的东西,即便那是多么痛苦的事,但人类是因为有痛觉才知道危险。碰到火的时候。会把手伸回来是因为手烧焦了吗?不是吧!那是因为手会热,也会感觉到痛。如果不是这样,在手完全烧焦前我们根本不会知道火这个东西的危险性,所以伤口会痛是正确的。黑桐,若不是这样我们不会知道他人的痛苦。浅士藤乃的背骨因为受到强力敲击而一时取回痛觉,在那之后她遭受疼痛,才会做出第一次的防御动作。至今从未感觉过危险的青年们,因为痛觉而理解了这东西很危险——不过,他们因此被杀也有点太夸张了。”

    …可是,藤乃并没有痛觉,虽然那些青年是因为她的自我防御而死亡,不过一部分的责任也要归咎于袭击她的家伙们吧,我无法只把她一个人当作坏人。

    “橙子小姐,她痊愈了吗?”

    “没有无法治疗的伤,无法治疗的伤不算伤口,而应该叫做死亡。”

    她绕了一圈,称呼浅上藤乃的伤为死亡。

    可是,这次的事件主因是腹部的刺伤。

    说是因此痛觉苏醒。但是只要知道真正的原因的话——

    “黑桐,她的伤口并设有治好,只是持续疼痛而已。”

    “咦?”

    “我的意思是,她的身上从一开始就没有伤口。”

    ——这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句话。

    “请问——那是…什么意思?”

    “你想想看,如果腹部被刺伤。伤口有可能一个人治好吗?更何况只在一、两天内。”

    ……这么说——也没错啦。

    橙子的指责像是连根拔起且失去立足点般,让我内心动摇而困惑。

    橙子忍住声音笑着:“就像你跑去调查浅上藤乃的过去一样,我也去调查过现在的浅上藤乃了。她从二十号开始就没去过市区内任何一家医院,似乎连她秘密前往看诊的专属医生那边都没去。”

    “专属医生?咦…”

    橙子一脸吃惊地把眉毛向下垂。

    “……虽然你找东西是一流的,但是还是欠缺洞察力啊。你知道吗,对无痛症患者来说,最恐怖的就是自己身体的异常。没有痛觉的他们无法知道自己感染了什么病症,所以他们都会定期地接受医生的诊察。”

    原来如此,很有道理。

    可是,这样的话——表示浅上藤乃现在的双亲不知道她有无痛症吗?

    “契机是一点小小的会错意啊,黑桐,藤乃被拿着小刀的青年架住,正以为会被刺时,不,事实上应该是在要被刺前一刻吧,因为那时她的痛觉已经恢复,所以也发现到自己的能力。要捻断或是扭捏,藤乃似乎选择了前者,结果,青年的头被转了下来,他的血喷在被尸体压住的藤乃身上,使得藤乃想:‘我的腹部被刺伤了’。”

    那时的影像清晰地显现在我脑海中,我摇摇头想挥去它。

    “那不是太奇怪了吗?痛觉既然恢复了,就不应该会搞错这种事吧。毕竟没被刺就不会觉得痛啊。

    “其实藤乃从一开始就在痛了。”

    ………咦?

    “藤乃现在的主治医生有给我看过她的诊断记录,她有慢性阑尾炎……也就是俗称的盲肠炎。她原先就是因为如此才会去看医生。所以她腹部的疼痛不是来自刀伤,而是内脏的痛。

    她的痛觉一直在恢复和麻痹中来来回回,若是在被刺之前恢复痛觉——她一定是误认自己被刺伤了。加上她是在不知痛觉的情况下长大成人,所以她也不会去确认有没有伤口。她只是看了自己被刺的腹部,就算没有伤口,也一定会觉得:‘嗯,伤口愈合了。”

    “她搞错了吗……”

    “她错认伤的种类,但是,这也不会改变事实,实际上她的确被逼入绝境,不管有没有那把小刀,想逃出那里除了杀掉他们没有其它办法。不杀死对方就是被杀。并非她的身体而是内心告诉她的。但是她的运气不好让凑启太逃出那里,如果她的复仇在那里就结束,事情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如式所说的,浅上藤乃已经设救了。”

    这么说来,式以前就曾经说过这件事。

    为什么——没救了呢?是指藤乃犯下杀人的罪行吗?可是真要这样讲,在她杀了那四人时应该就已经没救了吧?

    我怎么想都无法理解。

    “式说她没救了,为什么呢?”

    “式所指的是精神面,藤乃杀到第五人为止都还是杀人的范畴。在那之后的行为不叫杀人而叫杀戮,那个部分并没有所谓的意义。所以式会生气……她自己有杀人嗜好症,却在无意识下把死亡这种东西看得很重,所以她不会像浅上藤乃做出随意杀人的举动。对这样的她来说,恣意妄为的藤乃不可原谅。”

    恣意妄为——浅上藤乃是这样子的吗?

    虽然我只认为她是拼命地在逃就是了。

    “不过,我所说的没救是**面的事,阑尾炎放着不管,会肠穿孔导致腹膜炎,腹膜炎会伴随无法与阑尾炎相比的疼痛,大概能与被小刀刺伤的痛匹敌吧。

    那还会引发高热或缺氧现象,最后会因为血压过低而休克。如果穿孔的地方在十二指肠一带的话,情况会更糟。只要半天就死了,从二十号到今天已经五天,早就是造成穿孔的时候,虽然很可怜——不过那一定会致命。”

    这个人为什么老是一脸轻松的模样说着这种事实呢…

    “还不到没救的地步吧,如果我们不快点保护浅上藤乃的话……”

    “黑桐。这次的委托人是浅上藤乃的父亲,他很明白藤乃小时候就有这种能力,所以一听到事件的惨状,他盘刻感觉是藤乃所为。那位父亲要我们杀了那个怪物,她唯一的父亲竟然希望她死,你看,黑桐,一切的意义都显示了她已经没救了。而且,式已经去找她了。”

    “——混蛋………”

    这句话并非针对任何人,我只是这么叫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