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2390 字 2020-02-03 16:16
    BroadDridge像是被巨人的手用力扭紧般歪斜。

    我们在暴风雨中开着橙子的吉普车和警察一起长驱直入时,单手是血的式刚好从桥的地下室蹒跚走出。

    警察往式的方向跑去,式反而出手击中他的要害,让他昏了过去。

    “啊,我就知道你们会在这。”

    式脸色发白,仿佛要睡着般说着。

    虽然我想说的话像山一样多,不,过看到她虚弱的模样,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当我打算靠近扶她的时候,式却感到非常排斥而不愿靠在我身上。

    “失去一只手就摘定了吗,式。”橙子意外地说。

    “橙子,那家伙最后居然还发现了透视能力,放她不管的话,她会变成很可怕的能力者。”

    “透视能力——透视能力吗?的确,她的能力再加上千里眼的话,那真的是无敌了。就算躲在看不见的地方,她也能做出回转轴。啊——?你刚刚说‘放她不管的话’?”

    “……那家伙最后又变回无痛症了,真是肮脏,那样的浅上藤乃根本不是对手。所以没办法,我只好杀了她腹部的病痛。快一点的话,也许还来得及救她。”

    原来式并没有杀死浅上藤乃。

    我知道这件事后立刻急忙打电话给医院。

    因为不清楚在这种风雨中救护车能不能过来,所以我们最后决定如果事情演变成那样只好由我们送她过去。

    幸好问到第二个,也就是她的主治医生时对方立即允诺,因为担心下落不明的藤乃,医生从电话另一头传来了啜泣声,虽然人数不多,但还是有站在她这边的人。

    正当我在感动的时候,后方那两个人似乎在谈论什么危险的话题。

    “你的手止血了吗?虽然已经没在出血了…”

    “嗯,因为没有用处所以我杀了它,橙子,你会做义手吧?毕竟你自称人偶师不是。”

    “好啊,就当作这次的报酬好了,我早就觉得你明明拥有直死之魔眼,**却太普通了,我帮你做一只可以捉住灵体的左手吧!”

    ……我实在很想阻止她这么做。

    “救护车好像来了,留在这里应该会很麻烦,要先离开吗?”

    “你说得对。”虽然橙子点头同意,但是式却一言不发……她大概想目送浅上藤乃安全地被载走吧。

    “因为是我连络的,所以我得留到最后,之后我会去报告结果的,橙子小姐你就先回去吧。”

    “在这种暴风雨中,黑桐的好奇心还是这么强。式,我们先回去吧。”

    对于橙子的劝诱,式只以“不用了”作为回绝。

    橙子听了脸上浮现令人厌恶的笑容,之后便搭上那台让人觉得一定违反车辆法的越野用吉普车。

    “式,别因为杀不了浅上藤乃,就换杀了黑桐喔!”

    橙子啊哈哈地认真说着,就这样开车离开了。

    在夏季的雨天中,我和式决定到附近的仓库下躲雨。

    不久后,浅上藤乃便被救护车送走了。

    在风雨之中看不见她的脸,虽然我无法确定她是否是那一晚的少女,但这样或许比较好。

    式两眼发愣地看着夜色,被雨淋湿的她冷飕飕地伫立着。

    她一直瞪着浅上藤乃。

    仿佛混杂在雨声中一般,我对她的内心提问道:“式,你现在还是无法原谅浅上藤乃吗?”

    “——杀过一次的家伙,我已经没兴趣了。”式断然说着。

    那句话没有憎恨、什么都没有。对式而言,藤乃已经形同陌路了吗?

    ……虽然很悲哀,不过对她们来说,或许那是最好的一种结束方式。

    式偷偷地把视线转到这边。

    “对你来说呢?一定是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杀人吧?”她仿佛是问着自己的内心一般。

    “……嗯。不过,我很同情她。说实在的,对那些袭击她而死的家伙,我一点都没有感觉。”

    “真意外,我可是很期待你的一般论的说。”

    你想责备自己吗,式?可是,你谁也没杀不是吗?

    我闭起双眸,静静听着雨声。

    “是吗?但那的确是我的感想。式,那是因为即使迷失自我,浅上藤乃还是个普通的女孩,她自己所犯下的错,无法隐瞒而且必须承担下来。就算去自首,她所做的事也无法找出证据,在社会方面并不会被问罪,但那反而更痛苦。”

    “为什么?”

    “……我认为所谓的惩罚,是当事者必须自己背负的东西。那个人的价值观将会反映出自己所犯的罪,成为给予自己沉重负担的重荷,那就是惩罚。越有良心的人,会在自己身上加诸更重的处罚。在常识中活得越久,处罚会越重。而浅上藤乃的处罚是只要她在幸福中活得越久,罚便会变得更重更痛苦。”

    “你这烂好人。”式这么说着。

    “要这样说的话,没良心的家伙岂不是没有罪恶的意识,也没有处罚的沉重了。”

    “也不是完全没有吧,对这种人来说罪恶感只是比较轻薄,但一定还是有的。在我眼中看来,诞生在淡薄良心之中的罪恶感会更为淡薄,虽然薄到只像跌倒在路边般的同情,但对那个人来说还是会成为枷锁,就我们看来只是一笑置之的感伤,对只有淡薄良心的人,还是会让心情会糟透地感伤。就算程度有所不同,处罚的意义还是相同。”

    没错,举例来说,唯一活下来的凑启太会害怕到快发狂,我想也是因为他从自己罪恶的意识中所产生出的处罚。

    无论是后悔还是罪恶感,无论是畏惧、恐怖还是焦躁感,都无法弥补犯下的错,但还是只能为了补偿而努力。

    “的确,在社会方面不会被问罪是让他松了一口气,但若没有人可以制裁,处罚只能由自己担负,自责是永远不会消失的东西,它会因为一些偶发的事实而让人回想起来。若没有人能原谅他的话,就连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内心的伤痕更将苍白地持续伤痛下去。她就像残留痛觉一般永远都不可能痊愈,就像式你说的,因为心无形,所以——已经留下的伤痕,是无法治疗的。”

    式默默地听着我的话,难道是因为调查浅上藤乃的过去吗?我无故变得像诗人一样。

    式突然走向仓库的屋顶,让雨打在身上。

    “干也你说过吧?‘越有常识的人,更会感觉到罪的意识。’所以根本没有坏人了吧?但我可不是这么有品格的人,像我这样的家伙放任不管也没关系吗?”

    她说的没错。

    在善人与恶人的分界前,式是个对常识感觉稀薄的女孩。

    “你说得对,那没办法,式的处罚就由我来背负吧。”

    这是一句完全出自于内心的话。

    式像是被这句意外的话冲击到一般,整个人呆呆地站在雨中。

    她让雨稍稍打了一会儿后不愉快地低下头。

    “……我终于想起来了,你以前就常用这种认真的表情讲出这样的玩笑话,坦白告诉你,式对这种行为感到很棘手。”

    “——唉,是这样吗?我还以为至少会有一个女孩子抱住我呢。”

    听了我气馁的抗议,式高兴地笑了。

    “我再坦白告诉你一件事……这次的事情让我也以为自己会背负罪过,不过相对的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生存方式和自己想要的东西。虽然那是非常消极又危险的东西,但是现在除了它之外,我没有别的东西可依靠了。不过,那件让我打算依靠下去的东西,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糟糕。我觉得挺高兴的,那是些微的——只是微微的,对你的杀人冲动。”

    ……虽然最后那句话让我听了只能皱起眉头,不过在雨中笑着的式,实在是太美丽了。

    风雨渐渐变弱,到了早上雨应让会停了吧?

    我只是继续眺望让夏天雨水打在身上的式。

    仔细一想,那是——从她清醒后,头一次让我看到她真正的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