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四章

第四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1761 字 2020-02-03 16:16
    从我回复后不知是第几个早晨来临了,我的两跟还是包着绷带,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一个完全没有人声的宁静早晨。

    —听得见小鸟的呜叫。

    —感受得到阳光的温暖。

    —澄净的空气充满肺部。

    —啊~跟那个世界相比,这里实在太美丽了。

    但是,我自己却一点都不为了这些事而感到高兴。

    每当只能在气息上感觉到早晨空气时,我就不禁想:

    ——明明是一个人。

    明明这样也是一种幸福。

    一个人生活其实更安全,但为何我却如此难以忍受呢?

    过去的我被完成,一个人就足够,不需要其它人。但是现在不同了,我已经不再完整,而且一直在等待缺少的那部分,就这样一直等下去。

    可是,我到底在等待谁呢?

    ◇

    这位自称心理临床顾问的女医生每天都会来,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和她的对话似乎变成这段空虚日子里的依靠。

    “嗯~原来如此,织并不是没有**的主导权,只是没有使用呀?你们两个的关系,真是愈听愈有趣。”

    女医生依旧把椅子靠近床边,快乐地跟我聊着天。

    然而,只有两仪家才知道的双重人格,以及两年前暗夜杀人魔的事件,只要与我有关的事她竟然了如指掌,究竟是为什么?

    本来这些非隐瞒不可的事对我来说完全无所谓,但不知不觉中,我开始能在这位心理临床顾问说笑时,以偶尔插话的方式与她交谈。

    “我觉得双重人格一点都不有趣。”

    “哈哈哈,你们的确不是什么可爱的双重人格,但你知道吗?同时存在、各自有着确切的意志、行动统合在一起,这样复杂奇怪的人格,不能说是双重人格,应该说是复合个别人格才对。”

    “复合……个别人格——?”

    “是啊,但我还存有一些疑问。如果这样的话,织根本没有沉睡的必要。但你的情况里,织一直在沉睡,我觉得这有点奇怪就是了。”

    一直沉睡的织…

    ……知道这个答案的,大概只有我吧?

    ——因为织比式更爱做梦。

    “那…他现在也在沉睡?”

    我没有回答女医生的问题。

    “是吗?他果然是死了,在两年前的事故里代替你死去,所以你的记忆才有缺少的部分。这件事让原本织所持有的两年前事件变得模糊。既然织消失了,那部份的记忆也回不来了……所以两仪式和暗夜杀人魔有何关连,也因此消失在黑暗中。

    “那个事件的犯人似乎还没被逮捕。”

    “没错,自从你出事后,他的行踪就像之前的事件如同假象般隐藏起来了。”

    女医生啊哈哈的笑着,到底哪部分是她的真心话呢?

    “但是织并没有消失的理由吧?他只要沉默的话,式就会因为两年前的事故自动消失了,为何他会希望自己消失呢?”

    这种事问我也不可能知道吧?

    “谁知道。对了。你有带剪刀吗?”

    “啊,那种东西果然带不进来。因为你有前科,所以严禁带入尖锐的利器。”女医生的回答在我的预料之内。

    是因为每天复健的关系吗?我已经回复到可以自己活动的程度,纵使一天只有两次数分钟的些微运动,我似乎是头一个这么快复原的病例。

    女医生提议要祝贺我的复原,于是我跟她说想要剪刀。

    “可是,你要剪刀做什么?难道你想插花?”

    “别傻了,我只是单纯想剪头发。”

    没错,身体一可以活动,就觉得从脖子到肩膀披在背后的头发令人厌烦。

    “既然这样请美发师来不就得了?难以启齿的话,我帮你请吧。”

    “免了,我根本没想过让外人的手碰我头发。”

    “说的也是,头发是女人的生命。真是可怜,明明你还停留在两年前的状态,头发却变长了。”身边传来女医生站立的声音。

    “那么,这个东西就代替剪刀送给你,虽然只是个刻上卢文字(注:古代北日耳曼人所用的文字)的石头,不过我想应该可以当作护身符。我放在门上,注意不要被别人拿走唷。”

    女医生似乎踩着椅子,把守护的石头放在门上。

    东西放好后,她打开门说了句奇怪的话:“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明天开始说不定是别人来了,到时还请多指教喔。”

    说完后女医生便离开了。

    ◇

    那天夜晚,平常都会出现的那位访客并没有现身。

    每晚深夜都会报到的白雾幽灵,从那天开始起再也没有来病房。它每晚都会来病房触摸我,虽然知道这是件危险的事,但我却不在意而没去理会,就算被那个像幽灵般的白雾附身杀害也无所谓。不,我宁可它把我杀死,事情就简单多了。

    对于活着不抱任何实感的我来说,连活下去的理由都没有,还不如选择消失比较轻松。

    黑暗里,我用手指去触碰包着绷带的眼睛。

    我的视力正在恢复,所以这次我得完全将眼球压坏才行。

    现在虽然看不见,但治好了又会看见“那个”。既然都能看见那个世界,就不需要这对双眼,就算最后结果会看不见这个世界,那样的情况都比现在好。

    但是,在看得见的一瞬间前,我却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若是过去的式,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破坏眼球,但现在的我却因为得到短暂的黑暗而停滞下来——真笨。

    明明没有求生意志,却连想死的念头都没有。

    毫无感动的我,不论任何行动都感受不到魅力,只得接受他人的意志来得到肯定。

    所以,如果那个白雾真要杀了我,我也不会阻止它。虽然感受不到死的魅力,但也没有抵抗的意思,——反正,无论是喜悦或悲伤,都只是两仪式这个**给予我的感情。

    现在的我,连活着都没有任何意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