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七章

第七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1368 字 2020-02-03 16:16
    自从橙子以临时医生的身分被聘请到医院,至今大约经过了六天。每当向他传达两仪式逐渐复原时,橙子却无来由地抱持着某种不安。

    那就是…现在的两仪式和过去的两仪式,在别人的跟里是同一个人吗?

    “一天两次的复健及脑波检查似乎是她每天的课题,快出院时应该就可以见面了,所以你再多忍耐一下吧。”

    从医院回来的橙子,一边弄松橘色的领带一边坐了下来。

    那是个快要步人夏天的某个黄昏,阳光把没有照明灯的事务所染成深红色。

    “一天两次的复健这样够吗?式已经沉睡了两年耶。”

    “患者即使在沉睡,每天关节还是有活动。而且复健并非运动,一天五分钟就已经足够了。再说,复健原本就不是医学用语。那只是拾回身为人类尊严的用语罢了。所以对沉睡两年的两仪式来说,有身为人类的实感就够了。

    身体的复原,又倒是另一回事。”

    橙子歇了一口气并点起香烟。

    “但是,问题在于精神面而非身体,她已经不是以前的两仪式了。”

    “——是丧失记忆吗?”

    大概是做好觉悟了吧,他满脸惶恐地说出这种蠢话。

    “嗯、该怎么说呢?我想人格本身是跟以往一样吧。两仪式本身并没有变化,但改变的是式,对你来说听起来也许很震惊。”

    “这种事我现在已经习惯了,但请你仔细说明式现在的状况到底怎么了?”

    “嗯,说白一点的话,就是她的内心变得很空洞,一直到至今,式的体内都抱持着另一个自己,但现在织已经不存在了。不,应该是说她也不清楚自己是式还是织,苏醒后,织已经从她的内心消失,但与其说是失去,不如说她的内心变成一片空白。她恐怕…没办法忍耐那个空隙吧……胸部是空洞的,像洞穴一般…连空气都如同风一般吹过。”

    “织不在了——为什么?”

    “代替式死了吧,两年前的事故时式应该要死的。如果假设她活着会容易搞混自己的人格,我们就先试着假定她已经死了。两仪式将会以全新的人格复活于两仪式的**。不过对现在的式来说,过去的她和因此衍生出现在的她,都像是外人般的存在,不管是谁,都无法对别人的历史抱有实感。所以,现在的她每晚应该都能感觉到自己不再是自己了吧。”

    “……外人?式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吗?”

    “不,她都记得。现在的她就是你认识的她,因为她有式和织这两个个别却存在于同一个身体的人格,因此现在她才得以存活。两仪式这个身体本因事故而精神死亡,但那时死的是擅自跑出来的织。虽然他死了,但是式还存在于脑内,最终才没有演变成精神死亡。两仪式的死让式因此沉睡。但因为死去的是织,所以两仪式还能活着。所以——她沉睡了两年,有生命迹象但却停止成长,像是死去般地活着…但苏醒的她。和以往的式会有细微不同,称不上是丧失记忆,但若非必要。她是不会回想起过去的,虽然无法说她是别人,不过现在的她和以往的式不同,如果把她想成是式和织所混合而成的第三人格比较好。”

    ……但是,照理说不可能变成如此,只要式是两仪家的人,就不会和另一半人格的织相融,欠缺织的这份空白,也无法由式一个人弥补。

    橙子并没有说出这个事实,而是继续说道:

    “即使她以另一个人的身分复活,她还是两仪式。不论再怎样没有实感,她还是两仪式。就算她现在连活着的实感都掌握不住,但总有一天她一定会体认到自己是式,那天一定会到来。蔷薇出生就是蔷薇,光是改变土壤或水分,也不会变为其它种类的花。”

    她嘀喃咕咕地补充说:“所以根本没必要为这种事情烦恼。”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东西把空洞填补起来,这不是指记忆,而是指累积现在,形成全新的自己。这个是谁都没办法帮上忙的伽蓝之作,也不是别人可以插手的事。总之,你只要像以往一样对她就行,对了,她似乎快出院了喔!”

    橙子把抽完的香烟往窗外丢,两手向上伸展筋骨,让骨头爽快地喀喀作响。

    “真是的,不习惯的事还是做不来,那种烟还真难抽…”她一边叹息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