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九章

第九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3090 字 2020-02-03 16:16
    “啊——”

    脖子上的压迫令式喘息。

    没办法呼吸,脖子被彻底勒紧,彷佛在呼吸困难之前脖子就会被扭断了。

    式用看不见的双眼凝视对方。

    ……他不是——人类。

    不…那个形状是人型,但是压住她身体、拧住她的脖子的人,已经不是活人了。

    那个死人独自袭击在病床上的式,对她脖子上的施力毫不停歇。

    式抓住对方的双手奋力抵抗,但力道却有着明显的差距。

    但是——这不是自己所期望的事吗?

    “——”

    式停止呼吸,双手离开死者的手腕,就这样被杀死也无所谓。

    因为就算活着也没有意义,没有感觉的生活,这样的存在才是苦行。虽然自己会消失,但也只是自然界的定律。

    对方的力道加深,时间过得非常缓慢。实际上才经过不到几秒,有如橡胶一般的无限延长。

    死人拧着式的脖子,设有体温如木材般的手指往深处勒入,这种杀人行为毫不留情且不带任何意志。

    脖子的皮肤破裂开来,流淌出的鲜血是活着的证据。

    我将要死去——跟织一样死去——舍弃生命。

    舍弃……?

    这个词汇拉回式的意识,她心里突然产生一个疑问。

    ——织最后是高兴的死去吗?

    …没错,我没有考虑到这点。

    暂且先不管理由,但那个行为是出自他的意志吗?

    他应该是不想死的,死是那样孤单且毫无价值,死是那样黑暗且令人毛骨悚然,死明明就比任何东西都要可怕——!

    “——抱歉了。”

    瞬间,式的身体复苏了。

    她双手抓住死者的手腕,用单脚往对方的腹部踢去——

    “我讨厌只是在那里不断坠落——!”

    ——她用尽全力将这个肉块往上踢去,脖子上滑溜溜的皮肤及血让死者的双手松脱。

    于是式从床上站了起来,死者立刻往式飞扑过来,两人在没有灯光的病房里扭打成一团。

    死者的**是成年男子的身躯,块头比式大上两倍。式不管再怎么挣脱还是会被按倒在地。

    式的双手被抓住,于是她拉着对方向后退。狭小的病房让她很快就碰擅上墙壁。当她“砰”地被按压在墙上时,就已经做好觉悟了。

    她原先就企图使用自己身后的窗户脱进,被逼进死角也是意料之内的事。

    问题是——这里是几楼?

    “——别犹豫。”

    她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后便挣脱死者的双手。迅速地,死者的双手瞄准她的脖子又伸了过来,但式比那个速度更快——她用挣脱的双手打开窗户,两人纠缠在一起快速往下坠落。

    ◇

    掉落的那一瞬间,我抓住死者的锁骨。使我俩的身体上下反转

    转了一圈,死者的背部正往地面掉落。而她自己则处于上方的优势,接下来只剩靠感觉跳跃出去。

    地面已经近在眼前,死者的**摔往地面,而我则在自己的**碰撞地面前水平跳出。

    我用双手双脚着地,把中庭的泥土弄得一片混乱,而死者掉进病院的花坛里——离我的滑落处还有一段距离。即使我使用在道场也没做过的神技着地,但三层楼高的重力还是使我四肢麻痹。

    我的周围充满中庭树木以及即使发生事件还是安静无声的夜晚。

    我无法动弹,只感受到脖子的疼痛。

    啊啊——我还活着。

    但是——那个死者也还没死。

    我很明白若是不想死该怎么做,就是在被杀之前先动手杀了它。

    光是这样想,我胸口的空虚感便消失殆尽,也渐渐变得不带任何情感。

    “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嘀咕一声,因为这件事,我觉醒了。

    是的——那个在烦恼的我就像个笨蛋,答案明明如此简单——

    ◇

    “真是惊人呀。你是猫吗?”

    一个声音从式的背后传来,式没有转身,拼命地忍耐若地的冲击。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式的问题,自称魔术师的心理临床顾问很元趣地回答:“因为我在监视啊!对方应该会抓准今天下手。喂,没有时间让你休息了!真不愧是医院,能有这么新鲜的尸体。对方因为元法让灵体侵入你的体内,所以打算来硬的,打算等你被尸体杀掉后再进行灵体移转。”

    “都是你那块奇怪的石头害的吧?”趴在地面的式说道。

    到目前为止,她的迷惑已经完全消失殆尽了。

    “哎呀,被你知道了?嗯,那的确是我的过失。我在病房施展了不让灵体进入的结界。但对方为了突破结界而找了尸体来,一般人是没这种知识的。”魔术师很愉快地呵呵笑着。

    “是吗?这样的话,你就想想办法吧。”

    “了解。”

    魔术师让手指发出喀地一声。不知在式看不见的双眼中是什么形象?

    她用香烟的火在半空中刻画文字,文字像是投影般与死者的身体重叠在一起,口中说着:“由直线形成的遥远周度、远方世界的魔术刻印,名为卢文字的魔术回路起动吧!”

    语毕,倒在地面的死者身体燃烧了起来。

    “——它持有的Ansuz(注:卢文字,在此的意义为情报、讯息)太弱了。”魔术师唠叨地说道。

    被火焰包围的死者这时慢慢地站了起来,像是只有筋肉在移动似的,拖着身体走向式。

    那双完全折断的两脚为何还能动呢?

    不久,火焰消失了。

    “喂——你这个骗子。”

    “不要这样说嘛,要破坏人类那么大的物体很困难。活人只要燃烧心脏就结束了,但死者却没那么简单。因为死了,所以不是把手或头弄消失就可以收拾,你也知道,手枪程度的暴力无法将人类消去,要使他消失要有像火葬场般的火力——看来只好请德高望重的和尚来了。”

    “你不用再自吹自插了,重点是你办不到吧?”式的话似乎重重刺伤魔术师的自尊。

    “即使是你也办不到,死者已经死了所以杀不死。很不巧,我现在手持的武器要杀人办得到,却无法让人消失,所以我们还是逃走吧。”魔术师往后退。

    但是,式却动也不动,并非因为从三楼摔下而脚骨折。

    她只是在嘲笑说:“不管它是死还是怎样,毕竞它是‘活着’的尸体。既然如此”

    式将身体姿态放低,模样有如弓着背扑向猎物的肉食性猛兽。

    她触摸自己的脖子,皮肤依旧裂开、残留被拧揉过的痕迹,血正汩汩流着——但是,自己还活着,那种感觉令她恍惚。

    “——不管它是什么,我都杀死给你看。”

    她解开覆盖在眼上的纱布。

    黑暗中,直死之魔眼存在于此——

    她纤细的双脚自地面跃起,死者伸出双手面向奔过来的式,她在千钧一发中闪开,并把眼睛捕捉到的线如同描绘般用单手分解死者。

    死者的右肩到腰部左边扎着式斜砍下去的指痕,虽然她手指的骨头因此碎裂,但死者的伤势却远比这还要重。

    操纵死者的线仿佛被切断的风筝,让死者者无力地倒下。即使如,却还是有一只手残留着线痕…趴在地上的死者此时抓住式的一只脚。

    式则毫不犹豫地把那只手踩碎。

    “死人的肉块不要挡在我面前。”她说完,便无声地嗤笑起来。

    我还活着。

    之前的心境仿佛是假的,我居然能这么明确地感受自己活着。

    “式!”

    魔术师对式大喊,似乎正把某个东西朝式丢过来…那是一把银色且毫无装饰的小刀。

    式拔起刺进地面的刀,向下俯视仍然像螳螂般颤动的死者,便拿着刀直接往死者的脖子刺下去。

    死者一动也不动地停止了颤抖——但是…

    “笨蛋!要刺的话要刺本体才对啊!”

    异状的产生比魔术师的斥喝声还快,式刺中死者的瞬间——白雾从死者身上飞奔了出来。

    它拼命躲进式的**内,消失无踪。

    “——”

    式“啪”地一声跪在地上。

    式至今以来因为一直保有意识,让灵体始终无法附上她的身,但现在它们抓准因为杀人意识高扬而忘我的式,瞬间侵入她的体内。

    “这白痴,怎么会判断错误呢?”魔术师跑了过来,但式举起单手阻止她。

    那意味着别靠近,于是魔术师停了下来。

    式两手握着刀,刀尖指向自己的胸口。

    虚幻的双眼一瞬间取回强烈的意志。僵硬的双唇用力抵住牙齿。

    她将刀锋触碰在胸前。

    她的意志及**并没有被亡灵入侵。

    “这样它就无法逃走了。”式的这句话并不是针对任何人,而是对自己说的。她正直视体内那个蠢动物体的死。

    虽然贯穿的是自己的**,却只会杀了那个无法存在、显得粗糙的物体。

    式非常确信她绝不会伤害到自己。

    于是她倾注全力。

    “我要杀死虚弱的自己,两仪式——绝不让给你们这种家伙!”

    刀峰流利地往她的胸口剌了进去。

    拔起银刀时并没有流血。对她来说只有刺往胸部的疼痛。

    式挥舞着刀,像是在除去附着在刀上污秽的灵。

    “你说过要教我这双眼睛的使用方法吧?”她用很平稳的口吻说道。

    魔术师听了很满足地点头。

    “我可以教你直死之魔眼的使用方法,不过有附带条件,你要帮我做点事情,我的使魔死了,正想要一个有用的左右手。”

    式没有转向魔术师,只静静地说道:“是指帮你杀人吗…?”

    魔术师也带着战栗的口气低声回答:“啊…当然。”

    “既然如此我就帮你,反正我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目的,就随你差使吧。”

    内心感伤的式就这样缓缓地倒向地面,是因为至今累积的疲劳…还是因为拿刀贯穿自己胸部这种乱七八糟的行为害的?

    魔术师抱起她,凝视她闭目的睡脸。

    睡着的微温…以及那副死人般僵硬的脸孔。

    魔术师凝视她许久后说道:“没有其它目的吗?你还搞不清楚这也是很悲惨的吗?”

    式平静的模样,让魔术师己忌妒般地说道:“所谓的伽蓝洞就是不管多少东西都塞得进去。你这幸福的家伙,未来究竟会身处何方呢?”

    魔术师喷喷咋舌地嘀咕着,并对自己说出内心话而大感不成熟。

    ……的确,这种事情明明已经忘记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