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五章

第五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3964 字 2020-02-03 16:16
    那一天,我来到遇见两仪的小巷里。

    虽然是大白天,但若无人经过的话,这里是听不见市街里各种噪音的。

    在那已清干净的血迹上,我一个人默默吐着白烟伫立在这里。

    卡答卡答卡答。

    十月已经走到尽头,离我丢下家庭、工作一切进出来已经过了一个月。

    但是,警察似乎没有打算寻找我。

    就算每天准时前往百货公司前察看电视新闻,但却从未报导我所犯下的杀人案件。

    报纸我也看了不少,但同样没有相关的报导。

    那个事件跟一般的杀人事件完全不同。

    应该一定是能引起大众注意的新闻才对。

    所以不可能被人用意外事故来处理掉。

    “——该不会——还没有被人发现吧。”

    我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感到一阵阵的恶心。

    虽然那些家伙怎样都无所谓——

    但是一想到一具尸体整整一个月没人发现的情况,整个心情瞬问沉重起来。

    去看看情况吧——不,不行。一来我没那种勇气,二来搞不好警察正在附近埋伏。

    总之,我所能做的事,就只有这样默默的打探情况而已。

    ——只要一次。

    只要新闻报导那个事件一次,我就可以放下心从两仪面前消失。

    因为臙条巴是个杀人犯的事实被批露出来,会带给两仪困扰——

    我想不再与人牵扯,坦然地离开这个城市。

    “可恶,我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我已经无法离开两仪了吗。

    卡答卡答卡答。

    风势变强了,而我则有如被寒冷的北风追赶般,开始往小巷外走去。

    在街上走了一阵子后,我在斑马线上看到两仪的身影,和服外加皮夹克,这种装扮非她莫属。

    当我远远望着她时——一张我曾见过的面孔映人了跟帘。

    就是那一夜,造成我与两仪相遇的成员之一。那人踏着熟悉的步伐,以一副可疑的样子走到两仪背后。

    卡答卡答卡答。

    ——有什么事不对劲。

    我边用人群做掩护,边偷偷跟踪尾随两仪的男子。

    该男子尾随两仪一段路后就消失了,而换上成员中的另一名跟着两仪。

    看来他们并不打算对两仪出手,只是想跟踪她罢了。

    但就算如此——

    那群人的行动,仍然是精准的令人惊讶。

    在监视这群人约一小时后,我才想起应该查出之前那些人交捧后的行踪。

    现在跟踪两仪的那人,是挨了她一记踢腿家伙,他正好准备结束跟踪而离开。

    在快步跟着那家伙走一阵子后——

    他走进了我先前刚离开的那条小巷。

    ——这是陷阱。

    虽然不知他们的目的为何,但这其中含有危险的味道,不容置疑。

    当我走到通往小巷的窄小人口后,开始仔细打探巷里的情况。

    非得设法查出这些人究竟有计么企图才行。

    当我集中注意力开始察看时,突然看到有个人站着不动。

    他的服装,是件葡萄酒红色的大衣。

    这修长的身影应该是位男性,他留有一头金色长发,即使从远处观望,也能看出他脸上一副瞧不起人的神情。

    但——这家伙是谁?

    “——————————”

    耳边响起了一阵流畅的话语。

    但我回头一看,身边却毫无他人的踪影。

    我马上匆忙将视线转回小巷里,但那个身穿大衣的男人已经消失了。

    寒冷的北风飕飕地刮着。

    我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

    我一边紧抱并非因臙条巴的意志而发抖的身体,一边拼命忍住那股想哭的冲动。

    因为我感觉秋天,以及我本身的存在都将要结束。

    到了晚上,我告诉两仪她被人跟踪的事。

    “那晚的那群人开始认真盯上你了。”

    不过,两仪的回答仍是如以往一般的简洁。

    “喔,是喔。”

    “所以呢?”她那清澈的眼神向我这么询问着。

    而这次我也终于失去了理性。

    “你不该回答‘所以呢’吧?监视你的人可不只有那群人!还有个穿着红大衣的外国人啊,你有印象吗?”

    “我可没认识那种有趣的家伙。”

    说完这句,两仪便再也没有对此事做出任何反应。

    应该是没啥兴趣吧,就算那家伙会对两仪造成何种影响,只要两仪本人不在意,那就可以置之不理。

    就算是被冤枉成杀人犯也没关系,重要的不是外界的评价,而是自己的心情。

    ……我自己也希望事情就是这样,想把平静面对那些的两仪想成气度过人。

    但这次我实在做不到。

    那些家伙——不,那家伙是真货。

    他的危险性不是像我或那群人一般虚假或是人为的。他跟两仪一样,都有静谧般的危险性。

    “你听我说!这可不是其他人的事啊。而是关系到你自己!你也多少体会我担心的心情吧!”

    或许是对发脾气的我感到厌烦吧,穿着和服的少女灵活的爬上了床,转而看着其它的地方。

    这时候我真的感到很生气。

    不是因为两仪那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而是更为单纯的理由。

    那就是——

    “的确,这不是其他人的,而是我自己的事。可是为什么臙条会替我担心呢?”

    那是因为——

    “你这个笨蛋,我当然会担心啊。我可还不希望你死呢,因为我——我爱上你了呀。”

    原本剑拔弩张的空气,突然冷静了下来。

    ……说出来了。即将要消失的我,竞说出不该说出口的事。

    为我自己好——这句话是比任何一句都不该说的。

    两仪有如看着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盯着我看。

    过了几秒后,穿着和服的少女笑了。

    “哈哈哈,臙条你在说什么啊!你怎么可能爱上我。

    该不会是被那个穿红大衣的人给催眠了吧。你好好回想一下,一定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两仪——式不理会我自顾自的一直笑着。

    不知那股信心从何而来,她真的认为不可能有这种事。

    而我一想当然尔,不会承认是如此的。

    “不!我是认真的,在遇见你后,我第一次开始觉得人类是美丽的,觉得终于能接近他人了,你是真货,若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我抓住坐着的两仪肩膀,凝视着她。

    两仪也停止了笑,回望着我。

    “哼,是吗。”

    她的声音变的冰冷。

    两仪抓住了我的领口,然后——把我像纸一样的转了起来,然后把我面朝上的丢在地上。

    在我上面,是手里握着短刀的两仪——

    “那么,你可以为我而死啰?”

    短刀抵上了我的喉咙。

    但两仪的双眼,却一如往常的冷漠。

    她会跟以往一样,冷漠的划下短刀、冷漠的杀了我吧

    她不是问我能不能为她做什么事而死。

    她的意思是要我为了她高兴而死。她所说的话乃是这个意思。

    ——这家伙,对于爱情只有这般的了解而已。

    我好怕死,怕到现在都还不敢动。但,我终究活不了多久了。杀了人的我,迟早会被警察逮捕,再也无法回到现实世界来。既然这样——

    “好。我就为你而死吧j”

    说出来了。

    两仪的眼里,开始有了人类的影子。

    “随你便,反正我也活不久了。

    因为我杀了双亲,弄不好可是会被判死刑。既然这样,比起绞刑台,被你杀死还轻松点。”

    “杀了双亲?”

    在短刀抵着我的脖子的状况下,两仪重复问了这句话。

    而我则将隐藏至今的记忆,在死前的这一刻全都说了出来。

    我想这一定是——想在死前,来一次类似忏悔般的举动吧。

    “没错,我杀死了我的双亲。真是一对烂父母啊,两人瞒着我到处借钱供自己玩乐。我终于也无法再忍耐,而拿刀一次次的——为了确定他们一定会死——一次次地搅动着他们的内脏。

    因为我家连暖炉都没有,加上那天很冷对吧?连吐气都是白色的,人的内脏还比较温暖呢。

    从人的肚子里冒出热气,这可是一生值得看一次的景象啊!

    嘿嘿,我也真是的——在一切都麻痹后,我也成了个笨蛋。手指放不开刀子,手也无法停止在身体里搅动。到后来,连我是为了杀死双亲而刺杀他们。还是为了搅动内脏而刺杀他们都分不清楚了,连那些是不是人类,也都感觉不出来。”

    要哭吗?但泪水却流不出来。

    我反而感觉轻松了很多,终于杀了那两个烂父母,我真正的自由了。

    “——巴。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眼前的女子这样问我。

    想想,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因为恨?因为感到厌倦?不,不是那种感情。

    是因为——我在害怕吧?

    “我好怕。我——看见了那个梦。

    下班回家后,我钻入了被窝。过了一会,听到隔壁传来父母争吵的声音。

    然后纸门开了,父亲倒卧在血里,母亲则站在一旁。

    接着母亲在刺死我之后,也割喉自尽了。刚开始,我以为我就这样死了,但事实并不是如此。

    到了早上醒来后,我发现事情并没有发生。一定是我想杀了双亲却又不敢下手,所以才会做这种梦吧。此后——我每晚都做着一样的梦。

    每天每天,这个梦一直重复着。虽说是梦,但可是每天来一次啊。

    我终于忍耐不住了。我害怕,害怕那个我被杀了的夜晚。我不想再做邵个梦了。

    所以——为了不再做梦,只有在被杀前先下手为强了。”

    没错,在那一晚,我拿着预先藏好韵菜刀,不断刺着有事打开了纸门的母亲。

    因为我被杀了好多次。就像是为了发泄至今的愤恨,我彻底的杀了她。

    我是自由的。

    不管是那种烂父母,或是那种恶心的梦,我都不会再被那些所束缚了。

    “——你呀,真是个笨蛋。”

    两仪认真的这样说。她那直接的态度,反而让我无话可说。

    真的,就像是她讲的一样。

    因为我是笨蛋,所以想不出其它的解决方法。

    但我并不后悔。就算最后被警察逮捕,我的生命也比那些日子好多了。

    ——但是只有一件事,让我发现我说出了自己的罪孽。

    我是那种只为自己而行动的人。

    这种人就算是认真的,也不应该说出爱上他人那种话。

    …连说那种话的资格都没有。

    两仪会感到好笑且不予以理会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一想保护她的这份心情是千真万确的。

    明明这是虚假的我所拥有的唯一一件真实。但身为卑微杀人犯的我,却连这份思念都污辱了——要说后悔的话,我的确为了这件事感到后悔。

    就在理解这一点的同时,直到刚刚都一直让我陷入激情的热病,就像被取代的旧型电视般急速的冷却了下来。

    “即使如此——”

    我仍不后悔当初杀了人。

    在巴的心底,一直说着杀人是不做不可的事。

    两仪的双眼,如同望向远方般的望着我。

    她清楚的观察,有如要看透名为臙条巴的心中。

    “——你真是错的离谱。明明忍耐是你的长处,结果却偏偏选择痛苦的一方。

    初次遇到你时,臙条巴正变得不是臙条巴。对未来不抱希望,心灵空虚的你,就像现在一样想寻死。”

    ……一时兴起打算杀了我的少女。

    ……认为我被杀也无所谓的少女。

    两者都在问我。

    ……那又如何呢。

    那一晚,我自暴自弃。

    认为杀了对方也无所谓,就算被杀也是一样。但是,我并不想死。

    那时候,只不过是……很难活下去而已。

    对于没有活下去的目标,像个虚假的自己感到很凄惨。

    觉得明明想死却不敢自杀的自己很丑陋,我无法承受下去。

    即使像现在对两仪表明了自己的罪孽,依旧是不愿意死。

    ——不过到头来,人还是免不了一死。

    我只是比他人早一点、比他人凄惨一点、比他人更没价值一点罢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无法忍受这样的死法啊。

    这种无价值、无意义的死。

    若要这样的迈向死亡,倒不如——

    “——为了你而死。这样还比较真实。”

    “我拒绝。我才不要你的命呢。”

    短刀移开了。

    有如对着失去兴趣的小猫一样,两仪离开了我。

    可能是要去哪里吧,两仪拿起皮夹克,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

    “喂,臙条,你家在哪?”

    两仪的声音就像是初次相遇一样冷淡。

    …我的家一直在各地的出租公寓飘移,那是因为才半年就付不出房租、或是欠债太多被扫地出门。

    我很讨厌这样——所以从小时候起,就一直想要个普通的家。

    “你问这打算做什么?我家在某问大楼的405号房。”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在问你想回的家在哪,不知道的话就算了。”

    两仪打开了房间的门。

    离开时,少女头也不回地说道:“再见啦,心血来潮时再来我家吧!”

    她说完后便消失了。

    剩下我一个人,待在这里简直闷到有如只剩黑白两色一样。

    我看了一眼这间待了一个多月,单色又让我的心生锈的房间,便转头离开了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