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八章

第八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7414 字 2020-02-03 16:16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9点了。

    看来我是完全迟到了。

    我带着说是手提包都略嫌沉重的包裹到达事务所,橙子与式在那里等着我。

    “抱歉,我迟到了。”

    把如同竹刀袋的包包挂在墙上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有如刚跑完马拉松一般大口地调节呼吸。

    不到一公尺长的小包包,背起来却像包着铁一样重。

    刚离家的时候我还不觉得,但走了约一百公尺后,手已经像铁棒一样僵硬了。

    当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按摩两肩肌肉时,式走了过来。

    “啊,早安,式。天气真不错啊。”

    “嗯,听说会晴天一阵子。”

    式穿着一身洁白的和服,看来今天也是有事要办,跟她丢在沙发上的红色皮夹克相配,成为很鲜明抢眼的配色。

    她平常虽然不喜欢有网案的腰带,但今天却绑着落叶图案的带子。

    仔细一看,她的和服上也有着三片飘零的枫叶。

    “干也,那是谁干的?”

    式伸出手指问着。

    她的手指,正指向墙上挂的包包。

    “啊,那个是秋隆先生送来的东西。式,你昨晚出门了吧。回家时我经过你家发现你不在,而秋隆先生就站在门口等。因为好久不见了,所以我们大概聊了一个小时。但看你一直没回来,最后我们就各自解散了。

    这东西就是那时他托我转交的,虽然上面没注明,但很像是兼定,我也不确定是真是假。”

    “兼定,是指刻有九字的兼定!?”

    式的脸孔稀奇地亮了起来。

    她前往墙旁拿下包包。连我都觉得有点重的东西,式却能单手拿起并解开捆绑的绳子。她仿佛是剥掉香蕉的皮一样,布一下就滑丁下来。

    里面出现的是一片细长的金属板。不,与其说是金属,不如说是像古铁、古铜感觉的东西。

    虽然包包只解开了一部份,但从露出的部分来看,应该可以确定这东西是棒状的物体了。

    竹刀袋里的铁还另外用棉花之类的东西包住,有如圆规放大般的铁板上头开了两个小洞,粗糙的表面并刻有汉字。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秋隆那家伙,竟然把这种东西都拿出来了…”

    式虽然看起来很困惑,但却藏不住眼里的喜悦。

    平常的她顶多会微微一笑,但现在竟然会拿着不明的铁板一直嘻嘻笑着,总觉有点怪异。

    “式,那是什么?”

    因为实在太奇怪了,我忍不住向式提问。

    式随即转过身来笑道:

    “要看吗?这可不是常能看到的东西喔。”

    她很兴奋的开始取出袋中的物品。

    此时,一直沉默的橙子说话了。

    “式,那是古刀对吧,别在这里拿出五百年前的刀。要是把整个结界都切开了该怎么办?”

    橙子才刚说完,式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橙子口中所称的刀,看来就是那个像大圆规的东西。

    这个看起来连东西都切不了的铁板,也算是刀吗?

    “而且还刻上了九字。临兵斗者皆阵烈在前,是吧?”

    真抱歉,我的结界可抵挡不了百年级的名刀,你可以试着拔看看,下面那层的东西可会满出来喔。”

    听到橙子不同于往常且充满了危机感的话,式惊讶地开始将刀收起来…

    看来这两个人真的趁我不在时傲了许多可疑的事啊。

    “——也对,拿这种日本刀给干也看根本没有意义。但秋隆居然没帮我准备刀柄,他八成也有点痴呆了。”

    式心不在焉地说着。

    ……用这种形容词这样批评从十岁起就一直照顾她的秋隆,未免也太过份了。

    何况秋隆也才三十出头,那只会让人觉得他的能力相当熟练。

    式仿佛感到很可惜般的把包包放到沙发上躺着。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的刀还没有装上柄。

    会在时代剧里出现的日本刀都已经装有刀柄,未装柄的刀则像是小刀那样毫无装饰。

    所以上头那两个洞,就是用来同定住柄的。

    附带一提,古刀指的乃是平安中期到庆长之间所产的刀,绝对可说是重要的文化遗产。

    “式,你听好了。拥有悠久历史的武器本身就能对抗魔术的神秘。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把那种东西带来大楼,发生什么事我可不负责。”

    “可算是国宝的东西,竟然受到这样的待遇。”橙子说完叹了口气。

    “黑桐,那你今天迟到的理由是?”

    “抱歉,因为在调查上进展不顺利。

    但我还是把那栋小川公寓的住户名单情报整理出来了。”

    ——没错,因为我从昨晚开始调查那间公寓,回过神来时间已经天亮了。

    最近由于网络的普及,不论昼夜都能进行调查。不再像以往一样因为晚上大家都睡了,所以调查工作只好停顿。

    结果我整个晚上都在和大辅哥交谈或是在网络上寻找情报,同时还得进行筛选,就这样,这件事也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件大工作。

    “……我不是说十二月前解决就可以了吗?黑桐你还真是劳碌命耶。好吧,那你就说来听听吧。”

    “是的,小川公寓在茅见滨一带的公寓中,是数一数二的高级指标性建筑。

    但是它的形状有些奇怪,稍后请您看一下设计图。

    建筑期间是九六~九七年,工程由三家建筑公司同时进行。施工人员的名单我也同时把它列出来了,这里也有详细的建筑进度,请参考。”我拿出了印好的数据摆在橙子的桌上。

    不知为何,橙子的眼睛突然张大了起来。

    “这一看就能了解,这栋公寓的形状是两间公寓彼此相邻。

    共有两栋半月形的十层楼建筑,而两个的半月是彼此相对的。

    从航空照片来看会更令人惊讶,它竟然形成完整的圆形。原本是要当做员工宿舍,而一、二楼则是作为休闲用的设备。但因为不景气没有多余的电力可浪费,所以现在是停止使用中。

    大楼的设计都采十层楼建筑,房间数各层都为五间,所以两栋共十间。

    房间格局是三房一厅的和洋混合,但水管配置得很粗糙。

    大概十年后就会造成底下漏水了,嗯…停车场的部份,在大楼内可停四十台车、加上地下也可停四十台车,对住户总数来说可能不够,但停车地目前算是合乎标准的。

    由于打算把这里做为员工宿舍的公司缩编,老板也途中换了人。

    新老板跟旧老板不同,它将这里的用途转为一般住宅。

    住户在九八年开始搬人,也就是从今年开始。

    这里到三月为止都一直在招揽住户,但现在也只住有约一半的人。西栋最近似乎要重建,这个是设计图的拷贝。”

    我“啪”的一声把数据都放在桌上。

    橙子的脸色更加复杂了。

    “虽然公寓分成东栋跟西栋,但一楼的大厅共通,电梯也只有一座。”

    明明整栋建筑这么宽广,公用设施却这么贫乏。其中一定有偷工减料,不然就是重视外观胜过内都机能。

    那座电梯刚开始也是常常故障,虽然关系人有抱怨过,但据说直到五月前电梯都不能使用。

    房间数每栋各五间,从六点钟方向逆时针开始是一号房、二号房来加以区别。东栋是一号~五号房,西栋则是六~十号房。

    而屋顶禁止进人。

    三楼的住户为园田、空房、渡边、空房、树、竹本、查房、杯门、空房、桃园寺。

    四楼的住户为空房、盔房、链符、望月、新谷、空房、空房、迁之官、上山、臙条。

    五楼的住户为奈留岛、天王寺、空房、空房、白纯、内藤、夏本、空房、空房、戌神。

    六楼的——

    “够了够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很充分地了解你一旦没人控制,究竟会失控到何种地步了。”

    橙子边叹息着边制止我继续念下去。

    “给我看看这份清单,就算你把家族成员上班公司跟之前的住址全列进去,我也不会觉得惊讶。”

    “说得也是,我也念的有些累了。”

    我将清单递给橙子后,橙子不舍身份地随即呜啊的惨叫一声。

    “天啊,你竟然真的去调查了啊!黑桐,有没有打算认真从事侦探业?一定很快会走红的。”

    “不行,这次我也才调查了一半的住户而已。”

    没错,要说可惜的话是真有点可惜。

    结果,在迁入的户口之中,能查到数据的只有约五十户,其它顶多只找到户长名称及家族成员而已。

    橙子无言地一页页翻着清单。

    我回头看了一下式,只见她脸色凝重地在想着什么事。

    她那双眉皱起的脸庞与其说是恐怖,不如说是带有一股美丽。

    “橙子,给我看一下那份清单。”

    式走到橙子身后,开始阅读清单的内容。

    “真的耶,这种稀有的姓不会有第二家了。”

    式喷了一声。

    “我先回去了,橙子,有什么可以用来移动的交通工具吗?”

    “车库角落的200CC机车可以用。”

    “你是要我穿着和服跨坐骑机车吗?”

    “柜子里有衣服,因为是我的所以对你来说可能会有点大,但总比穿和服好吧。还有,侧边车还没完全取下,要小心。”

    式点头回应后,便披上皮夹克、拿起竹刀袋离开了事务所。

    白色的和服,发出有如蛇信般不吉的声音。

    “——式!”

    ……怎么回事,我感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因而叫住了式。

    式背对我只把脸转了过来,她的眼眸里充满了单纯的疑问,好像只是因为已经遗忘的恶作剧而被叫住一样。

    “怎么了,干也?我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吗?”

    她真的像是要去购物一般轻松,我该说什么呢——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不……没事。晚上我会过去,有话那时候再说吧。”

    “你真是个怪家伙。不过——也好。晚上对吧,那时候我会在房间里。”

    式举手告别后便离开了。

    ◇

    在式稀奇地借了橙子的机车出门约一小时后,我跟橙子直接前往公寓查看。坐着如迷你车般名为MAINA一1000的橙子爱车,我们离开市中心已快要三十分左右。

    来到了建筑有如西海岸般整齐的港区,这个被称为茅见滨的地方非常广大。

    可能是因为土地很多,又只有偶尔几栋高楼建在平原上,因而让人联想到早期的3D模拟游戏。

    我记得那是叫brocken还是drakkhen之类的游戏,四个人在平地上进行冒险。

    那栋公寓确实位在公寓林立的地区,因为周围只有相同巨大的公寓,明明已经可以看见圆形的塔,要到达却得花上一段时间。在几乎所有公寓都像豆腐般的四角型环境中,只有那栋公寓独自违反规则耸立着。

    以十层楼的建筑来说它相当高,圆形的公寓周围有用砖块堆起的矮墙。

    从门口到公寓只有一条通路,就像延伸到印度泰姬陵一样,而这条通路则直直通到了公寓大厅去。

    “什么嘛,看来没有地下停车场的样子。”

    橙子在驾驶座抱怨完之后,只好将车停在路边。

    “那我们出发吧。”

    橙子边叼着烟边开始朝公寓走去。

    当我跟在她身边一起踏入公寓周围时,突然感到一阵昏眩。

    可能是今天的阳光太强了,我光是看着如高塔般耸立的公寓,就觉得一阵头晕。

    我赶上了自顾自走在前面的橙子,一起进入了公寓里。

    ——突然,一阵恶心瞬间袭来。

    公寓内的大厅墙壁是统一的奶油色而且非常干净。

    但我却感到寒冷,似乎不咬紧牙关就会昏倒一样。

    不对,这几乎已经是厌恶的感觉了。

    那种感觉非常不舒服,让人想爆发出来。

    虽然外面的空气那么寒冷,但公寓中的空气却很温暖。

    可能是暖气开太强了吧,感觉跟人的呼吸没两样。

    温温的、包围着肌肤,好像——好像在生物的体内一样。

    “黑桐,那只是你的错觉。”

    橙子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响起,才终于让我从奇妙的寒冷中解放出来。

    我重新集中精神,并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个大厅是连结两栋建物唯一的空间。

    形状建成像是把一个圆切成两半一般。

    联系两栋区域的地方只有中间地带,到二楼以上就无法在东西栋之间往来,一定得回到中央地带,并通过大厅才行。

    大厅里没有管理人室。

    柱子的旁边有一个像楼梯般的东西。

    在圆形的空间里有根可称为公寓脊椎的巨太柱子。

    这就是从一楼通到十楼的电梯。

    而柱子就像是把电梯跟楼梯用墙壁包起来一般令人感觉阴森。

    “——这真是介令人讨厌的建筑啊。”

    “好像鬼屋一样,充满了完全无法藏匿的不吉气息。

    但是这种建筑意外的相当多。因为要让人发疯的建筑很容易就可以建成。

    光是改变壁纸的颜色、楼梯的位置就能让人感到不快,若是每天使用的住户会更加的严重。”

    橙子首先踏进了电梯,而我也尾随在后面。

    “黑桐,你说到几楼好?”

    “嗯,哪层都好……硬要说的话,就四楼吧。”

    “那就四楼。”

    橙子环顾电梯内部说着。

    这部电梯在墙壁的四角做成弯曲,感觉像是被捏过的柱子。

    从B到十的按钮里,她按下了四楼。

    嗡——

    大到令人感觉不自然的马达声。

    明明正在上升,却让人感觉在往地底下沉。

    没多久,电梯门开了。

    四楼的大厅也同样是圆形,出了电梯,我们眼前出现了通往东栋的通路。

    因为公寓出入口朝南,所以通路是往六点钟方向延伸。

    这通路一路通到外面,碰到外墙后往三点钟方向转半圈,绕至西栋的外墙。

    公寓各房间的入口,看来也都是朝向外侧的吧。

    “现在我们在四楼了,那这里就是401,从那间一直延续到405,接下来就没路了,我们要怎样才能去西栋?”

    “要绕到电梯的另一边,出电梯后,正面朝南的通路通往东栋。而电梯另一侧往北的通路则通往西栋,看来这公寓真的一分为二啊。”

    “真是奇怪的设计,明明只要外面连起来就可以了嘛。”

    “那就没特色了啊,会设计到这种地步,就好像仔细地把这里分为黑白一样。

    那黑桐,你来四楼有什么事吗?要去应该已死去的家族房间拜访?”

    被橙子这么一说,我整个人呆住了。

    她的声音在奶油色的大厅里回响,打光磨亮的地板反射着电灯的光芒,让人感觉——现在好像是半夜一般。

    对了,为什么我没有发现呢?

    ……进入这间公寓以来我们还没遇过其他人啊。

    不,不只如此…

    ——连人的气息都没有。

    “所长,你在哪里听到这件事的?”

    “就是从那个亲切的警察那边听来的啊。据说强盗入侵时他们全家人已经都死了。不过没问出那间房的号码跟家族姓名就是,但是你应该已经调查过了吧?”

    的确如此,我昨晚与大辅哥通电话,就是为了确认这件事。

    “如何黑桐,要去确认吗?”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不过现在有点……”

    老实说我是害怕。

    到这里之前本来还期待发生点事件,但这里是真正的鬼屋,我光是站着就感觉发抖。

    说起来真可耻,明明是大白天。我却害怕去拜访发生事故的家族。

    “去看看吧,我想一个人使用电梯看看。这样好了,我们就在楼上碰面,你用旁边那个楼梯上来,虽然可能是螺旋阶梯,但还是闭上眼睛比较好。”

    橙子小姐留下一句再见后就进入电梯,接着电梯就往上面的楼层去了。

    灯号显示电梯到了十楼。

    ——我茫然地目送她离开后,想到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

    整个大厅里除了我,没有其他的人。

    整个世界只有自己的呼吸。

    无法辨别白天或是黑夜的密室。

    像是要把整个房间压成真空包装一般,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我从来不知道,公寓这种建筑物可以这么地令人毛骨悚然,像是与外界隔绝的异世界一般。

    “可恶,橙子小姐绝对不会再下来了吧。”

    我开始自言自语活络气氛,但却得到反效果。

    自己的回音就像别人的声音一样传到耳中。

    ……我想就算是晚上的坟场都没这么可怕。

    总之,只要继续待在这个大厅,这股密室般的压迫感就会围绕在身边。

    下定决心后,我走向通往东栋的通道。

    一走到外面,就没有大厅内那种压迫感了。

    环绕外面一周的走廊所看到的景色实在是很乏味。

    再怎么样看,四周全都是一样的公寓而已。

    我一边斜眼看着这些景色,一边走到了通路的尽头。

    最后我走过东栋,来到四楼的五号室。

    ——九天前的夜晚。

    强行进入这里的强盗,看到了数具尸体落荒而逃。

    被吓坏的强盗就这样去报了警,但是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见到的却是过着一如往常生活的一家人,因此让强盗相当困惑。

    那个强盗看到的是幻觉吗?

    还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明知道不该这么做,不过我还是顺势按了一下门铃。

    电铃“叮咚”清澈地响了一声。

    过了一会——公寓房间的门叽地一声打开了。

    房问里面一片漆黑。

    有某个东西从里面出来了。

    首先是人的手。

    接着是头。

    “来了,这里是臙条……你是哪位?”

    一个满脸严肃的中年男人打开门来,不耐烦地说着。

    ◇

    ——结果,那件事情只是胡说八道罢了。

    传闻中出事的他、臙条家并没有任何异状。

    我回到大厅一看,电梯还是一样停在十楼。

    虽然只要按下按钮电梯应该就会下来,但橙子应该还在电梯里面。

    我可以想象得到,她一定会责怪我没胆走楼梯。

    所以我只好无可奈何地走向电梯旁的楼梯。

    虽然大厅依旧充斥着沉重的气氛,不过由于得知臙条家并没有异状,我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些。

    我开始走上这座薄暗、被泛红电灯映照又有点阴暗的楼梯。

    楼梯呈直角弯曲的外型,像是缠绕着电梯一般的往上延伸。

    正如橙子所说,这确实是座螺旋阶梯。在到达各楼层的地方,阶梯的中途开了一个大洞,像是为了从大厅出来而设计的。

    ……乳白色的墙壁在泛红的电灯照射之下,看起来像是中古时代的城堡楼梯。

    电灯的灯光总让人觉得像是摇曳的火光一般,照明不良又没办法照到角落,让人每往上走一步就逐渐感到郁闷。

    在曲折阶梯的前方、墙壁另一端似乎有某种东西伫立着,我一边与这种恐怖的错觉对抗。一边爬完楼梯到达了五楼的大厅。

    ……不,应该用脱逃这种表现方式比较正确。

    五楼的大厅跟四楼的大厅构造完全一样。

    虽说因为是公寓,所以当然不会像百货公司那样每层都有变化,但就算如此,完全相同的构造还是令人不寒而栗。

    “你来啦,那我们下去吧。”

    橙子在大厅里等着我。

    我不发一语地跟着她进去电梯。

    一进入电梯,橙子就站在对应各楼层的按钮前,头也不回地说道。

    “黑桐,把头低下去,我们来猜个谜。”

    “咦?喔,把头低下去就好了?”

    电梯的门关了起来,巨大的运转声再次响起。

    往下降的时间大概还不到三秒。在公寓这个巨大的密闭空间中,最小的密闭箱子停止了。

    “好了,问题来了,这里是几楼?”

    听到问题后我拾起了头。电梯门开着,我可以清楚看到大厅。

    和刚才那一楼完全一样构大厅墙上,嵌着塑腔制的数字五。

    “咦?……还是五楼?”

    但是电梯的确移动了。

    这么说来,难道弄错的人是我?

    我稍微想了一下后,说出了一句理所当然的结论。

    “那么…我们刚刚在六楼对吧?”

    “正确答案,你本来只想往上爬一楼却爬了两楼。

    这个楼梯的设计很容易让人搞错,这就像是附加赠品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公寓还真是奇怪的东西,用来确认自己所住楼层的标示,居然只有大厅里那么一丁点大的字。

    住在越高的楼层,越难分辨在电梯里的感觉。

    只要利用这一点在电梯按钮上做手脚的话,不是住惯的人大概就分不清是四楼还是五楼了吧?

    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去附近的公寓试试看。

    时间的话就挑深夜比较好吧,会让心情一下子变的高亢。”

    橙子说完这些话后,就把电梯门关上了。

    过了不久电梯到了一楼,我们离开电梯来到大厅。

    “对了,我们去东栋大厅看看吧。应该在每一栋的一楼都有大厅对吧?”

    “嗯,正好是跟二楼设备相连接的贯通构造。有点像是旅馆大厅的感觉……设计东栋大厅的不就是橙子小姐你吗?”

    橙子随便回答我一句“是喔”,便踏出了步伐。

    一楼的大厅简单来说就是圆的中心。

    从大厅中心有一条通道像细线一样往东西延伸,连接各栋一楼的大厅。

    各栋的大厅,真要比喻的话大概就是像休息室吧。

    我们很快就走到东栋的大厅。

    这里只是个有点宽敞、空无一物的广场。大厅直通到二楼,宽阔的楼梯直直地延伸到二楼楼梯平台。

    感觉像是在电影中常出现的洋房大厅。

    半圆形的休息室从正中央延伸到二楼的,是一座俗气的楼梯。

    周围只有乳白色的墙壁,而地板则是染上花纹的太理石。

    “要设陷井的话应该在这里吧,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至少先预留逃走的路线。”

    橙子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让膝盖及地跪在大理石地板上。

    她就像个寻找化石的学者一样,用手掌触摸着地面。

    “——请问你在做什么啊,所长?”

    “我这是在小心求证。对了,你在爬楼梯时没发现到吗?

    那里有被移动过的痕迹对吧?”

    “?”

    楼梯……被移动过?

    要移动那个像是塞到箱子里的楼梯,也就表示要移动电梯所在的中心柱子。

    怎么可能有这么扯的事情。

    “不是柱子,只有楼梯。你没有看到墙壁的角落吗?墙上有摩擦的痕迹对吧?

    “啊,我知道了,你是因为害怕所以没注意到吧。”

    …的确我是没有仔细注意到。

    不,那是因为楼梯太暗了,灯光照不到墙壁角落,所以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可是,移动楼梯是不可能的事啊。移动那个支柱不就代表把公寓毁了?”

    “所以我说只移动有楼梯。简单来说,就是火箭铅笔。”

    “火箭铅笔?那是什么东西?”

    橙子小姐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接着她倏地站起来。

    “你不知道吗?就是一种里面有十个左右像小笔心的铅笔。

    笔心像小飞弹一样塞在笔里,就像手枪的弹匣一样。

    笔心在铅笔里面头尾相连,等到第一个使用的笔心变短后,就把飞弹拔出来塞回最后面。

    就是像这样,下一个新的飞弹会冒出来。这是不用花时间削铅笔就可以写东西的物品……

    现在应该还买得到吧,可以想象成是推挤面条的器具。”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不知道…”橙子说着。

    虽然我想象不到她所说的飞弹铅笔,但是用面条的器具来比喻我就恍然大悟了。

    也就是指只有楼梯从下向上滑动。

    “就是说用活塞之类的东西,从下面把螺旋阶梯往上推吧?”

    “应该吧,这里大概是一开始就多做了半个楼层的楼梯。

    在电梯可以使用的同时,从下面推上去的不是为了增加一层楼,而是为了错开螺旋阶梯的出口,这样的话北跟南就会相反过来。”

    橙子说了一句“好了,回去吧”,然后开始往回走。

    在我们走回中央大厅并离开公寓的这段时间内,所长还是无法接受,一直在嘀咕着那件事情。

    “……你真的不知道吗?火箭铅笔在我学生时代很流行呢。”

    ◇

    停在路边的车子被开了一张违规停车的罚单,作为我们最后的成果。

    仔细一看,公寓前的路明明很宽却没什么车子,停在路边的只有橙子的车子而已,所以才会特别明显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