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4315 字 2020-02-03 16:16
    “柯尼勒斯,你可别说‘你应该已经死了’这种老掉牙的台词喔,这会让人看穿你的程度,别让我太失望啊!”

    苍崎橙子用含有一股温柔的声音静静说着。

    红大衣青年——阿鲁巴无言地看着她……他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着。

    橙子走到了大厅后。“嘿”地一声把行李箱放到地板上……只有这点与昨天不同。昨天的行李箱跟公文包差不多大,但今天的则大多了,感觉像是要去旅行一样,这个行李箱大到仿佛可以塞下一个人。

    “——虽然我用赶的,还是来不及了啊。你说黑桐不是我徒弟这句话得订正一下。虽然我什么都没教他,但他仍然是我的人。”

    “你——你应该死了啊。我明明亲手杀了你!”

    阿鲁巴根本没听见橙子说的话,只是握紧双手大喊着。

    他不肯承认眼前的橙子是真的,有如一个耍赖小孩般地说:“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跟拼命隐瞒心中慌乱的阿鲁巴相比,橙子却非常冷静。她无视双眼血红瞪着自己的红大衣青年。从口袋里拿出了香烟。

    而阿鲁巴…则因对方做出越像橙子该有的行动,就越无法阻止自己背上发出一阵寒意。

    最后,他终于受不了而说道:“你不可能存在在这个地方,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苍崎,你疯了吗?虽然不知道你把什么东西留在这世上,但死人就乖乖的像死人一样去阴间吧!”

    阿鲁巴用力一挥他那沾满鲜血的手。

    被干也刺伤的手掌血液四溅,魔术师自己的血和怨恨形成诅咒,一碰到空气就像汽油着火般燃烧起来,化成火焰包围住那个不应该存在的敌人。

    但…火焰虽然想包住苍崎橙子,却在还没接近她之前,就在一瞬间消失了。

    橙子轻轻拨了拨头发后,把叼在嘴上的烟点燃。

    “死者就不能存在于这世上吗?那这间公寓可真是充满了矛盾呢!我想,不管是尸体还是什么,活人跟死人的差别,应该是烟抽起来舒不舒服吧。”

    说完,橙子便用力地点了点头。

    “没错!那可是很大的差异啊,没办法享受这个的话,就算活着也没啥用了。”

    橙子喀喀地笑着。

    看到她那太过自然的态度,阿鲁巴才理解站在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活着,而且是跟以前毫无两样的正牌货。

    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一直重复同样的疑问,虽然理解眼前的现实,但对其答案却一无所知。

    “——你,应该已经死了啊。”

    听见青年的话,橙子皱起了眉头。她那琥珀般的眼眸,透露也已经听腻这句话的事实。

    “嗯,我的确是死了。身体被完全破坏,用来留住灵魂的头也被你亲手毁了,那不叫死还叫什么。”

    “那么,在这里的你又是什么东西!”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苍崎橙子的代替品啰。”

    她很快地回答道。

    青年受到对手太过率直的影响,张大嘴迟迟无法合拢。

    “代替品…?你是人偶吗!”

    说完,阿鲁巴自己下了否定的答案。

    他也算是制造人偶方面知名的创造者,不管再怎么神似人类举止的自动人偶,他一眼就能看出真人与制造物的差别。

    就算外表再怎么像人,内部的构造还是无法蒙骗过去。制造出的身体,从血液流动到肌肉构造全都无法完美,就算再怎么模仿人类,也不可能成为跟人一样的东西。

    就算制造出的是超越人类的人偶,也不可能做出跟人一样的东西——这是魔术势力最大的光荣时代——中古世纪所留下来的绝对法则。

    但是,眼前的苍崎橙子却十足是个人类。

    人偶要用来活动的零件,正因为是人偶所以无法隐瞒,但这个橙子却完全没有那些做不好的地方。

    以结论来说,站在这里的苍崎橙子是如假包换的本人,这么说来——

    “原来如此。那么我所杀的才是人偶吧……”

    “柯尼勒斯,自己骗自己不好喔。你不可能对一个人偶使出全力的。”

    “嗯——的确,那是真人。毫无疑问的是你,苍崎,但这样就产生了矛盾。你是说以前的你跟现的你都是真的吗?那你要怎么解释这个矛盾!”

    阿鲁巴喊着,然后——找到了答案。他拼命地摇着头。

    真难以相信。不,那种事是不可能的。

    ……但是,除此之外就无法说明这一切——那么,眼前这状况就是有可能的了。

    但,阿鲁巴又再一次问道:那种事,真的有可能吗?

    “苍崎。你该不会是——”

    “答得好,以前的我跟现在这个我,都是被制造出来的。阿鲁巴,连我自己啊,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本人交换的呢。”

    橘色的魔术师边浮现无比邪恶的微笑一边说着。

    “什么——那个,那个才真的不可能啊!那么你是什么?你不是原始的人?难道没有原始的人吗?但你自称为苍崎橙子,拥有自我的智能,怎么可能了解自己是伪物却还能正常运作。伪物就是因为拥有明白自己是伪物的智能,所以才会因为受不了而自我毁灭,这是常理!但是,你明明承认自己是伪物,但却……!”

    “知道自己是假的就会崩坏?那种智能是二流的喔。而且你那种想法跟我完全无关。我的身体虽然是被做出来的,但却是苍崎橙子唯一的存在。哼,看来没啥时间了,这算送你的吧!我就来稍微讲解一下。”

    她看向阿鲁巴的视线从刚才的平稳一口气变得冷淡。

    “听好了,现在的我是保管在工房里的东西。在苍崎橙子被你完全杀害时觉醒。所以,我才诞生一个小时而已。

    苍崎橙子是人偶师。我在好几年前,在某个实验过程里偶然做出了跟我毫无两样的人偶。没有超过自己的性能,也没有不如自己的地方,是拥有完全一样功能的容器。看到那个东西,苍崎橙子思考着:有了这个,不就不需要现在的自己了吗?”

    听见人偶师的话,阿鲁巴不禁咽了口口水。

    他听到的东西让他怀疑起自己的耳朵,那简直是完全相反的想法。他能理解做出跟自己同样人偶时的喜悦。但那毕竟是自己创造的人偶,实在无法想像有人会把自己的存在让给人偶——

    “笨蛋,那只不过是个过程罢了。假设你做出跟人一模一样的人偶,既然能做到那种地步,应该要继续朝更高层次迈进。若是魔术师,就绝不会满足于现状!”

    “所以啊,若是跟我完全一样的人偶,就算在我死后,也会跟我一样去追求更高层次吧!看——就算我不在了,结果也不会改变。”

    青年只能静静听着,在他恍惚了一阵子后,否定般地摇了摇头。

    “那只是狡辩!自己——身为绝对自己的本身绝对无法完全舍弃!我就因为是我所以才会留下我。就算有跟我一样的东西。结果也一样,我也不会把柯尼勒斯·阿鲁巴这个存在让给他!在历史留名的是不是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无法观测在历史留名的我,那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阿鲁巴一边抱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反驳跟前的人偶师…他的本能告诉他,如果不这么做,所拥有的一切都将被否定。

    终究拘泥在本身的自己,还有选择舍弃本身的橙子……这差异,是一道分隔凡人与非凡人、令人绝望的墙,这都是因为绝不能承认这件事的缘故。

    “这是想法的不同啊,阿鲁巴。我不但不会怪你,而且我也羡慕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时变成那样,我会在活动中的我死亡时觉醒。因为刚刚那个橙子所得到的知识曾被记录下来,如果继承那东西,我就跟以前没两样了。接着,我会在做出跟我完全相同的人偶后再度沉眠吧!

    在制造一样的人偶时,我毫无疑问的是本人。所以说,刚才被杀的我。搞不好是原始那个我也不一定,不,原始的我可能在连我也不知道的地方沉睡着。但因为都是完全一样的容器,所以早就不存在所谓分辨的方法。虽然全都是一堆‘不一定’,但这就是真实。跟打开箱子前都不知道死活的猫一样,重要的是目前发生的现实吧?就因为这样——我毫无疑问是苍崎橙子,说的简单一点,既然我在这里,你刚刚破坏的就是伪物了。”

    接着,她便把手伸向放在地板上的行李箱。

    阿鲁巴则愕然看着与自己能力相差太多的对手。

    “……是这样吗。并不是荒耶放过你,而是只要你活着,你就不会让下一个你开始活动——。”

    橙子没有回答。

    她只是用冷冷的眼神看着穿红大衣的青年。

    阿鲁巴已经无法再忍受那股恶寒,用双手抱紧了自己……但寒意,却更加地强烈。

    橙子的眼神像机械一样。明明不带任何感情,却带有很明显的杀意看着他。

    阿鲁巴不知道她有这种眼神。在学院时也不曾看过。

    他元意间想起,自己倒目前为止所知遭的苍崎橙子真的是本人吗?说不定现在这个无言又静静站着的模样才是她毫元隐瞒的真

    实自我呢!

    没有情感也没有自我,非常像魔术师存在的一种形式。

    在这么想的瞬间,他至今对苍崎橙子抱有的复仇念头全瓦解了。到目前为止,自己到底为什么对那种东西抱着妄想呢?到今天为止的自己。真的憎恨苍崎橙子这个人吗……至少,他所知道的苍崎橙子不一样。她变得能轻易将越卓越就越难舍弃的魔术师自我抛开,俨然成为一个怪物了。

    没错。他遇见的橙子更像人类,自己明明一直注意那样的她…

    “你——是真实的吗?”

    阿鲁巴不自觉露出——有如分手恋人般的哀求眼神,他边发抖边这样问道。

    她则喀喀地笑了。

    “你啊!对我来说,那种问题有任何意义吗?”

    她冷淡地、保持太过玲珑的美丽这样说道。

    橙子把夹在手上的香烟,又抽了一口。

    她的眼神在说,无谓的话就谈到这里吧!

    “好,回到正题吧。我家小子的性命也危险了,因为你胡作非为的关系,已经过大约一小时了。”

    “什——么?”

    才过了一小时?这么说来,橙子说过她是在头部被毁后才觉醒。若她沉眠的地方是自己的工房,来到这公寓大约要花上一小时,不可能快速到只花不到几分钟的时间。

    阿鲁巴猛然看向倒在楼梯上的少年。

    ……脚上的伤还是一样,但是——自己敲击好几次的后脑却没有出血。这个少年,纯粹只是因为脚部出血而失去意识而已。

    “怎么可能…苍崎,你是用了什么魔法。”

    青年无力地问道。

    阿鲁巴已经没有一丝活力了,充分看到身为魔术师之间的差异,他不可能还存有攻击橙子的念头。

    “魔术师可不能随便把魔术挂在嘴上,我来这个大厅已经第三次了,只有这里是我从头开始建造的结界。为了预防万一,我多少准备了一些机关。比方说,像是你因为黑桐反击而惊讶的瞬间,我稍微介入你意识之类的小手段…”

    “是那个时候——”

    阿鲁巴悔恨地呻吟者。的确,在用手掌挡下少年小刀的同时,他的脑中是存有一段奇怪的空白。

    从那时起,自己就陷在梦中了吧,只是茫然等施术者橙子来临而已。

    “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从一开始我就落人你掌心了啊,苍崎,你很快乐吧?虽然不愿承认……但这样看来,我果然从一开始就只是个小丑。”

    “倒也不是这样,毕竟我也没想到居然会被杀,而且也不打算报被杀之仇。我会再来这里是有别的理由,黑桐只是顺便而已。”

    橙子“磅”的一声把脚下行李箱放倒在地面上。

    那个大过头的行李箱就算倒了下来。外观形状也设什么变化。那个几乎跟立方体一样的行李箱,让阿鲁巴想起这跟某样东西很相似。

    “你说你……不是来报被杀之仇,那你来做什么?打算阻止进行魔术师禁忌实验的荒耶吗?”

    “那才更不可能呢!那件事怎样也不可能成功的。阿鲁巴,我啊,其实只是来找你的。”

    “果然啊…”红大衣青年点头道。

    但他还是不了解,苍崎橙子说,她并不会因为被杀而记仇,而且也不打算妨碍他们的实验。

    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让她用这样冰冷的杀气对着我?

    “……为什么。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没什么。既然活着,被恨或恨人都早有所觉悟。说实话,你那从学院时代起就开始的憎恨还不错,因为那是我苍崎橙子优秀的证据”

    “那么,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你用那个名字叫我。”

    “碰”的一声。

    橙子脚边的行李箱发出打开的声音。

    大行李箱里,正是那股黑暗。

    那黑暗的固体连电灯的光线都无法照入,就那样集中在行李箱里。

    在里面,有…两个。

    “这是我从学院时代定下的规矩,只要叫我‘伤痛之赤’的人,

    全都得死!”

    行李箱中发出了光芒。

    是——两个眼睛。

    “原来如此。”阿鲁巴点头道。

    自己从刚才就一直注意的箱子,潜意识里老认为跟什么东西很像…但答案其实很简单,为什么自己没察觉到呢?

    那个说成行李箱还嫌太大的立方体,不就是出现在神话里,封印住魔物的那个箱子吗?

    这时,出现在箱里的黑色生物伸出荆棘般的触手。抓住了柯尼勒斯·阿鲁巴。

    阿鲁巴就这样被拉进箱子去,怪物开始用数千张小口从他的脚吃起。他只能这样活生生被吃下,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只剩下头颅的视线,对上超然看着他的人偶师。

    边看着这可怕的死法,她眼神边带着轻蔑。

    光是看见这眼神,他便开始后悔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荒耶最后的话在他脑中响起,他应该早就预测到柯尼勒斯·阿鲁巴会有这种下场吧?

    最后一片脑浆被咀嚼着。

    …我失败了。

    不该跟这些怪物扯上关系啊!

    …那就是,红大衣魔术师最后的思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