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2252 字 2020-02-03 16:16
    这时,仿佛只有月光还存活着。

    此时,有一位魔术师像是在散步般,朝倒在绿色草地上的式及失去两手站着的黑衣魔术师走了过来。

    “荒耶,你这次也失败了。”

    对于橙子说的话,荒耶没有回答。

    “真是惨啊,搜集人的死、制造出地狱、体验他们的痛苦。做这事只会带来痛苦吧?为什么要逼迫自己到这种地步。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身为台密和尚时拯救人类的梦想吧?”

    “——我早就忘记理由了。”

    回答完,黑色魔术师陷人自我沉思中。

    没办法拯救人类,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没有回报的人出现,无法让所有的人类都幸福,那么下一无法拯救的人类是什么呢?要用什么来回报他们到一声呢?

    没有答案。

    无限跟有限是相等的东西,若是没有无法救赎的人,也不会存在被拯救的人。如此说来——救济就跟流动的钱一样。

    人类无可救药、世界没有救赎,所以他才会想要记录死亡。记录事物的最后。记录世界的终点,这样就能彻底分析所有的东西。如此一来,应该就能判断什么是幸福吧?

    如果能重新看待没有回报者和无法拯救者——就能判断什么才能称作幸福。如果能了解在世界结束后,这些才是人类的意义——这些因为无谓原因而死的人,也能在整体上被赋予意义。

    要是世界结束,人就可以分辨人类的价值。

    只有这个——是唯一、拥有共通性的救赎。

    ………………

    “喀擦”的声音响起。

    橙子点烟的声音,把荒耶的意识拉回现实世界。

    “连理由都忘了吗?你的希望是无,起源也是零。那,你到底是什么?”

    “我什么也不是,只是想要追求结论而已。这些丑陋污秽下贱愚昧的人类,若是他们全死后只能留下这些历史——那我就能得到这丑陋正是人类价值的结论。如果知道丑陋、无药可救的存在正是人类,我就能安心了。”

    两位魔术师避开对方视线交谈着。

    而荒耶则一直站在原地。

    橙子保持着仰望星空的姿势问道:“——所以你才想接触根源之涡吗?那里有所有的记录,就算没有,也能让一切回归于无。你为了你自己,而想把丑陋的人类全都消灭。”

    “没错,就只剩十步了,就在还剩几步的地方,世界妨碍了我。信道不可能打开,连天生就拥有信道的人也会被阻止。真是——真是难看的死前挣扎啊!

    明明没有人知道世界的危机,每个人却都在无意识下希望存活。明明每个人都不去拯救坏死的世界而沉迷享乐,却人人都无意识排除对世界有害的东西。这个矛盾是什么?想括下去的心污染了活下去的祈祷。那个邪念,正是我的敌人。

    声音里含有深深的怨恨。

    橙子“呼”地叹了一口气。

    “世界——?荒耶,并不是。这次阻止你的并不是灵长的抑止力。你真的做得很棒,抑止力并没有生效。因为毁掉荒耶宗莲的东西只有一个,你啊,输给一个叫做臙条巴——仅仅一个人的无聊家族爱而已。”

    荒耶不肯承认。

    纵使与世界为敌,与现存所有人类的意志为敌,他都有自信能够战胜。谁会承认他竟然输给那种小鬼——

    “就算是他,在背后推动的也是想维持灵长之世的烂人。真正的臙条巴不可能会做出那种行动,让他行动的不是什么家族爱,人类才没有那种东西!他们有的只是想让自己活下去的愿望而已。他不过是为了隐瞒丑陋的真心,而用像是家族爱的东西遮盖罢了,只因为自己想活着,所以假装在保护他人。”

    荒耶的话里,只有憎恨存在。

    橙子并不认为这个痛这骂人类污秽的男人想法正确,荒耶宗莲活了太久,本身早已变成一个概念。不会变化思考的方向性,就已经不能称作是人。

    虽然多说无用,但她还是继续把诅咒说下去。

    “——荒耶,我告诉你一件好事。虽然你应该不知道?但有个知名的心理学家定义‘集团无意识’的存在。他认为,所有人类意识的最深层都连接同一个湖。这是原为和尚的你热悉到不行的思想,也就是非盖亚论的抑止力——灵长无意识下一致的意见。宗莲,这个一般称为阿赖耶识。(注:又称第八识,来自梵语‘ALAYAVUNANA’音译而成‘阿赖耶气’。为有情根本的心识,八识之根本。它包括一切善恶行为的种子。所以为一切事物之根源。此识之义译有多种异名,有译作‘藏识’)_

    什…么?

    咽下一口气的声音响起。

    橙子自顾自地继续说,魔术师以前曾这么回答她。自己的敌人是灵长的思想,是很难拯救的人性。

    那个诅咒,现在在这里成形了。

    “很奇怪吧,荒耶宗莲。你的姓跟你视为一生大敌之物相同(注:荒耶日文原音与阿赖耶相同)。但你自己却不知道,你周围所有的人也都没告诉你。世界真是设下一个坏心的陷阱啊,听好了宗莲,这次的矛盾非常多——但,身为支配者的你,就是最大的矛盾!”

    诅咒化成凶恶恶魔的形象,侵蚀、攻击若荒耶的思考,要将他的存在给消除掉。

    魔术师没有回答。

    但他眼睛的焦点消失了。

    即使这样他还是完全不动,脸上依然露出苦恼的表情,其上的黑暗与沉重,有如哲学家背负永远无解的问题一般。

    不进行否定,只接下诅咒后,魔术师开口。

    “———这个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又要重头开始了吗?这是第几次了?你还真是学不到教训。”

    这正是螺旋。荒耶到最后都没有改变他的表情。

    橙子用明显带有轻蔑的眼光一瞄,便把手上夹着的烟给丢了。结果,点了火的烟她一口也没抽。

    虽然轻蔑他——但她却不讨厌这个化成概念的魔术师。

    走错一步。不对,如果她没走错一步,自己应该也会变成一样的东西。不是人也不是生物。只是变成—个单纯现象的理论体现。

    现在的她,觉得那实在很悲哀。

    荒耶“咳”的一声吐出血来。那身体,开始从残留的左半边化成灰烬消失。

    “没有做好预备的身体,下次再会的话。应该是下个世纪了。”

    “那时就没有魔术师之类的东西了,应该不会再见了吧!你到最后都是孤独的。就算这样——你也还是不停手吗?”

    “当然。我是不会承认失败的。”橙子听完闭上了双眼。

    清算长年分别的短暂问答,到此为止了。

    在最后——她以身为苍崎橙子这个魔术师的身份,问了荒耶宗莲一个问题。

    “荒耶,你追求什么?”

    “——真正的睿智。”

    黑色魔术师的手,毁坏了。

    “荒耶,你在哪里追求?”

    “——只在自己的体内。”

    外套落下、一半的身体随风而去。

    苍崎橙子看着这些演变。

    “荒耶,你的目标在哪里?”

    荒耶继续消失着,他只剩下一张嘴,在言语还没有变成声音前就消失了。

    ——你早知道了,就是这个矛盾螺旋的尽头——

    她感觉好像有这句回答传了过来。

    橙子把视线从随风散去的灰烬移开,又一次点燃了烟。

    那股烟,有如不存在的海市蜃楼般晃动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