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一章

第一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1357 字 2020-02-03 16:16
    今晚我也打算到外头散步。

    冷风带来夏天快要结束的凉意,可以感觉到秋天即将来临的气息。

    “式小姐,今晚请你务必早点回来。”

    秋隆是负责照顾我生活起居的人,他对着在玄关口穿鞋的我说出这句扫兴的话。

    无聊。

    我无视他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出门去,穿过屋子的中庭后走出大门。

    一走出屋子后,前方并没有街灯的亮光,周围一片黑暗,这是个没有人影也没有声音的深夜。

    日期大概是从八月三十一日变为九月一日的午夜十二点。风微微地吹着,使围绕屋子周围的竹林发出叶子摩擦的沙沙声。

    ——我的胸口突然浮现了讨厌的影像。

    在这种能唤起人心不安的寂静中散步,是名为式的我唯一的娱乐。

    夜越深,黑暗也变得更加深沉,在毫无人烟的街道行走,是因为希望独处…

    还是我本来就是孤单一人呢?

    ……无论是哪个答案都只是愚蠢的自问自答,不管如何都不可能只剩下我一个人。

    ——于是我放弃走在大马路上,选择弯进小巷里去。

    我今年已经十六岁了,以学年来说算是高中一年级,因此按照惯例我进入一所私立高中就读。

    反正不管念哪问学校,我终究只能留在宅邸里,学历对我而言毫无意义,因此我选择距离最近的高中入学,只是想将通学时间尽可他有效率地缩减。

    不过我或许是失败了。

    ——巷道内比大马路更暗,只有一个路灯神经质地不断闪烁。

    不经意地。我突然想起某人的脸,于是我用力咬紧臼齿。

    最近我常常无法冷静下来,连像现在在夜晚散步,都会在某个情况下想起那个男孩的事。

    就算成为高中生,我四周的环境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周围的人不管是同学还是学长学姐都不会接近我。

    我也不大明白原因是什么,大概是因为我很容易把心里想的事表现在态度上。

    我极度讨厌人类。从小开始无论如何就是无法喜欢他们,无可救药的是,因为我也是人类的成员,所以我连自己都讨厌。

    因为如此,即使有人找我攀谈我也无法亲切与对方交谈……我并不是因为讨厌而憎恨他们,周遭的人也很能接受这一点,于是我的个性很快在学校里传开,大约过了一个月后,愿意跟我扯上关系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反正我比较偏好安静的环境,周遭的反感反倒让我得到自己理想的环境。

    只是,理想总是不完美。

    同学年之中,只有一个人把我两仪式当作朋友看待,这家伙有着像是法国诗人感觉般的名字。总之,对我来说他只是个大麻烦。

    没错。

    真是个大麻烦。

    ——远方的街灯下出现了人影。

    我不自觉想起那家伙毫无防备的笑容。

    ——人影的一举一动,看起来有些可疑,事后想想,我那时为什么会跟踪这个人影呢?

    我还记得当时那个自己凶暴而高昂的情绪吗?

    ◇

    走进比巷道更深的巷道中,成为死巷的那里像是个异世界一般,并非道路而具有密室的机能。

    被周围建筑物墙壁包起来的窄巷,是—个即使中午阳光也无法进人的空间。在街道死角的空隙中,应该有一个流浪汉住在那里。

    可是现在他并不在。

    有人在左右两边褪色的墙壁涂上了新油漆,在这个说不上是道路的狭窄小径里。有某样东西缩成一团。

    原本随时都散发**水果臭味的地方,现在被另一种更浓厚的味道给污染了。

    ——这一带变成一片血海。

    那看似红色油漆的东西,其实是喷散四方的血液,而继续扩散到路上的液体,其实是人的体液。

    黏稠的红色带着一股气味强行钻入鼻孔,而视线的中心有一具人类的尸体。

    看不见尸体的表情、也没有双手,似乎双脚也从膝盖以下被切断,现在的模样仿佛化为一座毁坏、只会喷洒血水的喷水池。

    这里已经是个异世界了,连夜晚的黑暗都被血红色给掩盖过去。

    ——式微微地浮现了笑容,浅葱色和服的袖子被血染红,她轻触流到地上的血,如同鹤一般地优雅,并将它们抹向自己的嘴唇。

    血从唇边流了下来,这种恍惚感震撼她整个身体。

    这是她第一次抹上口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