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空之境界_第二章

第二章

空之境界 奈须蘑菇 3290 字 2020-02-03 16:16
    暑假结束后,新学期再度开始。

    学园生活没什么变化,真要说有的话,就是学生们的服装改变了,服装从夏天到秋天渐渐感觉变得笨重起来。

    我从出生到现在从没穿过和服以外的衣服。虽然秋隆有准备适合十六岁少女穿的西式服装,我却完全没想过要穿上它。

    幸好这间学校可以穿便服上学,让我能直接穿着和服来上课,虽然事实上我希望穿着正式的和服,不过一但如此。体育课光是换衣服的时间就下课了。于是最后的妥协方法,我决定穿上类似浴衣——名为单衣的和服。

    冬天的寒冷也是令人烦恼的事之一,不过昨天已经解决了…

    那是在休息时间发生的事。

    我坐在平常的位置上时,突然有人从背后开口说:“你不冷吗,式。”

    “现在天气还不冷,但之后可能会很难受吧?”

    从我的回答中。对方理解到我即使是冬天仍打算穿和服的想法。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冬天也要穿这样啊?”

    “一定会。不过没关系,我会穿上外套。”我想赶快结束对话,便如此回答他。

    对方对于在和服外加上外套这件事感到很惊讶,其实我也被自己的意见吓到了。

    不过,我为了实现这句话,最后真的跑去买外套,而且买了最温暖的外套——皮革夹克。

    我打算等到冬天再穿,在那之前还是先收进柜子里。

    中午他找我去一起吃午饭。地点在第二校舍的顶楼,周围还有另一对看起来跟我们一样的男女。

    在我盯着他们瞧时,他在我耳边讲了些悄悄话。虽然我原本打算不理他,但那个单词带着些危险的气息,让我不得不回答。

    “——啊?”

    “我是说有杀人犯,在暑假最后一天发生在西侧的商店街,只是还没有被报导出来而已。”

    “居然有杀人犯。真是不平静啊。”

    “嗯。而且内容也非常吓人,听说死者的尸体双手双脚被刀子切断后就丢在路边,所以现场变成了一片血海。警察鉴识时还在道路人口用门板遮起来,犯人也还没抓到。”

    “只有双手双脚?那样人就会死吗?”

    “那样会因为失血过多然后缺氧,最后造成生命活动停止吧。不过这种情况八成是先惊吓过度而死的。”

    他的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这家伙很常接触到这类的话题,和他可爱的外表正好相反。

    据说他亲戚中有个表哥做警察相关的工作……不过会跟亲人泄露这种机密的,八成也不是什么地位多高的人。

    “啊、对不起,这件事和式扯不上关系吧?”

    “没关系,发生在这附近的事也不能说是毫无关系。只是,黑桐同学…”

    面对这位回答“什么事?”的同学,我将眼睛闭起来抗议地说:“这种话,不是吃饭时间该讲的话题吧?”

    ……真是的,托他的福,我刚买的蕃茄三明治根本难以下咽了嘛!

    ◇

    高中一年级的夏天伴随这段吓人的谣言结束了。

    季节一下子转换成秋天…

    随着迎接冬天的来临,两仪式目前为止一成不变的生活,起了点微妙的变化。

    ◇

    今天从一大早就开始下雨。

    在雨声中我走在一楼的走廊上,因为已经是下课时间,所以放学后的校舍没几个学生的踪影。

    黑桐所讲的杀人事件正式被报导出来,所以学校禁止了学生的社团活动。

    的确,那个事件在这个月已经发生四次了,今天早上秋隆在车里也这么说的,所以我应该没记错。

    犯人的真正身份到现在还无法掌握,而且连犯案动机都不清楚。被害者本身没有共通点,全都是在深夜出来散步时被杀害的。

    若这件事是发生在很远的地方还能冷静旁观。但是发生在自己居住的城市就不同了。

    无论男女,学生们被规定在天色变暗前就得回到家,放学离校时也都得团体行动。

    如果晚上超过九点,警察就会在四周巡逻,所以让我最近都无法尽情地散步。

    “……四个人…”我想着那四个光景自言自语起来。

    “两仪小姐。”这时突然有人叫住我。

    我停下脚步回头一看,那里站着一个从没见过的男人。

    蓝色的牛仔裤配上白衬衫,相当不起眼的服装,不过他的脸看起来很成熟,大概是学长吧?

    “我是,什么事吗?”

    “哈哈,不要用那么恐怖的眼神瞪着我嘛。你在找黑桐同学吗?”

    男人露出像是装出来的微笑,问着愚蠢的事。

    “我只是准备要回家,跟黑桐同学没有关系。”

    “是吗,我想不是吧,只是你自己不清楚,所以才会这么浮躁。你老是把责任推给他人是不行的。虽然苛责他人让自己也落得轻松,不过那可会上瘾的喔。啊哈哈,四次好像有点太过火了吧?”

    “——啊?”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男人露出像是装出来般——不、很明显就是装出来的微笑,那副满足的表情——跟我很像。

    “我只是想在最后跟你好好地谈话,既然已经实现了,那就这样了,再见!”

    那个让我认为是学长的男人踩着喀哒喀哒的脚步声越行越远,还没完全目送他离开,我就走向鞋箱,穿上鞋子走到外面时,只有雨滴迎接我,没看到应该会来接我的秋隆。

    如果在下雨天走路会弄湿和服,所以我叫秋隆开车来接我,不过他今天看来是迟到了。

    再换一次鞋太麻烦了,所以我决定到出口的楼梯旁等雨停。

    仿佛带着淡绿色的雨,笼罩着整个校园。

    因为十二月的寒冷气温,让我的呼吸化成了白色的雾气。

    ……不知经过了多久,当我发现时,黑桐已经来到我身旁了。

    “我有伞喔!”

    发音像中国人一样。

    “没关系,等等会有人来接我,黑桐同学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我等下就会回去了,在那之前我想留在这里一下,可以吗?”

    我没有回答。

    他“嗯”的一声点了头后,便把身体靠在水泥墙上。

    我现在的心境无法跟黑桐闲话家常,不管他讲什么我都打算全部忽视,所以不管他在不在这里都没关系。

    我只是在雨中等待着。

    不可思议的寂静,只有雨声传到我耳朵里。

    黑桐并没有说话,他就这么靠在墙壁上,满足地闭上眼睛。

    睡着了吗?我吃惊地看着他,不过他却小声唱着歌,那是流行歌吧?

    这一切让我更加地感到意外,事后我问过秋隆,那是一首叫做“ThinkingInTheRain”的名曲,的确是流行歌没错。

    黑桐完全没说话,我跟他的距离不到一公尺,两个人就在彼此身旁却完全没有对话,这点让我静不下来。

    虽然现在的状况如此尴尬,但这种沉默并不让人难受——真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会觉得这种沉默很温暖?

    但、突然间我却感到害怕,我直觉到这样下去的话,“那家伙”会跑出来的。

    “——黑桐同学!”

    “是?!”

    我无意识下的叫喊,让他吓了一跳而将身体跳离墙壁。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他看着我的瞳孔中映照出我的身影,在这个时候,我才第一次看清这个名叫黑桐干也的人。

    这并不是观察。

    他的脸孔上还留着少年的稚气,五官相当地温和,大大的瞳孔及毫无混浊的黑色是那么温柔,头发像是表现出个性般非常地自然,既没染发也没定型。

    他戴着连小学生都不会戴的黑框眼镜,没有任何装饰品的服装,从上到下都是黑色,这种统一感可说是黑桐干也唯一的打扮吧。

    ……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在意像我这样的人呢?

    “……到刚才为止……”

    我为了不看见他的样子而低着头。

    “你都在哪里?”

    “来这里之前我人在学生会社办,一位叫白纯里绪的学长打算休学,所以我们替他开送别会。他还真让人意外,平常看起来很稳重,只因为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就拿出休学申请书了。”

    白纯里绪…没听过。

    不过我很了解,黑桐的人面很广,才会被学生会的人叫去。虽然同学之间只把他当成朋友,但他在学姐之中可是有点人气的。

    “我也有邀式啊,昨天临走时我明明有跟你讲,是你没有来吧?我去教室找也没看到你。”

    的确,他昨天是有说过这件事。

    不过我去了也只会把场子弄冷,所以对黑桐的邀请,我只当作是普通的社交辞令而已。

    “……我有点惊讶,原来你是认真的啊?”

    “当然啊!你在想什么啊,式。”

    黑桐生气了。

    他并不是因为自己说的话被忽略生气,而是针对我那无聊的想法。

    但我却对那种事感到反感,因为那是现在为止我无法体验的未知。

    于是我就继续保持沉默,心想秋隆从没有发生像今天让我等这么久的例子。

    不久,接我的车子开到了校门,我就这么和黑桐告别了。

    ◇

    晚上雨停了。

    式在和服外穿上红色的皮革夹克后外出。

    她头上的天空充满斑点,有时可以从满是小洞的云层中窥见月光。

    街上有很多穿着便服的警官忙碌地巡逻,遇上他们会相当麻烦,所以我往河边的方向走。

    被雨染湿的路面反射街灯的光芒,就像蛞蝓爬过的痕迹般闪着亮光。

    远处传来电车的声音,车轮的声音轰轰地响,让我知道陆桥快到了。那座横断河川的桥,是专门给电车而非人使用的桥。

    ——那边有人影。

    于是式慢慢地、摇摇晃晃地往桥的方向走过去。

    电车又一次行驶过去,这次大概是最后一班了。

    跟方才完全不能相比的轰轰声在周围响着,她不知不觉塞起耳朵,像是在狭小的箱子里塞满绵花般。

    电车开走后,桥下立刻变得非常安静。无论是街灯或月光都照不到桥下的空间,只有那里暗得像是被黑暗所分离一样。这也是一种恩惠吧?现在连染遍河边的那片鲜红,看起来也是阴暗的。

    这里正是第五个杀人现场。

    除掉胡乱生长的杂草后,尸体变得像是花朵一般,以被切下的脸为中心,手脚则当作四片花瓣被摆置在旁边。

    如果把和头一样被切下的手脚关节弯曲,更能强调花的感觉……可惜的是,此起花来说它更接近卍字型。

    在草丛中,一朵人工的花被丢弃在那里。

    由四处散落的血可知,花的颜色是红的。

    ——渐渐变得熟练了。

    这是她的感想。

    吞了一口口水后,我感觉到自己很渴。

    是紧张吗…还是因为兴奋呢——喉咙干渴的感觉伴随着一股灼热感。

    她压抑自己的喜悦继续看着尸体,因为只有这个瞬间,她才能强列体会到自己活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