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鼎记_第一章 滕家庄

第一章 滕家庄

九鼎记 我吃西红柿 2778 字 2020-02-03 16:16
  天下时分九州,其中扬州最是繁华富饶。

  扬州境内,江宁郡,宜城。

  宜城境内有一座大山,名为大延山,在大延山山脚有着一座庄子,名为滕家庄。整个庄子家家户户靠的都很近,宛如一个整体。在整个滕家庄的外围,还有着一大片的高达九尺的木栅栏。

  有这木栅栏保护,山上的狼群也不能轻易的进入庄子吃人了。

  滕家庄,其中一户人家庭院内,正聚集着十数人。其中一个年近三十的短衫壮汉正焦急地在屋门外徘徊。

  “永凡,别在那晃来晃去的。”严肃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头发花白,却虎背熊腰的老者。

  “师傅,我”那短衫壮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没法不紧张,他的妻子正在里面生孩子,女人一般第一胎都比较危险,难产导致女人死去的,在滕家庄并非没有。他结婚近八年,妻子才怀孕,他对这孩子也非常看重。这时候,他当然心神慌乱。

  “凡哥,想好你孩子的名字了吗”旁边一个jing瘦的汉子笑着转移话题。

  “我孩子是青字辈的,名字我也想好了,男孩就叫青山,女孩就叫青雨。”这短衫壮汉滕永凡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话音刚落

  一声响亮的婴啼声从屋内传了出来。

  所有人同一时间都转头朝屋门口看去,只听得吱呀一声,一位妇女就抱着婴儿就跑出来了,她脸上满是惊喜的笑容,连大声道:“永凡,是男孩,是男孩。”

  “阿兰呢”那壮硕老者却是第一个喊道。

  “族长,阿兰她没事,母子都平安。”那妇女笑的开心。

  这时候,滕永凡已经从接生婆那接过婴儿,还特地仔细看看,笑容盛开:“哈哈,是儿子,哈哈,我滕永凡终于有儿子了”就在这时候,旁边的壮硕老者一把从他怀里把孩子接过。

  “师傅,你看好孩子啊,我去看看阿兰。”滕永凡立即冲进屋内。

  而壮硕老者却是笑看着怀里这婴儿。

  “这小家伙,刚才哭声响亮,嗯,不错。”壮硕老者脸上满是笑容。

  “师傅,这小家伙,盯着你看呢。”旁边一群人笑呵呵看着。

  “你看,这乌溜溜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哈哈”壮硕老者笑声爽朗,随即伸手拨弄着婴儿的小鼻子,“我的乖外孙,小青山啊,来,叫外公”说着,这老者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毕竟孩子刚出生,怎么可能会说话

  周围笑声一片,可是滕青山脑子里却乱的很。

  “怎么回事我,我不是死了吗”

  滕青山清晰记得,在明月湖和神国组织两大巨头湿婆毗湿奴一战,并且击杀沈阳明之后,自己就死了。

  等自己再度恢复意识,已经是在娘胎里了,没多久自己就出生了。

  “这个老者,就是我的外公我娘的父亲”滕青山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个老头,“周围人语言我能听懂,也是汉语,看他穿着,以及周围人穿着。以及衣服样式明显不是现代社会。这是古代我,我怎么,来到古代了”

  即使滕青山经过杀手训练,心智再坚定,此刻也完全震撼了。

  可就在这时候,滕青山感到脑袋一阵疲累、犯困:“婴儿脑袋发育还没成熟,我才思考这么一会儿就累了。”

  滕青山闭上眼睛,开始呼呼大睡了。

  滕青山降临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年的冬天。

  鹅毛般的大雪肆意飘洒,整个世界宛如穿上银装。

  “青山,下雪漂亮吗”面容慈祥的妇女袁兰抱着自己的儿子滕青山,欣赏着雪景。

  “嗯”滕青山的小脸通红通红的。

  出生不足一年,声带还没有发育完善,孩子也只能咿咿呀呀。不过滕青山却经常一副小大人似的,会点头然后嗯一声,不过他也就会嗯啊这几个发音罢了。

  “都快中午了,你爹还不回来。”袁兰说道。

  “嗨,嫂子。”这个时候,院门外传来声音,门被推开了,一穿着蓑衣的青年拿着一只大野兔笑着走进来,“上山的打猎队伍回来了,这只野兔是你们家的。嗯,收好,我先回去了。”

  说着将这野兔放在门槛旁。

  “谢了啊。”袁兰笑着道。

  “没事。”那男子走了出去。

  滕青山毕竟拥有成年人的智慧,短短几个月,他已经对这滕家庄有所了解,这滕家庄自给自足,经常有队伍上山打猎,打猎得到的猎物,就会按照各家在村内的贡献,各家分配。像滕青山的父亲滕永凡是滕家庄第一打铁匠。

  打造的兵器,在宜城都很受欢迎,自然,在滕家庄地位也很高。

  忽然

  大地震颤,仿佛地震了一般。

  “强盗们来收年钱了。”袁兰脸sè一变,立即将滕青山系在背上,而后随手抄起家里的一柄红缨长枪,朝外奔去。

  整个滕家庄,无论壮汉,老头,还是妇女们,都是拿着长枪、弓箭朝外冲。

  “强盗”滕青山一惊。

  “青山,别怕,没事的。”袁兰在奔跑的同时,还安慰着背上的儿子。

  很快,袁兰就来到了滕家庄最大的练武场,这练武场长宽尽皆有两百米,这个时候,练武场上已经聚集了上千人,男女老少,几乎每一个人都持着一柄红缨长枪,也有不少人持着劲弓。

  “阿兰。”一简单披着毛皮,着胸膛的壮汉也是持着一柄长枪过来了,来人正是滕青山的父亲滕永凡。

  “凡哥。”袁兰立即靠近过去。

  滕青山看过去,在这寒冬腊月,自己的父亲仅仅披着毛皮,那粗壮的手臂,强壮的胸肌都露了出来,显然是一个极强壮的汉子。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打铁匠,这没有足够的臂力是不可能的。

  “儿子,别怕。”滕永凡宠溺地摸了一下滕青山。

  “你们在这,别乱跑。”滕永凡嘱托一声,立即冲到前面去了。

  滕家庄的好汉们都站在练武场最前面,妇孺老幼都是持着兵器在后面。

  “嗨,滕家庄的小崽子们”一声大喊声从栅栏外传来。

  滕青山透过人群缝隙,看到了栅栏外的人群,那一群人尽皆骑着高头大马,为首的男子的胸膛上满是黑毛,他的面孔上有着一道深深的刀痕,他朗声喊着,“交年钱了,老规矩,一人半两银子”

  “那人在寒冬腊月,仅仅穿着单衣,绝对是个高手。”滕青山一眼就有了判定,“这强盗数量,看不清,但是好几百,还是有的。”

  “不过滕家庄几百好汉,也绝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滕青山也看的出来,滕家庄的男人们,每一个都是经历长年累月的锻炼,站在那,一个个就好像一头猛兽。外面的强盗虽然狠,虽然多。可也难赢。

  这时候

  滕家庄人群分了下来,一个壮硕的头发花白的老者走了过去。

  “外公。”滕青山一眼就辨别了出来。

  滕青山的外公,名叫滕云龙,是整个滕家庄的族长,在滕家庄拥有绝对的威信,而滕青山的母亲袁兰是滕云龙当年收养的义女。

  “哈哈,这次竟然是三当家你亲自来。”族长滕云龙笑声朗朗,“我们也知道规矩,一人半两银子,我们滕家庄五百户两千人口,一千两银子,我说的可对”

  “哈哈,滕老头,你说的没错,一千两银子”那刀疤男子大笑着。

  滕家庄的人口,当然不会是准准的两千人。不过差不多也就行了。那强盗匪首,也不会计较这一点。

  “开门。”滕云龙喊道。

  “嘎嘎~~~”滕家庄那高门被轰然开启,同时,两个族内汉子分别抱着一个大箱子,直接来到大门前,一把放下,砸在雪地上。

  “三当家点点,每个箱子里面,各五百两银子。”滕云龙喊道。

  “去点点。”那刀疤男立即命令手下。

  当即有两个手下跳下马,跑过来打开箱子。箱子里面只有部分是银子,其他都是一串串铜钱,每一串铜钱是一百枚,那两个强盗匪徒显然经常干这个,很熟练。仅仅片刻,就完全点了一遍,回头向那刀疤男点了点头。

  “滕老头,你们回去吃饭吧,哈哈,孩儿们,走喽”

  数百强盗骑着骏马,呼啸而去。

  滕家庄练武场上,族人们也一个个开始散了。

  “儿子,我们回去吃饭。”那滕永凡笑着一只手抱起滕青山,滕青山心底却还思量着:“那强盗们竟然有数百匹骏马,每一匹骏马价格都不低,能购买这么多骏马,看来也是一个很强的强盗团伙。”

  根据刚才那一幕,滕青山心里也明白:“交年钱既然是年钱,应该是每年都交。这个团伙,能让滕家庄每年交保护费,出动的这数百人,应该还不是全部人马。”

  “原来是白马帮来收年钱,我还以为是别的强盗。”旁边传来族内其他汉子们谈论的声音。

  “别的强盗团伙,来惹我们滕家庄,是找死。”那些汉子们一个个血xing十足。

  不过显然,对于白马帮他们也是没办法。

  “这白马帮,到底多强”滕青山思考着。

  奈何,他年纪太小,声带还没有发育完善,根本无法说话。即使能说话,他难道敢问他父亲爹,白马帮有多厉害,他父亲估计会被吓呆,估计整个滕家庄都会闹的沸沸扬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