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鼎记_第四章 眼神

第四章 眼神

九鼎记 我吃西红柿 2420 字 2020-02-03 16:16
  滕青山在扬州城的第四天,他租的民宅庭院内。

  滕青山正盘膝静坐在庭院当中,夜已过,当朝阳的第一缕光辉照耀扬州城的时候,滕青山几乎同一刻睁开眼睛,心中宁静如水,jing神内敛。站了起来,面朝朝阳,深吸一口气,面容恬静,随即施展起形意十二式。

  形意十二式,分为龙、虎、鹰、猴、马、燕、鹞、鸡、熊、鸟台、鼍、蛇十二式。

  各式皆有各式的奥妙。

  只见滕青山施展龙型的时候,如游龙出水,在滔天海浪中穿行,速度快似闪电,螺旋为形滚为劲,拳头一转一突之间,一股犹如电钻猛地钻动,刺穿空气的锐啸声响起。龙形与形意五行拳之钻拳结合的近乎完美。

  当施展虎形时,身形起伏速度之快,让人觉得这是幻影一闪,随即双手双脚撑地,陡然猛扑而出,如猛虎下山,竟然带起一股低啸声,左拳一翻一拗于眉前,而右拳则是如同炮弹一般猛地轰出,凭空响起一声鞭炮爆炸的声音。左拳、右拳交错,左拳再一次轰出前后交替,犹如猛虎下山,双爪不停撕裂,yu要将猎物撕裂成碎片。

  当一遍拳施展完毕,太阳已经完全跳出地平线。

  面对朝阳,收势

  滕青山观看着朝阳的目光,坚定若磐石,不可撼动。自从妻子死去,滕青山只有唯一的追求武道,信念坚定到极致,也令滕青山对形意拳领悟不断提升,每次提升,都让滕青山感到形意拳的博大jing深。

  “已经三天了,还没有见到青河”滕青山眉头微皱,随即一笑,“不过黑暗之手效率还真低,昨天傍晚才发现我的踪迹。”

  滕青山原以为,以扬州城和安宜县城一百多公里距离,黑暗之手应该能在一天之内就找到自己。可是谁想,一直到第三天傍晚对方才查到自己踪迹。不过这也不奇怪,黑暗之手组织原以为滕青山行踪泄露后会立即远遁,所以,搜查jing力花在其他地方。

  谁想,滕青山不怕死,竟然逗留在扬州城。

  “连续三天都没找到青河,青河他现在身为国家特殊部门成员,或许有重要事情耽搁了。”滕青山和往常一样,离开了住处,乘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前往老城区的杨柳茶社。

  一般情况下,滕青山上午会呆在杨柳茶社,而下午则是呆在不远处的白云咖啡馆。在白云咖啡馆内,也能看到弟弟青河家。

  扬州城,老城区,杨柳茶社。

  “先生你来了,快请进。”服务员很熟稔地引领滕青山,到二楼靠窗户的位置,“先生,还是豆浆、小笼包么”连续三天,每天同一个位置,点同样的吃的,都来这坐一个上午,服务员们自然对滕青山要点些什么非常熟悉。

  滕青山微微点头:“对,谢谢了。”随即转头透过窗户,看向远处弟弟青河家的方向。

  “嗯,这几天,青河根本没回家,怎么回事”滕青山眉头微皱,这是他第四天来观察了,连续几天的观察,滕青山对弟弟家许多地方很熟悉,一眼看过去,很简单就辨别出门是否开启过,窗户是否打开过,窗帘是否拉开过。

  没变化

  这几天观察看来,青河家这几天根本没住过人。

  “过不了几天,神枪手孙泽和碎体机多尔戈特罗夫就来了,希望在这一战之前,能见见弟弟。”滕青山心底默默道。

  “先生,你的豆浆、小笼包。”

  服务员将一笼小笼包和一大杯豆浆送上来,滕青山便开始用早餐,同时静静等待

  微风吹拂,一辆路虎揽胜suv行进在扬州老城区街道上,这样一辆充满霸气的很男人的车,开车的却是一个很秀气的短发美女。美女却开这种车,还真的别有一番味道,不由让街道上许多人眼睛一亮,赞叹不已。

  林清驾着路虎,静静行驶着。

  街道两侧的目光,她早已经习以为常,她脸上有的只是淡淡的落寞。

  “本以为就这么浑浑噩噩下去,可是却让我遇到他滕青山,他好像一阵风,突兀到来,让我的世界再一次充满sè彩,可紧接着却又如一阵风,悄无声息的离去。”林清目光清冷,目光忽然落在街道旁的一家茶社杨柳茶社。

  杨柳茶社,在扬州城远不如富chun茶社名气大,可却同样有着深厚历史底蕴,而且价格要比富chun茶社低很多。

  习惯xing的转弯,将路虎停在了茶社门前的空地上,林清步入这杨柳茶社。

  “林小姐。”服务员一看到林清,连热情迎过来,“林小姐好久没来了啊。”

  “出去旅游了一趟。”林清淡笑道,说着,直接登上楼梯,上楼了。

  滕青山已经吃完早餐,正喝着茶水,注意着弟弟青河家。

  “滕青山”一道略微颤抖的声音响起。

  滕青山一怔,在扬州城没几个人认识自己啊,滕青山疑惑转头看去,只见楼梯口站着一穿着黑sè女士长裤、白sè女士衬衫的齐耳短发女子林清看到林清的眼睛,滕青山平静的心不由猛地一震。

  林清的眼神,又气又急,有着一丝喜意却又有着一丝恼意,那是怎样一双眼睛,蕴含着如此多情绪

  “小猫”

  滕青山还记得二十岁那年,当初和妻子小猫在中东黎巴嫩执行任务那一次,因为小猫中枪,自己紧急时刻脱掉小猫衣服,为其取出子弹头的场景。那时候,小猫看自己的眼神,也是这样

  又气又急,有着喜意也有着恼意

  一模一样的眼神

  也是那一次后,小猫和自己才跨出关键一步,成为恋人。

  “滕青山,你不是说你有急事回老家吗还说,你的家在山区我不知道怎么,你还在扬州”林清一屁股坐在滕青山对面,接连责问道。可是林清却发现滕青山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看。

  盯着她眼睛看

  和一个女士双眸相对,这是很失礼的一种行为。

  “你看什么”林清忍不住道,虽然这么说,可心底却莫名有着一丝喜意,滕青山这个木头总算发现她的魅力了。

  “你的眼睛,和我的妻子很像。”滕青山轻声叹息一声,收回视线,举杯轻喝了一口茶。

  林清一震。

  “你的妻子”林清刚才还一肚子火气,想要责问滕青山为什么欺骗她,可是听到妻子这两个字,完全惊呆了,“你,你不是才刚刚大学毕业,刚走出大学门吗怎么你都有妻子了”

  “大学”

  滕青山摇头道,“我没上过大学。”其实连那眼镜都是假的,只是简单的伪装罢了。

  “你,你”林清脑子完全乱了。

  “抱歉,一直欺骗了你,说我家在山区是欺骗你,说刚大学毕业,同样是欺骗你。”滕青山淡笑道,“林清,我的确有重要的事情,你不便掺杂在其中。所以我一直欺骗你。许多东西解释起来很复杂,最好的办法,你就当没见过我。”

  林清原本就感到滕青山神秘,那是因为滕青山在东北大兴安岭展露的惊人实力、可怕体能。而现在,林清愈加感到滕青山神秘了。

  “当没见过你”林清盯着滕青山。

  滕青山点点头。

  林清感觉得到滕青山隐藏在心底的冷漠,似乎抗拒着别人接触、了解他

  “你一直在欺骗我,难道,你不准备弥补我一下”林清反问道。

  “弥补”滕青山眉头一皱。

  “今天忙吗”林清连问道。

  滕青山微微点头:“下午,我要在旁边的咖啡馆呆一下午。”

  “很好。”林清微笑着点头,“我要求也不高,你在这喝茶,我在旁边陪着。下午你去咖啡馆。我也去咖啡馆,我可以在旁边陪着。如果你要见什么客人。我不掺合就是。我就是要和呆一天。怎么样”

  滕青山有些疑惑,只是为了和自己呆一天

  如果对方硬是要在旁边,自己拦也拦不住。

  “好吧。”滕青山点头,而林清露出了一丝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