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鼎记_第十七章 鲜血淋漓

第十七章 鲜血淋漓

九鼎记 我吃西红柿 2842 字 2020-02-03 16:16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仈jiu点。

  人烟稀少的明月湖周围一片昏暗,只有远处的路灯发出丝丝光线,在这黑夜当中,那光头壮汉湿婆是战意高昂。

  “哈哈”湿婆大笑着,双腿舞动如同两柄大砍刀,肆意地劈向滕青山。

  滕青山勉力一哼,双手交叉,在身前一横。

  “噗”那右腿极速劈来。

  滕青山双手承受这么大冲击力,竟被压在自己胸口上,整个人脚尖一点,连忙后退卸力。

  “飞刀孤狼,你的实力很不错,已经算是踏入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门,也就是你们中国说的宗师境界,不过看你年纪,应该刚踏入不久吧。真是可惜了啊,哈哈”这光头壮汉湿婆用英文说道。

  滕青山知道,天人合一,是印度古瑜伽术的最高境界,相当于内家拳的宗师境界。

  如果没有虎形通神术,身体素质没有提升一倍,或许滕青山今天真的必死无疑。

  毕竟对方二人,都是老牌ss级强者。

  此刻滕青山暴露的实力,仅仅是初入宗师境界后的实力,真正的实力,并没有展现。

  “快点解决,别浪费时间了。”在一旁观战的白衣人毗湿奴开口道。

  “知道,大哥。”

  那湿婆应下后,一声低哼,全身肌肉立即扭曲、坟起,连脊椎都在扭曲翻腾着,整个人竟然开始长高,无论手臂、大腿,还是腰腹、颈部等位置,都膨胀了一号。此刻的湿婆,宛如恶魔降临。

  “能让我拿出全部实力,你死,也值得自豪了。”湿婆说完后,脚下一点,如箭矢shè来。

  滕青山脸sè大变,连极速逃跑。

  “逃不掉的。”此刻湿婆速度大增,竟然迅速的拉近和滕青山的距离。

  滕青山不甘心的怒吼一声,转身反手就是一记崩拳。

  “哈哈”湿婆很随意的就是一腿扫来,直接扫在滕青山右臂上,同时将滕青山整个人一脚扫飞了出去,直接砸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在撞击大树的瞬间,滕青山后背衣服可以看到明显的鼓起。

  撞击后,滕青山滚落在地。

  “噗。”一丝鲜血从滕青山嘴角逸出。

  “哈哈”湿婆愈加得意,再次极速奔来。

  “差不多了。”滕青山心中暗道,刚才那丝鲜血只是自己咬破舌尖故意弄出来的,而从头到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麻痹湿婆,也是为了麻痹一旁观战的毗湿奴。滕青山如今展露实力,是初入宗师境界强者程度。

  这刚好符合湿婆、毗湿奴的猜想,他们也没有怀疑。

  “死去吧。”湿婆以一副判对方生死的口吻,直接一腿从高处劈下,“嗤嗤~~”这凶猛到极致的一脚,带着划破空气的低沉呼啸声,直接劈向滕青山。这一脚还没有碰到滕青山,滕青山已经感觉到头顶上方一股气压逼来。

  就在这一刻

  身形飘忽,左手如出水蛟龙,带着一股奇特的螺旋劲接向那一腿,而右拳则已经开始蓄势。

  “噗。”滕青山的左臂,是斜着和湿婆的右腿碰触,一下子卸去对方大半力量,即使如此,滕青山整个人还是借势朝右边一晃,同时早已经蓄势的右拳,仿佛一发发出的炮弹,猛然击出

  如飞火流星,迅雷不及掩耳般,袭击向对方胸膛。

  “哈哈”湿婆还是狂笑着,根本满不在乎滕青山这一拳,他直接又是一记左腿,划破长空,袭击想滕青山。

  此刻滕青山右拳攻击他,自然一时间无法阻挡那劈来的左腿。

  “噗”

  右臂坟起,凌厉的一拳,在靠近湿婆胸膛的一瞬间,竟然威势再次激增。内家拳高手一般激战的时候,都是在拳头靠近对方一瞬间,爆发出最强威力。其中佼佼者如咏chun拳寸劲,寸劲看起来神秘,其实原理并不复杂。

  让力量透过骨节、肌肉,一节节传递,在达至末梢拳头的一瞬间爆发出最强威力。

  当然也可以通过肌肉传递,可这就只能算是一般内家强者的手段了。

  而作为一代宗师,滕青山施展起来,这一拳刚开始不显山不露水,让那湿婆没有太在意,可最后一瞬间的爆发,却是

  “蓬”

  直击膻中穴

  “咔嚓”低沉的骨头断裂声,一股强烈的内劲直接透过皮肤,传递入五脏六腑。

  滕青山的实力在这一瞬间完全暴露

  五行拳威力最猛的炮拳

  “呼。”强大如恶魔的湿婆整个身体无力飞抛起来,一大口鲜血直接喷溅出来。

  “巴哈杜尔”原本正在一旁安静观战的白衣人毗湿奴脸sè大变,焦急地大喊一声。

  滕青山猜的出来,这巴哈杜尔,可能就是三巨头之一湿婆的真名了。其实湿婆论真实实力,应该和滕青山相差无几。湿婆达到天人合一境界超过十年,滕青山也修炼了虎形通神术。

  不过,对方一开始就认为滕青山实力弱,甚至于他们就没打算,让两人围攻滕青山。

  这种大意,终于在关键时刻,令湿婆受到了惨烈的教训。

  滕青山,和他同样实力的超级强者,施展的又是威力极猛的炮拳,加上湿婆太过自信,直接用身体硬抗。这一拳后果可想而知。那吐出的鲜血中,隐隐还有一丝内脏碎片。

  “大哥。”湿婆在落地后,知道不妙,竟然要爬起逃跑。这湿婆作为古瑜伽术的大成就者,无论是肌肤、骨骼,还是内脏等都锻炼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即使内脏受损,他也不可能这般轻易死掉,其生命力,比之螳螂也不逊sè。

  “逃”

  滕青山身形低伏,双脚双手猛地撑地,宛如一只猛虎扑出,只听得地面颤动,滕青山一跃便是十米,锐利的双眸盯着湿婆,犹如一只下山猛虎,誓要将对方生撕了一般。

  “嗖。”那白衣人毗湿奴在自己兄弟重伤一瞬间,就立即冲向滕青山。

  就在这时候

  从古城区总部出发,一路上开车,以一百多码速度狂飙的特别行动组成员,这时候已经赶到了明月湖,那紧急刹车声,众多脚步声,以滕青山以及神国两大巨头的感知能力,当然发现了。

  “哈哈,我师门中人来了。”滕青山笑声响起,“今天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师门”这一句话,令毗湿奴、湿婆二人心底一惊。

  他们最忌惮的就是中国内地的内家拳宗派,如形意门、武当、八卦门这等大宗派,哪一个宗派内没几个宗师他们这次追杀飞刀孤狼,却来两个人,就是为了遇到危险情况,能够安然退去。

  在心底,一开始他们根本没在乎过飞刀孤狼。

  毕竟飞刀孤狼原先只是s级杀手,即使成为了宗师,也只是初入宗师,不值一提。

  可是事实,和他们想象的甚远。

  师门这两个字,令毗湿奴、湿婆二人心境有了一丝变化。

  高手战斗,心境、气势极为重要,心境震颤,那这实力也就弱了一两成。

  “呼。”湿婆正在拼命逃跑,虽然他知道大哥毗湿奴就在身后远处,可是他根本不敢转头,不敢转弯,因为他略微一点迟疑,与他距离越来越近的滕青山,就能抓住机会,一举杀死他。

  越过乱石,越过马路,一路飞奔。

  “停下。”白衣人毗湿奴速度快的诡异,竟然和滕青山相差无几。

  “杀我”光头壮汉湿婆咆哮一声,怒吼着返身就是一记鞭腿,可能距离动作引起内伤加重,鲜血从他嘴角流下。

  滕青山对湿婆的sè厉内荏,不屑一顾,他很自信他那一拳已经重伤了湿婆,此刻这湿婆,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滕青山宛如旋风一样,双手如同开弓之箭,疯狂地对方击出。

  崩拳如箭,此刻接连数记崩拳落在了湿婆的头颅上,打的湿婆脑袋如同西瓜一样爆裂。

  就因为这一瞬间的耽搁,白衣人毗湿奴追上来了。

  “噗哧。”愤怒的毗湿奴,狠狠就是一拳由上,宛如盘古开天地,带着无尽威力,朝下砸下。

  “嗤嗤~~”滕青山的后背诡异地凹陷下去一大块,硬是让对方拳头碰不到自己。

  陡然,白衣人毗湿奴的右拳伸展,成爪型。如同美洲的雄狮撕裂猎物一样,那利爪直接在滕青山的背部狠狠地划下,直接扣下一大块血肉。滕青山这时候也刚将湿婆打死,整个人立即飞窜出去。

  背部被硬生生扣掉大一块肉,这种剧痛可想而知。

  一片鲜血淋漓

  可是几乎瞬间,滕青山背部肌肉蠕动,鲜血停止流动。滕青山靠对肌肉控制力,硬是暂时控制好伤势。

  “不好,背部肌肉被撕裂一块,这背部发力受到大的影响,左右拳威力也要下降两成。”剧痛滕青山不在乎,可实力下降,滕青山有些头疼。毕竟拳头威力,和背部肌肉有着相当紧密的关系。

  如果是常人,背部被扣下大一块肉,估计都无法挥拳。

  “不过还好,牺牲这一点,总算杀了湿婆。否则他不死,我和这毗湿奴激战,也要时刻担心这湿婆下黑手。”滕青山瞥了一眼那一具躺在泥地中的尸体,像这种古瑜伽术大成者,只要给一点时间,他们就能控制住内伤,至少能发挥七八成实力。到时候,肯定能威胁到滕青山。所以滕青山才不顾一切,杀死湿婆。

  白衣人毗湿奴深吸一口气,那宽松的白衣竟然鼓荡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